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势如破竹(下)

    十月初四,日落前,云家军占领德安城,德安城四千余光明军无一逃掉,一千四百余人战死,两千六百余人被俘。

    十月初五,下午,云家军第二师兵临槐里城下,槐里城光明军已经全部撤走,云家军轻松占领槐里城。

    原本袁欣还想要留在槐里城,以槐里城阻挡云家军,只是槐里城的光明军太少了,才一千五百人,云家军却是这个数字的十倍,还有云家军装备的怪异却威力强大的武器,一千五百光明军根本无法守住槐里城,在十一长老燕平的劝说下,袁欣终于决定撤军,带领一千五百光明军撤往解梁郡城。

    十月初六,云家军第一师攻占顿丘城,前方就是海曲郡城,同一日内,海曲郡西部两座县城被武者攻占,解梁郡南部一座县城被武者亦被武者攻占。

    十月初七,云家军第二师攻占符离城,第二师下一个目标便是解梁郡城,同一日内,海曲郡和解梁郡各有一座县城被武者攻占。

    十月初八,云家军第一师轻松攻占海曲郡城,海曲郡过半区域已经落入到云氏的掌控中,那些未参与攻城任务的武者分散到海曲郡各地,抓捕那些逃窜的光明军。

    同一日,海曲郡、归德郡各有一座县城被武者攻占,泽州南部区域几乎为云氏所有。

    十月初八傍晚,云家军第二师距离解梁郡城只剩下十里路,解梁郡城中光明军仅三千一百余人,不到对面云家军四分之一的兵力,想要守住解梁郡城几乎不可能,袁欣只得再次下令撤军,连夜撤往北方泽州城。

    十月初九上午,云家军第二师进入解梁郡城,在解梁郡城停留一个时辰后,第二师便离开解梁郡城,继续向北方行军。

    在占领解梁郡城后,云逸决定离开第二师,带领一个队骑兵前往西北方,与第一师汇合。

    十月初十,上午,云家军第一师攻占海曲郡北方最后一座城池,临近傍晚,第二师亦将解梁郡北方最后一座城池攻占,预计再过两日时间,第一师就可以进抵定襄郡,第二师则进入泽州的核心区域。

    从十月初四到十月初十,云家军兵分两路,势如破竹,一连攻破海曲郡、解梁郡两郡共计两座郡城、六座县城,武者公会的注册武者们也联合将海曲郡和解梁郡剩下的县城全部攻占,然后被云家军派遣的小部队接管。

    可以说,除了海曲郡和解梁郡一些乡下地区还有残余光明军东躲西藏外,这两郡已经全部落入到云氏的掌控中,再加上云华郡,泽州近乎三分之一的土地被云氏占领。

    这时,云氏出兵占据泽州南部大部分区域、圣女兵败退守泽州城的消息也传到正在围攻定襄郡城的刘坤、朱文等人耳中。

    得知消息后,刘坤、朱文大感不妙,圣女率领一万五千光明军被同等兵力下的云家军轻松打败,可见云家军实力非常强大,要想阻拦两路云家军,起码也要聚集四万人马,只是现在泽州光明军大部分都聚集在定襄郡城这边,上哪来四万人马去对付云家军。

    刘坤和朱文商量一番后做出决定,全力攻打定襄郡城,争取在五日内攻下定襄郡城,然后整军消灭从海曲郡北上的这一路云家军,最后再回师消灭另一路云家军。

    刘坤和朱文率领的光明军已经围困定襄郡城一个多月时间了,在光明军未进攻定襄郡城前,定襄郡城有守军三万八千余人,其中新兵占据不小的比例,而刘坤和朱文率领的光明军足有六万五千余人,未曾参加过战斗的新兵几乎没有,两军差距巨大。

    不过上官氏是拒城而守,定襄郡城城墙宽厚高大,城外还有宽阔的护城河,城内还有充足的物资,上官氏占据地利,光明军猛攻一个多月也未攻下定襄郡城。

    一个多月的攻防战,双方损失非常严重。

    定襄郡城三万八千余人守军如今只剩下三分之一,也就是一万三千人不到,而且大半人身上都有伤。

    为了抵御光明军的进攻,上官氏发动定襄郡城全城老百姓来守城,守城的士卒中甚至出现十五岁以下的少年、五十岁以上的老汉,就连妇人也忙着做饭送饭,只为了一个目的——守住定襄郡城。

    定襄郡城全城老百姓齐心协力抵抗光明军,有一部分上官氏在宣传中将光明教妖魔化的原因,更多的却是因为上官氏善待自家治下的老百姓,才能使得定襄郡城在光明军的猛攻下坚持一个多月,还能继续坚持下去。

    定襄郡城守军死伤惨重,隶属上官氏和附属上官氏的小家族的武者死的也非常多。

    从定襄郡城攻防战开始到现在,上官氏先后有十一名先天武者出现,战死者却多达五人,就连上官越彬这名实力高达先天五阶的老牌先天宗师也战死了,倒是受了严重内伤的上官希莹因为实力跌落至后天,一直待在宅邸养伤。

    上官氏损失惨重,光明军损失也同样严重,开战前光明军共有六万五千大军,还有六名先天宗师坐镇,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光明军只剩下三万六千人左右,还有一个副堂主一个副舵主战死,定襄郡城外的护城河都快要被光明军士卒的尸体填满。

    光明军损失虽严重,但是光明军依旧占据相当大的优势,若是没有云家军出现,预计不需要半个月时间,光明军就能攻占定襄郡城。

    现在却因为云家军的出现,光明军不得不加紧进攻定襄郡城。

    定襄郡城上,守军再一次将光明军击退,一些士卒在看到光明军撤退后,累的直接坐在被鲜血然后的地面上。

    发生这一幕,本是壮年却已满头白发的上官鸿博却装作没有看到一般,连续一个多月的战斗,士卒们不但身体疲惫,连精神也非常疲惫,已经快要到达极限,这样想去,定襄郡城还能坚持多久?

    不过现在上官鸿博心中却在想着另一个问题,今天的光明军比昨天进攻的还要猛烈,这很不正常,是什么缘故让光明军不顾死伤疯狂进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