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时光总把流年抛【第二更】

    轿子在大门前停下,那些“狂蜂浪蝶”被人拦向了一边,又回对面的墙根底下待着了。

    一个个的伸着长颈,像是一只只被人攥着脖子的大鹅。

    苏云姑娘掀开了轿子的帘布,跨出了轿子,顺着台阶,走向了自家的宅子。

    长发乌黑及腰,身姿清瘦婀娜,那身上的衣裳,也再不是三年前采药时穿的粗布衣,而是换上了一身裁剪精致的粉色衣裙,怪不得别人都叫她仙姑,她倒也真有着几分“神女”的味道。

    “仙姑,您怎么这么快便回来啦,不是说要去上两月的吗?这才一月出头!”

    微胖门房见苏云姑娘回来了,赶紧迎了上去。

    苏云姑娘眼睛有些红,面色有些苍白,脸色很差,看得出来昨夜并没有睡好。

    事实也确实如此,她连着几日骑着快马星夜兼程,一直到了今早到了凤鸣城,这才雇了一顶轿子返回无云镇。

    就是在轿中,她也因实在困倦得紧,眯了好一阵。

    而她之所以如此不要命地赶路,便是要赶在林修然的三年之期前,回到无云镇中。

    若是仙人到时来找自己,而自己却不在,那岂不是太过唐突无理了。

    苏云姑娘拾级而上,见到迎面而来的微胖门房,只是微微一笑,将自己手中的药箱交于他,便打算回房歇息。

    可她抬头这一望,便望见了那个她曾日思夜想、令她敬畏的男子。

    他就站在自己的门边,正对着她笑。

    苏云姑娘那困倦一下子便消失了,惊醒了过来。

    她有些急,推开了谄笑的微胖门房,走到了林修然的面前。

    然而,再一次见到,她却又不知该如何称呼这位仙庭仙人。

    那个在旁人眼里高贵冷艳、见了世家老祖都不怵的苏仙姑,在林修然的眼前,却胆小得像是一个孩子。

    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终于挤出了一句话。

    “先……先生,您……您怎么在门外站着?”

    苏云姑娘说完这句话,便立刻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先生他,是被自家的那个门房拦下的。

    苏云姑娘顿时眼冒火花,她转过头去,把那个一脸谄笑的微胖门房瞪得两股颤颤。

    “这,这是怎么回事?”

    微胖门房心里暗暗叫苦,那苏仙姑平素里总是慈眉善目的,可从来都没有跟谁红过脸,怎么现在,会这般凶狠地瞪着他?

    自己到底闯了什么祸?

    微胖门房到现在还不知晓自己怎么就触了自家苏仙姑的霉头,他一头雾水,两眼发昏,就差一头栽倒下去。

    “仙姑,我……我……”

    微胖门房还想解释,但苏云姑娘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

    苏云姑娘恭敬地将林修然迎入了宅邸中,留微胖门房一个人在门外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微胖门房和那对面墙根底下的那几个公子哥,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那人没有说大话,他……他真的被苏仙姑请进了府中。

    那高不可攀,从不对任何男子青眼相看的苏仙姑,竟如一个害羞的小女孩一般,红着脸,与那男子进了门里。

    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那墙根底下的公子哥们,那微胖的门房,都不由地揉了揉眼睛。

    但就算他们将眼睛揉碎了,也依然无法改变眼前的事实。

    那万万人都无法染指、摘择的苏仙姑,怕是要被人摘掉了。

    这门外,晨风四起,是一地鸡毛。

    ……

    厅中。

    苏云姑娘屏退了来奉茶的丫鬟,端过她手中的盘子,来到林修然的身边,亲自为他奉茶。

    林修然看着她那认真的模样,率先开口,道:“这两年,你倒是变化不少,这屋子,也变化很大。”

    林修然只在开始的第一年,指导了她的修行,后边,生性惫懒的他,便懒得再动,讲通了关窍后,便任由她“野蛮生长”。

    只是,没想到,这两年,她野蛮生长得这般迅速,仿佛脱胎换骨一般。

    苏云姑娘吃不准林修然这句话是褒是贬,有些难为情。

    这屋子,是她母亲执意要盖的,那些下人,也是母亲执意要有的,因为她穷怕了,有了银子,她自然不肯再住那几间苏云姑娘为她建的砖瓦房。

    而苏云姑娘本人,却是仍守着那份清苦,她的房间,可是这府里最简单朴素的一间了,连那些伺候的下人,都住得比她奢华。

    林修然看出了苏云姑娘的困窘来,只得笑道:“我说你变漂亮了,没别的意思。”

    “哦,嗯!”

    苏云姑娘顿时脸色一红。

    她放下了茶杯,俏生生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林修然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芳香四溢,沁人心脾。

    这茶,该是无云谷中种的,带着几丝灵气,产出不多,外人恐怕难得一品。

    林修然放下茶杯,道:“你看起来休息不够啊,应该是一直赶路吧,其实没必要的,我会留一封书信给你,将事情都交代一遍的。”

    林修然说着,拿出了自己早上才刚刚写好的那封书信放在桌上。

    如今,因为苏云姑娘的提前回归,这封信倒显得多余了。

    “先生,真的要走了吗?”

    虽整整两年未见过他了,他走与不走,好似都无甚区别。

    但苏云姑娘听得消息,还是不免有些空落落的。

    多少个月夜,她站在自家的屋顶,远远地望着凤鸣山中的无云谷,望着那里边住着的人,惆怅难语。

    “是要走了,三年前便定好的,要去宋国!”

    林修然淡淡地道。

    苏云姑娘知道自己绝不能改变什么,她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先生,无云谷,我会守护好的,你放心就是。”

    “好啦,别总愁眉苦脸的,外边可都叫你苏仙姑呢,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呢!”林修然道:“总有一日,以你的心性,配合着无云谷的灵气,你也会踏入筑基,到时候,你就离开吧,去仙庭也好,也凡间各处也好,总之,你只需选一个心性纯良的人,教他修行之法,让他继续照看无云谷就是了。”

    林修然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便困住一个女孩的一生。

    她如果想走,便让她走吧!

    苏云姑娘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将桌上的那封信收了起来。

    “那信没写什么的,就几行字而已,信上写的东西,我都说了。”

    那寡言不语的苏云姑娘这时却笑道:“嘿嘿,先生,我忘性大,怕忘了你交代的事情,我还是拿着这封信吧,这样,就不会忘记你……你的事情了。”

    林修然略感无语,却也没有执意拿回自己的那封信,只是任由她揣在怀里。

    “好了,该交代的,都已交代完毕,我也该离开了。”

    林修然又抿了一口茶,然后从座椅上起身,走出了门外。

    “我们有缘再见,苏……苏仙姑!”

    林修然回过头,对着她一笑,然后,便祭出落花剑,化作一道流光,遁向了天外。

    他走了。

    这厅中,剩苏云姑娘,莫名一声长叹。

    时光总把流年抛,再相见,又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