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您的晚饭!”勤务兵将一只木盘摆在了李凌面前的行军矮桌上。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两栖人这会儿没有再闹腾吧?”李凌端起了桌上的木盘,不放心的询问道。

    “没有!”勤务兵言简意赅的回应道。

    “那就好!那就好!”现在是晚上的七点钟左右的光景。在连续的顶住了两栖人三次的攻击后,在五点钟左右,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两栖人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在卡卢加城头的阿斯兰士兵的又一阵欢呼声中,回到了自己的营寨。

    瓦良格的士兵们,在目送了对面这群无精打采的“歪果仁儿”进入了营地后,留下了必要的放哨和巡逻人员,大部分下到城下,也回到了各自的营帐里休息。

    这一天可真是够受的,从两栖人出现到天黑收兵,瓦良格的将士们在城头上整整忙活了一天。下了战场,对于忍受着疲劳、伤痛、失去战友等折磨的战士们,李凌自然是不能亏待的,连忙安排伙房将冒着热气的好饭好菜端了上来。不过,战士们的胃口都不怎么样,在囫囵吞枣的将自己的肚子填饱后,都早早的回到了营帐休息,没有了往日的喧哗。

    休息的时间是宝贵和值得珍惜的,战士们知道,今天的午夜,自己哪位精力充沛的守备大人,还有幺蛾子没有完全抖落净。在守备大人的抽风儿没有抽完的时候,还是抓紧休息最是实惠。

    李凌将目光挪回到眼前的盘子,也如同战士们一样,胡乱的扒拉了两口,便放下了盘子,安排勤务兵将伊万、夏衍、黄泉、塔夫唤进了营帐。

    “伊万和维埃里已经出发了吗?”李凌天马行空的一句,将在场除了夏衍以外的众人问的一愣。

    “刚溜出去。”夏衍同样不着边际的回了一句。

    “很好!”李凌高深莫测的站了起来,在屋中来回踱着步子。在反复走了好几趟后,李凌的目光渐渐冰冷并坚定起来。“三子,去把所有小旗以上的军官都叫进来!”

    “我们商量好的事情,不是这样!”这一刻,夏衍也没有了高深莫测,有的只是一阵阵发晕。

    “我改变主意了,我亲爱的革命战友!既然暴风雨已经要来了,那就让它来的更猛烈一些吧!成功了,我们就像海燕一样,高傲的飞翔!失败了,我们就将老底儿丢的精光。”李凌像一个嗜赌如命的赌徒,紧咬钢牙,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你是个疯子!”夏衍喉咙发紧,干涩的说道。

    “不!我只是个没有选择的傻子,被战神大哥拐卖到了这个世界!既然无从选择,那就放手一搏吧!”李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

    ******

    凌晨三点,距两栖人营帐三里处的一个山坳中。

    坎布雷披着钢鬃骑兵独有的雪白披风,站在寒风中用布条儿将手中的大刀绑紧在自己的手腕上。这把在地球上被老外们称呼为中国战争剑的抗日大刀,刀身漆黑如墨,只有刀口处的锋刃,泛着冷冷的寒光。

    “大人!守备大人是不是疯了?全军夜袭两栖人的营帐,能成功吗?两栖人可是有着我们六倍的兵力啊!”坎布雷问向身旁做着同样的事情,将虎头双戟绑紧在自己双臂之上的梁烈,这位新晋的瓦良格骑兵百旗的百旗官(扩大编制后,维埃里是梁烈的副手)。

    “我觉得有点儿悬。”梁烈没有抬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大人,既然您也这么说,那开会的时候,您为什么不劝一劝守备大人。我知道守备大人心急,不过打仗从来就没有能够顺顺利利地时候,想走捷径毕全功于一役,那是不现实的。”坎布雷继续说道。

    “一支队伍只应该有一个声音。虽然我不同意,不过,既然命令已经下了,那我就全心全意地去将事情做到最好。我是个纯粹的军人,我只管完成下给我的命令。”梁烈绑完了双戟,用力的挥舞了几下,查看着绑扎得是否妥帖。

    “您说的也是!晚上在屋子之中,如果有人反对,那我们的气势也就卸掉了,再想一鼓作气的夜袭,恐怕就很难实现了。”坎布雷学着梁烈,也挥舞了几下战刀。

    “你能想到这些,很好!”梁烈满意地用肩膀撞了撞坎布雷的肩膀,又说道:“我不反对的原因还有一点。”

    “那点?”

    “我对老李和瞎眼儿,有信心!”梁烈将地上插入雪堆的盾牌提起,背在背上,跨上了战马。在忽隐忽现的月光下,只留下一道魁梧的背影,越拉越长。

    “也是一个疯子。”坎布雷摇了摇头,也跨上了自己的坐骑。

    ......

    ******

    早春的天气,有时候,就像一个赌气的孩子。刚刚还月明星稀的天空,此时却乌云密布,飘起了轻雪。

    李凌站在几棵歪脖树组成的微型小树林下,端着千里镜,眺望着远处两栖人的营寨。估计今天一天的攻城,两栖人也是累的不轻。此时,两栖人三个彼此靠拢两两比邻的营寨,最靠近卡卢加一侧的这座,就连一队巡逻的士兵也没有。只有几盏“气死风”,挑在辕门,在寒风中苟延残喘。

    抹了一把挂在眉毛、脸颊上的雪花,李凌将手中的千里镜递给了夏衍。

    “现在来看,时机还不错。老人鱼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老鸟儿,你说我们这出儿夜袭的把戏,能行吗?”

    夏衍看了看,放下了手中的千里镜,认真的看向李凌,道:“不好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不过,说实话,我并不赞同今天堵上我们的老底儿。我们前几日已经玩过一出儿迎头痛击的把戏了,如果我是亚瑟老人鱼,我一定会防着你夜袭劫营这招儿的。”

    “其实,你的意思还是占了便宜就走。”李凌将千里镜取回,小心的收好,接着说道:“这一次的凶险我也知道,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与两栖人相持,我们是处在劣势的。只有速战速决,我们瓦良格脆弱的经济才能支撑。如果等到沃尔夫斯克的兄弟们开进了卡卢加,那我们的粮饷消耗的将更快。我现在有点儿理解官渡之战的曹操,为什么要杀俘了。”

    “哎!年景儿不好,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夏衍叹息了一声,摘下了自己的长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