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禽兽之迷

    金鳞裹在水团之中,瞬息之间,便来至林修然的眼前。

    它那金色的鳞片在夜色中闪着炫目的光彩,鱼尾不住甩动,鱼鳍乱摆,很是着急;两只鱼眼珠子像是人的眼睛,炯炯有神,会说话一般,此刻,却也布满了焦虑不安的神色。

    它怕林修然真的下手将圆质和尚杀掉。

    金鳞从天梯顶端而来。

    那里,无思子、元学意,即将走到天梯的尽头,登临山巅,成为凡人口中长生不死的仙人。

    而这尾金鳞,本来也有资格与他们一争高下,但是,在圆质和尚入了魔,化身修罗杀神之后,这尾金鳞,却毅然决然地舍弃掉了自己的仙缘,从山上疾驰而下,拍马赶到,赶在林修然对圆质和尚痛下杀手之前,将他救下。

    金鳞试天梯,是验明心性的道路,也是窥见自身因果的道路。

    这尾金鳞,在登上金鳞天梯后半程后,内心便渐渐开始明悟,以往没能在意的道道因果,在“问道之石”光彩的照耀下,在它的脑海中,一一浮现。

    而它之所以能舍掉仙缘,断然赶来,便是因为,它欠了圆质和尚一段因果。

    救命之恩,非偿不可。

    它需将这段因果,偿还于他。

    于是,此刻,它挡在了林修然的面前,护住了圆质和尚。

    决不让林修然再进一步。

    它要把他从他的手下救下,再将他从心魔的折磨控制中,拯救出来。

    只有这样,才能还那人与那人的因果。

    ……

    这尾金鳞,本只是这烟雨湖中的一尾普通鲤鱼,它和它众多的兄弟姐妹一样,是从一粒鱼卵开始,吃着河泥与水草长大的。

    在一开始,它与它的兄弟姐妹并无不同,从幼鱼到成鱼,整日都在烟雨湖与明罗江水草丛中游戏、耍闹,因为灵智未开,它们整日浑浑噩噩,只知道翻泥觅食,只知道按着本能行事。

    等待它的结局,多是在某一日,被一张撒下的渔网捞起,之后,便是被渔夫贩卖,被鱼贩子开膛破肚,被厨子做成鱼汤,或是做成剁椒鱼头,然后,给端上了桌,成为食客口中的一道食物。

    这似乎是它必然的结局。

    但自从它在无意间吞下这明罗江里的一粒珠子后,它便渐渐变得与众不同。

    一点灵智慢慢开启,它渐渐发觉自己与其他鱼的不同来。

    它们只知道在河泥里翻找食物,只知道成群结队地聚在一起。而它,却喜欢在月夜里浮出水面,在江面上,迎着清风,吞吐着月之精华。

    渐渐的,它的身体也有了一些变化,身上的鳞片变得坚硬,鱼尾鱼鳍的摆动变得更加有力,就连那双眼睛,也看得比以前更远了。

    它在水中,渐渐不怕以往的天敌,一张渔网撒下来,它也能迅速逃开,有时被罩住了,它也能立刻将渔网钻出一个大大的破洞来,逃开去。

    后来,渔民们都在传说,这明罗江里,有一只生有怪力的水鬼,专门剪破渔民的渔网,这只水鬼,说的就是它。

    甚至还有传闻说,它这只水鬼,要拉那些无辜的渔民下船去,淹死了,替它做那替死鬼,它自己好去投胎转世。

    之后,便陆陆续续有人淹死在了明罗江里,传闻更甚。

    这自然是无稽之谈。

    大江大河,哪里有不死人的。

    它自然不是什么要替死鬼的水鬼,它有时救了落水的人,还会将他们拖上岸,救他们一命。

    就这样,过了许多年,因为一直坚持着每夜都游到水面上吞吐月之精华的缘故,它的修为,逐渐有了提升,不仅身体变得更加强壮,它甚至还掌握了一门“吐水箭”的法术。

    那大抵是那枚珠子留下的传承。

    它依靠着这门法术,在烟雨湖、明罗江错综复杂的水系里,畅游无阻,很快,便成了这里的一方霸主,连那大它数十倍的鳄鱼都怕它。

    鲤鱼的年纪,是能在鳞片上看出来的,与树木的年轮相似,从中心向外,有许多圈儿,疏密相间。

    疏的,是在夏天长成的;密的,是在冬天长成。

    疏疏密密,它来到这世间,已然有三十个年头了。

    人类,是三十而立。

    而它,在“鱼”生的第三十个年头,却陷入了“禽兽之迷”。

    所谓禽兽之迷,是指除人类以外的所有生灵,都要遭受的一场迷局。

    深陷迷局中,迷失自我。

    这段时间,修为有成的妖兽会逐渐丧失法力,变回原形。

    禽兽之迷持续的时间并不确定,或长或短,长则数载,短则一两月。只有度过了那段时间,这些修为有成的妖兽,才能恢复灵智与法力,重新找回自我。

    但是,若是在这段迷失的时间里,它们遭遇了什么不测,便也只能说是仙缘已尽,命中造化如此,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金鳞遭遇禽兽之迷后,灵智开始退化,那门“吐水箭”法术,再也使不出来了,很快,它就彻底陷入了迷失之中,变回原形,变成了这烟雨湖、这明罗江里的一尾普通鲤鱼。

    原本是这八百里纵横水系霸主的它,又沦落到翻河底泥觅食,宿河边水草的地步。

    有一日,它在水中,同一群鱼虾争游夺食。

    忽然,一张巨网撒了下来,将它们全都罩住。渔夫收网拉网,将它们一网打尽,把它也拉上了渔船。

    它就这么沦为了“阶下囚”,成为了刀俎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它那时灵智迷失,只是本能地感到恐惧,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将会发生什么事。

    但现在,它走出了禽兽之迷,恢复了灵智,那先前发生的一切,便都历历在目。

    那渔夫,是一个黝黑的中年汉子,他将它们拉上船后,便摇着船桨,将小船停回了岸边,自己一个人躺到一旁,啪嗒啪嗒地抽起旱烟。

    他一边抽,一边吩咐女儿杀鱼。

    那杀鱼的女子,是个皮肤有些黑的姑娘,她爹爹唤她作阿秀。

    阿秀姑娘一把杀鱼刀握在手中,抓过它旁边的一条鱼,三下两除二地便开膛破肚,杀净了。

    她正要杀第二条鱼,抓向它时,一个和尚出现了。

    金鳞经过“问道之石”的点拨,想了起来,救它的那个和尚,便是眼前着了魔的圆质和尚。

    圆质和尚用一块人形何首乌,救下了包括它在内的一整船鱼。

    虽然后来,只有它倒霉地被阿秀爹爹给藏了起来,但是,那个心善诚实的阿秀姑娘,却没有违背自家爹爹对圆质和尚的承诺,将它故意抛入水中,让它得以脱险。

    它就这样,逃过了被人开膛破肚的劫难,游回了江水之中。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