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季书的阴谋

    议事大厅的中央依照惯例摆上了巨大的沙盘,将荆州和江东的全貌大致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孙策、周瑜、季书、黄月英、诸葛瑾、华歆、赵云、甘宁、太史慈、周泰、徐盛都出席了军议,每个人的脸上都挂上了严肃。

    眼下的局势,江东军方面算上收编的俘虏和康复伤员,总兵力大概为6万人,其中有4万人驻扎在江夏,2万人在柴桑。

    而刘表新招募了1万士卒,算上溃军、伤兵,现在总兵力大概在6万6千人左右。其中有2万水师驻扎在汉津港,2万主力驻守襄阳,荆南四郡加起来有1万5千的兵力,剩下的零星分部在新野、江陵、交州一带。

    “曹操在官渡取得的胜利让我们的时间变得更紧迫了。”

    “正如刚才公瑾所言,曹操应该暂时不会再攻打河北,那他会什么都不做吗?”

    “曹操和刘备虽然没有结盟,但是袁术已经被刘备打的半残。若不是我们挡住了刘表,恐怕袁术3个月前就灭亡了。曹操会放着富饶的扬州这么大一块肥肉不管吗?”

    诸葛瑾先是用指挥棍指向寿春,然后又以寿春为起点划出了一个大圈,将庐江、芜湖港、建业和曲阿港囊括其中。

    “等曹操击退董卓,必然从汝南出兵攻打寿春,袁术绝对挡不住曹刘二人的围攻。一旦寿春失守,江东腹地就彻底暴露在了敌军的视野之中。”

    “建业不用设防的美事将一去不复返,我们必须赶在曹操击退董卓前打下整个荆州!”

    诸葛瑾说完将指挥棍放在桌子上,退了一步。

    周瑜则上前环视众人说道。

    “大家都知道打下江夏后,整个荆州都已经暴露在我们的兵锋之下,我有三条策略供大家参考。”

    说着,周瑜拿起指挥棍从江夏指向新野。

    “下策乃是走陆路攻取新野。新野和刘表的治所襄阳只有一江之隔,是襄阳的门户,打下新野我们就可以直取襄阳,朝发夕至!”

    周泰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

    “军师,如此不是最有利于攻打襄阳么,等活抓了刘表老儿汉军自乱,为何说是下策?”

    周瑜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指向宛城和许昌回答道。

    “幼平说的不错,打下新野是攻打襄阳最好的根基,若是曹操拿下官渡大胜之前我也会更倾向于从这个方向进攻。但是现在局势发生了变化,董卓集结大军屯于宛城正在攻打许昌。”

    “将新野选为我们和刘表交锋的主战场,随时都可能让董卓坐收渔翁之利。届时不但新野的最后归属难以预料,董卓转向新野也会让曹操腾出手来攻打寿春,局势一旦发展成这个样子,我们攻占荆州的计划就只能胎死腹中了。”

    见众人会意地纷纷点头,周瑜指向长沙说道。

    “中策则是先攻打荆南。以一支偏军攻打汉津港,摆出一副要直取襄阳的姿态,吸引汉军,实则以主力迅速打下长沙、桂阳、零陵、武陵四郡。”

    “至于边陲的交州,兵力加起来也不过2千,完全可以先放一放掉头回来攻打江陵,最后打下襄阳。”

    “一旦襄阳陷落,交州必是我等囊中之物。若能再拿下新野便是锦上添花,若是不能倒也无所谓,我们完全可以将襄阳、江夏、庐江、建业组成一条防线,互为犄角、相互支援,把董卓、曹操、刘备挡在这条防线之外。”

    “此策可以说是最为稳妥的方案。”

    孙策摸摸下巴,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他开口问道。

    “那上策又当如何?攻占汉津港,直取襄阳吗?”

    周瑜摇摇头,手中的指挥棍指向的却是江陵。

    “上策是同时攻打汉津港和乌林港,深入荆州腹地。依然以偏军佯装攻打襄阳,吸引汉军,而主力则打下江陵城。届时留下一支偏军防守江陵,和柴桑组成一条防线将刘表逃往荆南的道路隔断,同时也将荆南的汉军挡在防线之外,主力北上再攻打襄阳。”

    “等攻破襄阳、杀死刘表,汉军士气必然崩溃,变成一片散沙。此时我们再攻取新野、荆南、交州定然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众人不禁有些蠢蠢欲动,这条策略最为大胆,收效也最大。若是计划顺利,消耗的时间和损耗的兵力都会比中策少得多。甚至杀死刘表后,荆南四郡不战自降也绝非不可能之事。

    这时,季书站了出来说道。

    “我有一条计策,也想请大家听一下。”

    ······

    襄阳城。

    刘表坐于堂上,脸色阴沉地说道。

    “孙策亲率大军出征了,现在大军就驻扎在夏口港,已经和张允有过一次交锋了。汉津港求援的军报刚刚到我这儿,这一仗怎么打,你们都说说吧。”

    堂下众人一片肃然,都是一副深思的模样,竟没有人争相献策。

    “子······”

    刘表有些不悦,习惯性地想开口询问蒯良,又蓦然想起蒯良自上次出征后便旧疾复发直至今日还卧病在床。

    想到这里,刘表不禁有些担心自己这个老臣子,心道迟些得找时间去看看他了。

    “主公,下官有些浅见愿与众位大人分享。”

    刘表回过神来看去,是蔡瑁新收的幕僚,名字似乎叫“诸葛亮”。

    刘表有些感慨,诸葛家没落多年,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诸葛家的人能步入官场了。

    “大胆地讲,你年纪轻,有些错谬想来诸卿也不会怪罪。”

    “是。”

    诸葛亮抱拳一躬,开始说道。

    “下官觉得,孙策狂妄,最终的目的必然是打下襄阳,杀死主公为其父报仇。而主公一旦出事,整个荆州群龙无首,谁人还挡得住孙策的铁骑?”

    “但此时孙策攻打汉津港只怕是佯攻,他的真正意图是打下乌林港,进而攻破江陵城。”

    “这么说的理由有两点。”

    “其一,汉津港到襄阳的路途较远,若是直取襄阳不能速胜的话,补给线很容易被江陵守军偷袭或被乌林港的水师切断。”

    “其二,若是打下乌林港和江陵城,就能和柴桑练成一片,将整个荆州拦腰截断。这样既可防止攻破襄阳后大王通过江陵向荆南撤离,也可以阻挡荆南的军队北上支援。”

    刘表原只是想让诸葛亮抛砖引玉,没想到诸葛亮所言有理有据,让人信服。刘表大为惊喜,忙追问道。

    “那又当如何对敌?”

    诸葛亮恭敬地回答道。

    “荆州水师与江东水师相比仍有些差距,不如令张允将军放弃汉津港退守江陵,纵敌深入。”

    “然后派大军驻守麦城和江陵形成掎角之势,将江东军挡在麦城、江陵一带。”

    “再令荆南四郡集中兵力走水路袭击江东军后方,阻断其粮道。此事一成,江东军不战自退,不然就是自取灭亡。”

    刘表大喜,刚要称赞却听到伊籍说道。

    “主公,诸葛亮所言虽有些道理,不过臣觉得方向却错了。”

    伊籍抱拳对诸葛亮微微点头,他并无恶意,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臣觉得,孙策攻打汉津港确实是佯攻,但他的真正意图并不是江陵,而是新野。”

    “新野作为襄阳的门户,仅一江之隔,朝发夕至。只要打下新野,可以从江夏走陆路运送粮草,既不用担心被我军切断补给,也不用担心被我军包了后路。”

    “只要攻破襄阳,不管主公迁往何处,我军士气必然动摇,更难以抵挡江东军锋芒。”

    “臣以为,当出兵重点设防新野,而下令张允固守汉津港,若事不可为再退至江陵。再下令荆南集中兵力到长沙,守住罗县港,如此退可守住荆南大门,进可协防乌林港、支援江陵城。”

    对啊,要攻打襄阳走新野不是更好?

    刘表皱起了眉头,伊籍似乎说得比诸葛亮更有道理。

    这时向朗也走了出来,他不屑地瞥了一眼诸葛亮。他和伊籍都是刘表的军师,没想到蔡瑁身边的一个小小的幕僚也想走上台前左右刘表的决策,他开口便支持好友说道。

    “臣也觉得孙策明着攻打汉津港,其实是想偷袭新野,还请主公早作决断。”

    刘表还没来得及说话,蔡瑁又说道。

    “主公,臣倒觉得孙策此人义气用事,很可能先攻取长沙!要知道长沙可是孙坚建立基业的起点,它对于孙策的意义绝不一般。而且荆南兵力薄弱又极容易下手,交州贫瘠之地就更不用说了。”

    “方才几位说的都是孙策想要速胜,可臣觉得以双方相近的兵力,孙策未必有一战而胜的把握。且看孙策打下江夏后休整了3个月才出兵就可以看出他的心思,如此一点点蚕食荆州更符合他们的利益!”

    刘表顿时大惊,若失去了荆南和交州,他的势力立刻衰弱到极点,不出两年他必然再也无力和孙策抗衡。只是众人说的都有些道理,刘表额头冒汗,有些犯难了。

    诸葛亮有些着急,他可不想成为季书的俘虏。

    江东军绝对不会攻打新野。

    进攻荆南确实也是最稳妥的方案,但以孙策、周瑜那种激进、冒险的性格,这个几率也微乎其微。

    若不抓紧布防江陵,等江东军完成布局再想扭转局面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主公,江东军绝对不会进攻新野,要知道董卓······”

    “报!报!湖阳港失守!新野告急!”

    一个士卒满头大汗,喘着粗气闯了进来,跪倒在刘表面前呈上一份急报。

    “怎么回事?”

    刘表大惊失色,连忙站起来走到面前拿起军报细看。

    士卒气都没喘匀,一脸惊恐地急急回禀道。

    “昨夜,湖阳港一夜之间就失守了!是孙策的虎啸营!”

    诸葛亮有些发愣,脸色像是吃了死苍蝇一样。

    向朗轻蔑一笑,说道。

    “主公,当务之急是立刻派兵救援新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