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巨星200富4章

    “您的双蛋煎饼,一块五。”

    张启阳把最后一个客人的煎饼摊好装袋递到了客人手上。

    客人拿出两块钱来,放到了煎饼车盛钱的小铝盆里,和张启阳讲了一句:“我自己拿五毛了啊。”

    “好嘞。”

    张启阳憨憨的点了点头,让客人自己找钱,这样可以免了他手动钱沾染细菌的机会,看着也卫生点。

    为了摆脱别人对他的收破烂脏兮兮的印象,张启阳现在都是穿洗的最干净的衣服来做生意,虽然看着还是很破旧,但卫生方面已经尽他最大努力的给客人安全感了。这算是他不太开窍的脑袋能想出的帮自己提升销量的唯一办法。

    他目前脑子里这种混沌的状态,不能简单的用智商低来形容,虽然表现出来的状态是智商比较低,人比较呆,但他这种智商低和典型的弱智人群本质不同。

    他是因为脑子里的事情太多了,“终端电脑”储存了太多的信息,但线路混乱,这才致使他的大脑效率很低。

    虽然他的全部意识已经被撕碎了,但仅保留的这一点意识,里面储存的信息,仍旧要比普通人多千百万倍。

    要知道,曾经的他可是超神触及了宇宙真理的男人,将多维宇宙空间的巨量信息都存进了大脑,脑容量被冲破的瞬间,正是他飞升的瞬间。

    那时的他,大脑储存的信息是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天文数字。

    即便现在剩下的不多了,这个容量仍旧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据库。

    但悲剧就悲剧他连接数据库的“网线”彻底乱套了,他大脑的信息传输功能出了问题,他无法像上一世那样靠着逆天的脑电波布线方式来获取更快更多的信息。由于脑子里存的东西太多,太支离破碎,有没有很好的回馈路径,所以他现在没法整合和实现头脑中这些支离破碎的信息的价值。

    不光不能实现这些信息的价值,他还反受这些支离破碎的信息的干扰,来到这个世界后,外界新传递的信息,他现在也理不太顺。

    举个简单的例子,正常人晚上回家,进屋第一件事肯定是开灯,大脑有了这个信息后,会立刻传递给身体一个开灯的命令,人的手会去找开关开灯。这是一个很自然流畅的过程。

    而现在张启阳的状况是他知道要开灯,但因为脑子里的东西太多太乱,大脑不能立刻就回馈给他该怎么去开灯的方法。甚至有时候信息错乱到会给他反馈出一个不相干的电影镜头,回火给他回馈一组森林原野的生长数据。

    张启阳需要先屏蔽掉许多没用的反馈,才能得到他想要的信息回馈。有时候这个时间很短,但有时候这个时间就会变得很长。

    他的大脑现在就像一个混乱的迷宫,他没法找到正确的那条路让自己走到目的地。必须一点一点的去试,表现在行为上,就显得他很笨拙了。

    不过因为脑子里有货,但凡让他摸到了简单的路径,他表现出来的实力就会非常惊人。

    就像现在摊煎饼。

    摊多了以后,他大脑有关摊煎饼这块的信息就会自然而然的理顺,也就是所谓的搭上脉了,从而可以迅速提升他的操作熟练度,并让他像机器人一样达到极高规格和标准的完成度。

    由于大脑混乱,张启阳目前还处在一种身在庐山不识自己真面目的状态,他还没有发现自己“熟能生巧”的这个特点。

    在上一世,他很早就发现了自己有“心想事成”的能力,但在这一世,即便他能感觉到自己干一件事很快就能干熟练,因着大脑信息反馈的混乱性,他仍旧没法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把一件事做熟。

    他甚至都没去想过这些原因,只是想着赶紧挣钱还王大妈钱。

    侯乐这边等半天了,口水都要淌出来了,见客人终于都走光了,便赶紧催张启阳:“该我了吧!你丫给我加俩蛋啊,不,加仨吧!”

    “加仨不好吃,加俩口味最好,我给你加俩吧。”张启阳这倒不是心疼一个鸡蛋,他是实事求是的在给侯乐提建议。

    侯乐淌着哈喇子讲:“行,呵呵,看你丫摊的还挺像样!你练多久了摊成这样?”

    “没练多久。”摊煎饼中,张启阳无暇和侯乐多聊,捡重点的问他:“你要不要辣的?”

    “要!要!多放点!我爱吃辣的!”侯乐转过来又问张启阳:“下午你到底去不去我家啊?一起去打土星!”

    张启阳给煎饼收着尾,讲说:“等以后有时间再说吧,今天下午不行,今天下午我得去进货。”

    “你进什么货啊?”

    “我要去批鸡蛋,还有面粉也快没了,我都得去进。”

    “我去!这些活也都你干啊?”侯乐觉得这很不可思议。

    “那怎么办,我不干谁干?”

    “你可真成生意人了。”

    “生意什么人啊,糊口罢了。”

    张启阳把摊好的煎饼递给侯乐:“喏,趁热吃,尝尝我的手艺。”

    “咝……嚯……还挺烫。”

    侯乐猴急的吹了吹,张嘴就咬了一大口,薄脆的脆和鸡蛋饼的软,叠加在一起,产生了美妙的口感,各种调料的香味再一同从侯乐嘴里绽放开,这味道让侯乐滴流乱转的眼睛登时就放亮了,大赞说:“好吃!真看不出来,你丫摊煎饼居然是一把好手!”

    “你看不出来的事多了。”

    张启阳少有的脑回路顺畅一回,给他反馈出了一句他心里想说的应景话。平时这种话他都说不出来,所以总是显得很着急,一着急就结巴,显得特别窝囊。

    “太好吃了!我一个肯定吃不饱,你再给我来一个吧!”

    没吃几口,侯乐就惦记着再要一个了。这煎饼虽然不是他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但在他的印象中,这应该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煎饼了,辣的过瘾,香的通透,软硬适度,口感极佳,哪哪做的都恰到好处。要不是亲眼看着张启阳摊出来了这个煎饼,他肯定会误以为这是某个煎饼大家摊的。

    “我就请你吃一个,再吃你得花钱买。”张启阳可没大方到请侯乐这种富家子弟连吃两个煎饼。

    “你丫真抠!多一个煎饼都不请啊!咱俩是不是同学啊!”

    “是同学啊,所以我才请你吃一个。要不是同学,你现在吃的这个都得付我一块五煎饼钱。”

    “一块五你也跟我计较,靠!就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人!”

    侯乐没想到张启阳这么小家子气,但一想到张启阳窘迫的家境,这家伙连玩的时间都没有,还得自己去进货,之后还得自己摊煎饼卖煎饼养活自己,他就觉得讹张启阳俩煎饼挺不够意思的。

    于是大方道:“你给我摊吧,我俩煎饼都给你钱,就当支持你创业了!”

    张启阳憨憨的笑了,讲说:“这才像同学嘛。三块钱,一会儿你自己放这铝盆里啊。”说着便动手帮侯乐做起了第二个煎饼。

    侯乐吃着煎饼又和张启阳磨叽了一会儿,想磨张启阳别去进货,或者晚点去进货,先陪他回家打会儿土星。等玩完了,他陪张启阳去进货。

    可惜张启阳脑筋轴,决定做一件事后,轻易就不愿意变了。他的大脑现在要做一个决定非常不容易,所以能不变他就不变,以免出现复杂的情况他应付不了。

    不管侯乐怎么磨他,张启阳始终岿然不动,最后侯乐甩了一句没劲,往铝盆里扔了三块钱的煎饼钱,便抱着他心爱的拳皇游戏甩手而去了。

    张启阳这天中午卖煎饼卖到了快下午一点才收摊,一直把最后一点原料都卖光他才舍得回来。

    最近回头客越来越多,煎饼生意越做越火,每次出摊都能卖五十来个煎饼,把原料都使完才算完,这让张启阳十分有成就感。

    同时他也琢磨着,该给自己的原料桶升升级了,他现在灌满一桶面浆,只能做五十几个煎饼,而看目前的销量走势,这个带货量已经不能满足火热的市场需求了。

    尤其是早上上班高峰期,没一个半小时他的面浆就都用完了,等回去再熬再配再做就不赶趟了。

    之前他一直在想,到底去哪找更大的桶来装面浆,却怎么也想不出来。一想这个问题,他脑子里蹦出的答案就是核反应堆或者羊毛含量这种风马牛不相干的答案。

    这天下午去菜市场批鸡蛋和面粉,张启阳看到菜市场里有卖涮墩布的大铁桶,还配盖子,登时他就开窍了!这玩意不错啊!这东西要拿来装面浆,至少能比现在提高几倍的容量!

    用这种铁桶盛面浆,他一次至少能摊200个以上的煎饼!

    他之前试过他的车,薄脆能带的极限就是200个左右,鸡蛋能装的更多,但没太大意义,带上250个鸡蛋就OK了,再多就太危险了。万一翻车,他就赔大了。

    想到便做!

    张启阳这天下午真从菜市场买了一个大铁桶回去,同时还批了更多的面粉与鸡蛋,还有一些其他的辅料。

    得亏他当初管王大妈借了500块钱,他要少借点钱,现在就不好周转了。

    之前卖煎饼赚的钱,他除了改善自己生活开了几次小荤外,一分钱都没糟蹋,全部投入进了扩大生产。

    终于,搞定了呈面浆的容器后,他的煎饼车升级到了每次可以摊200个以上的巨量煎饼车!

    他是在反复失败,反复试验,忙活了一下午的情况下,才终于把铁桶装到煎饼车上的。

    这天晚上他便推着升级版的煎饼车到地安门外大街上做生意了。

    他带了一百套煎饼果子的配料来的。

    现实却给了他个小打击。

    这晚他从五点半一直卖到了八点半,在寒风中活活的冻了三个多小时,他只卖出去了32个煎饼,还没有他改造煎饼车之前卖的多呢。

    他的脑子在这方面总是不够灵活,他总是不信晚上卖不出去太多煎饼,他总觉得晚上和中午一样也能卖出不错的量,之前只是时运不济罢了。

    但现实一次次的泼他冷水,他终于开点窍了,知道晚上的煎饼销量和早上中午没法比。

    转天早上,张启阳越挫越勇,带上了200套煎饼果子料出战公交站!

    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次他终于获得了一场大捷!

    从六点半到八点半的这两个小时中,他将自己带的200套煎饼果子料全都用上了!最后就鸡蛋有了部分剩余。

    只这一次出车,他就创纪录的卖出去了201个煎饼!净利润达到了七十块!

    这天中午和晚上张启阳再接再厉,全天卖出去了315个煎饼,整整赚了一百块钱的净利!

    鸟枪换炮就是给力!

    此后几天,张启阳越战越勇,每天盈利都超过了一百块。

    春节前一周,他便圆满的完成了还钱的任务。

    手里除了备货要留的1000块钱外,张启阳把余出来的五百块钱还给了王大妈,并罕见的脑子开窍的又多给了王大妈20块钱当利息,给在居委会任干事的王大妈哄的高兴极了。

    拿回自家房契后,张启阳心里也终于踏实,睡觉都睡的更香了。

    那个时代,来北京的外地建设者还不是特别多,虽然也有,但数量远不像二十年后那么恐怖。

    临到春节了,北京的路面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人流数量并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张启阳的煎饼生意由此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的客户主要都是本地上班的土著。

    这天下午张启阳照常去农贸市场进货,在去买鸡蛋前,他想先去卖肉的摊上转一圈,了解一下羊肉的市场行情,再买一小块羊肉,回家自己切了试着串串烤串。

    等春节以后,他晚上就准备不卖煎饼了,晚上改烤串。

    来到卖羊肉的几个摊上,一眼扫过去,一张淳朴清秀的少女脸庞进入了张启阳的眼帘。

    在第二家专卖羊肉的摊位上,正在忙活着剔骨切肉的女孩,正是原主在十三中的同班同学苏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