三百八九 阴谋的魅影与死亡的号角

    “这是一场战争,你要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

    隐秘的山谷里,兜帽人对一个面目朴实,衣衫褴褛的年轻人说:“当然了,对曼斯克的信徒来说,作为凡人的人生,本来就是一个谎言。相信你能通过最终的考验,回归真实之国。”

    年轻人木讷的道:“我叫凯恩-丹希特,唐古斯公国的农夫。大公的统治让我活得喘不过气,我只是在逃避小镇税务官追捕的时候撞到了一位爵士,就被关进了监狱。”

    “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也不信哪位神祇。只想有块地可以种,领地的田租和教会的十一税可以少收一些,让我能够靠自己的手活下去。”

    他愣愣看着兜帽人,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先生,您把我带到这里是要做什么?”

    “不错……”

    兜帽人满意的点头:“你的灵魂状态调整得很不错,不过最后一句反问有点出戏。”

    “等我离开这里的时候,你一定会用什么巫术把我的记忆洗掉吧”,年轻人无奈的叹气,一副早就习惯了承受苦难的样子:“别让我忘记自己是谁,为什么成了囚犯就行。”

    “当然”,兜帽人也换上了配合的语气。

    年轻人被两个兜帽人护送着离开山谷,另一个即便同样长袍兜帽,也看得出婀娜身影的女子靠了过来。

    “麦戈尔”,女子微微抬头,露出尖而白皙的下颌,依稀能看到脸颊上的血红刺青。

    她的语气有些不以为然:“这个人是谎言之子,你的伪装在他面前毫无意义。他根本不相信你是曼斯克东方教会的主教特使,事实上连教会本身都不存在。”

    最初说话的那个兜帽人转头看向她,露出干瘦而阴冷的面容。如果李奇在这,肯定会认出这个人来,最初上门来讨债的国王次席侍从麦戈尔爵士。

    麦戈尔说:“拇指阁下,他并不在意,事实上所有曼斯克的教徒都不在意自己是否被他人欺骗。相反,如果这个谎言让世界能更动荡纷乱,他们会因此而喜悦。我给他提供了一个让谎言能够大放光彩的舞台,他自然乐于从命。”

    “所以我不喜欢跟曼斯克的信徒来往,他们甚至甘愿用自己的死亡编织谎言,把活人玩得团团转”,血腥女士的主教感慨道。

    接着她好奇的问:“你为什么那么在意普雷尔公爵?除了我们和曼斯克的谎言之子,罪行之神、虐待女神、苦痛女士、瘟疫女士,所有你搜罗得到的力量,都投到神陨高原去了,是要把女王的情人得罪到死吗?就不怕你的女王生气?”

    “不,我只是在做一个忠诚奴仆应该做的事情,相信过不了多久,陛下就会需要这些力量了”,麦戈尔淡淡的说:“另外,女王与凯姆同在,她不会有,也不需要情人。”

    血腥主教再问:“那么,麦戈尔伯爵,陛下也需要我们吗?”

    麦戈尔道:“那就看你们在此之外,还有什么价值了。”

    女子微启红唇,吐出猩红的舌尖:“伯爵可以先尝尝我的……价值。”

    麦戈尔呵呵低笑,将手伸进血腥主教的长袍里。

    ………………

    阴影城,那道巨大的裂口如深渊般横亘在城中,无数人列成的长队蜿蜒曲折,朝一道传送门缓缓流动。人列两侧,卫兵端着魔导枪,警惕的盯着人群。

    传送门前,卫兵隔离出的人墙将人一波波放进来,再由一群类似官员的人仔细审核后,才放进传送门里。

    “哈桑”,中年官员指着人群里的一个削瘦青年,语气森冷的说:“我不记得名单里有你,你居然想蒙混过关!?”

    青年扬起手里一张羊皮纸:“这是至高议会的特别许可,你有意见?”

    官员噎住,再恨恨的道:“你是怎么拿到许可的?你们黑夜会的余孽没资格去曙光之地!”

    “说得好像是你们曙光会炸掉这座塔的”,叫哈桑的青年冷笑:“阴影城的自由,是我们黑夜会用命换来的!你们这些跪舔魔法师的狗腿子,还好意思把功劳揽在自己身上?”

    官员呸的吐了口唾沫:“没有我们曙光会的支持,你们还能有机会去炸塔?说起来我们还真是脑子发热,居然跟着你们干那事!如果不是曙光之子阁下和至高议会达成了协议,阴影城人就算能移民,也会被丢到诺顿或者红石那些荒芜的地方饿死!”

    哈桑满脸鄙夷:“杰尼尔队长,不管你怎么说,曙光之子阁下教我们唱的那首歌,已经是黑夜会的会歌了。”

    他们的对话影响了人流移动的速度,其他人不满的嚷了起来。官员只好示意继续审核,对哈桑厉声道:“不要以为去了曙光之地,你就能为所欲为!我们会继续盯牢你,还有所有黑夜会的余孽!”

    哈桑有些意外:“你们?凭什么?”

    杰尼尔队长拍了拍胸口的徽章,上面印着耀日越过山巅的图案:“就凭我们是曙光会!这么多阴影城人,没有管束怎么行?有我们在,曙光之子阁下就放心了。”

    哈桑脸色阴沉下来,看着传送门的目光露出一丝犹豫。

    下一刻,他坚定的踏进了传送门。

    “他肯定还会搞事的”,杰尼尔队长旁边的官员嘀咕道:“他们永远消停不下来。”

    杰尼尔哼道:“那不正好?我们的价值不就在这里?”

    再目送几个人进了传送门,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怎么这么多黑夜会的人?我们报上去的名单专门剔除了这些人啊。”

    同僚还没说话,人流骤然停住,就连卫兵都退到了一边。

    一队气质沉凝,黑灰制服上没有任何标识的人插入队伍里,向传送门直直走来。遇到有人挡路就粗鲁的推开,却没人敢说一个字,甚至没人喘口大气。

    围住传送门的卫兵也慌忙让开,眼见这队人走过来,杰尼尔壮着胆子,想要跟领头那个穿着短法师袍的人打个招呼问一声。对方仅仅只是冷漠的瞥了一眼,他的腿就怎么也挪不动了。

    这些人一声不吭的踏进传送门,虽然有上千人之多,却没花多久功夫就全部过去了。

    等他们传送完毕,包括杰尼尔在内,现场所有人才出了口大气。

    杰尼尔嘀咕道:“至高议会的战斗魔法师和魔武士……”

    同僚纠正:“是前至高议会的战斗魔法师和魔武士。”

    距离传送门不远的巷道深处,极为普通的宅院里,一个少女在密闭的房间里低声祷告。

    “我必将传播女士的福音,并将福音隐没在黑夜中……”

    “我必将让每一个受难之人连结在女士的福音之下,等待真正的曙光降临……”

    “我必将让信徒认清真正的自由,不为伪信所动……”

    “在那一刻到来之前,我必让所有信徒不言说,不反抗,只是沉默以对……”

    昏暗的油灯就摆在少女眼前,少女那张朴实而平凡的面容在灯光下泛着深沉的圣洁之光,让她恍惚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

    祷告完毕后,她再道:“圣女殿下,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橘黄的灯焰渐渐黯淡,最后转为紫色,温润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少女耳边响起:“这是一场的战争,一场漫长的,名为等待的战争。”

    “你和你的兄弟姐妹们或许要穷尽一生来等待,但每一个兄弟姐妹的加入,都会让女士,让我喜悦。仔细品味这样的喜悦,它就是你唯一的回报。”

    “我相信你忍受得了这样的回报,不仅仅因为你是我母亲的养女,还因为你愿意用一生来等待女士的苏醒。”

    “在将要去的地方,你就是我的分身。静静的生活下去,静静的发展兄弟姐妹,不以我之名,不以女士之名,将所有受难之人连结为一体。”

    “你更要记住,对那个人不要接触,不要反抗,也不要被他和他的女神迷惑。沉默的,冷静的,置身事外,让更多人沉默和冷静的,置身事外。”

    “那一天会到来的,说不定会很快,温妮,相信女士,相信我,相信你自己。”

    声音消失,灯焰恢复正常,叫温妮的少女深深低头:“是,圣女殿下……”

    过了一会,她出了房间,拎上小小的包袱,在宅院外汇和另外一些男女,穿过街道,加入传送门前的长长队列中。就如一滴水汇入江河,再也看不到半点踪迹。

    ………………

    “诺里艾,这一期你如果不把名字改成《皮克和诺里艾的大冒险》,我就再也不跟你合作了!我要对着泰索洛斯发誓!”

    昏暗的地下陵墓里,有一个尖尖大鼻子的半身人恼怒的道:“上一次是我揪住了那根马鞭才发现了死亡骑士!上上一次是我拉下了那根把手才找到黯精灵将军的墓穴!上上上一次……诺里艾,你好好听我说话啊!”

    他急急追上被神光球和浮游摄像机绕着的圣骑士:“结果我连一个镜头都没有!就在片尾字幕上加了一句感谢队友的帮助,名字都没写!”

    “啊,那个,你的高度实在不好放镜头啊”,身材高大,有一头灰发的圣骑士说:“你看,镜头转到你的视角,观众就只能看到我的披风,那也太不负责任了!”

    “那是你的责任不是我的!”

    皮克尖声道:“改成《诺里艾和皮克的大冒险》也行,总之没有我的名字,没有我的脸,我就在这里跟你说再见了!”

    “看!”

    神光球浮到甬道的壁面上,显出一行被侵蚀得难以辨认的字迹:“上个纪元的通用语!斯兰霍恩……还有王室的标记,这里说不定是斯兰霍恩王国的王宫!这是你找到的线索,你真的不继续吗?”

    “我……”

    皮克犹豫了一下,挠头道:“这期不改名也行,但必须要有我的镜头!”

    圣骑士握着拳头,热切的说:“我们一起努力!”

    皮克跳脚:“你有没有听啊!”

    圣骑士指着前方道:“啊!前面有个墓室!”

    半身人嗖的就射了出去:“我先看看!”

    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动,弩箭、翻盖、刺枪等各种陷阱都被触发了,却没伤到半身人分毫,等圣骑士进了墓室,半身人已经完成了最初的搜索。

    “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感觉这里像个传送室……”

    皮克用手比划着:“这应该有个法阵才对。”

    “但这是个王座”,圣骑士看着墓室中心那尊造型古朴的高背石座说。

    皮克嘀咕道:“我再看看……”

    他再度搜索墓室里,没有任何发现。

    两人的目光又落在那个王座上,王座很宽很高大,从两侧还有扶手来看应该是坐一个人的,这个人肯定高大魁梧,不似凡人。

    “不可能是王座,难道国王会坐在这么间狭小的房间里面壁吗?”

    皮克说着跳上了王座,手往扶手上一放,咦了一声。

    “有什么……机关……”

    半身人眼中亮起光彩:“肯定是机关!泰索洛斯在上,我一下就找到了!”

    抹去灰尘,扶手上出现一个类似手掌的浮雕。

    “这里也有”,圣骑士也坐了上来,在另一侧的扶手上发现了同样的东西。

    “根据我的经验,我们得同时按下去,然后这个王座就会沉到另一个房间”,皮克两眼贼亮:“说不定是藏宝库,说不定是塞满了亡灵的大厅。”

    “等等……”

    圣骑士招来摄像机,定好角度,紧张的喘气说:“观众朋友们,在队友的帮助下,我发现了前往疑似斯兰霍恩王宫的机关。只要我按下了这个机关,就会发现新的世界,是无数的金银财宝等着我呢,还是……”

    半身人挤进了镜头:“是我皮克发现的!半身人皮克!来自红石驼峰山的皮克……诺里艾!干嘛关掉摄像机!?”

    “打乱节奏是对观众不负责任的行为”,圣骑士一边认真解释,一边收拾摄像机。

    就听咔嗒一声,王座晃了一下。

    圣骑士挠头:“啊,不好意思,我的胳膊撞到了机关,它陷下去了。”

    他再道:“你别按那边啊,我们还没做好准备……”

    皮克气愤的道:“我不会听你的了,现在得按我的节奏来!由我对观众负责!”

    说话的时候他手掌一拍,那边的机关也陷进扶手里。

    王座再一晃,蓝光从地板和天花板同时喷出,光影扭曲,两人骤然消失。

    下一刻,两人出现在一处空旷至极,有如幽暗地域的宏伟空间里,坐在一处高台的什么怪异东西上。

    圣骑士打了寒噤:“我感觉……好不舒服,好冷,好恶心。”

    半身人掏出野外萤石灯:“我也是……”

    他举起灯朝前一照,只见到翻滚的灰暗雾气。

    再朝旁边靠着的地方一照,是巨大的灰褐条石。

    上方忽然有什么东西降下,靠着的条石也在移动。

    当一颗硕大的骷髅头出现在头顶时,半身人和圣骑士同时呆住。

    骷髅头里,比萤石灯还大的两团幽绿魂火燃烧着,越来越近,似乎要将两个人吞没。

    “哇——!”

    皮克高高蹦起,萤石灯一丢,人就消失在空气里。

    圣骑士诺里艾也大叫一声跳了下去,这时候才发现,他们竟然是坐在一具巨大骷髅的腿上。

    这具坐着就有好几个人高的骷髅头戴王冠,靠在高台的王座上,手里拄着一柄巨剑。

    它似乎才醒来,还在端详着不速之客,或者在思考我是谁、这是哪里之类的哲学问题,并没有急着动作。

    “皮克!皮克你在哪里!?

    诺里艾掏出摄像机,低声喊道:“等我拍下来就带我走!这期我一定加上你的名字!”

    皮克丢下的萤石灯铛铛一路滚下高台,雾气骤然剧烈翻腾,如潮的咯咯声响起。

    一双、两双、三双……

    片刻间,高台下,无数双幽绿的光点亮起,齐刷刷的映向高台。

    诺里艾呆呆立着,两眼失去了焦距。即便旁边涟漪泛起,皮克在低低喊他,都没有一点反应。

    接着他猛然拔出长剑,高喊:“诺~里~~艾~~!”

    圣骑士身上泛起暖白圣光,勇猛的冲下高台,没入潮水般的幽绿光点中。

    随着圣骑士的动作,所有绿光剧烈闪烁,无声的咆哮汇聚成冲击波,将笼罩着大地的雾气一扫而空。

    根本看不到大地,雾气下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骷髅武士。

    王座上,巨大骷髅的魂火也骤然高炽,它全身震颤了一下,缓缓站起。

    巨剑举过头顶,戴着王冠的巨大骷髅发出无声咆哮。

    整个空间摇曳震动,极远之处,一丝光亮像是穿透了不同世界,如天幕上的明月,让这片大地上的所有存在都转头看去。

    巨剑缓缓放平,指向那处光亮。

    骷髅王发出模糊的吼声:“活人的世界……不该存在……”

    低沉的号角声连绵不绝,铺满大地的骷髅海开始荡起波涛。

    【本卷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