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章 离山部落

    离丘山脉,离山部落。

    高高的硬木桩墙,层层围绕,将五千人的部落守护得严严实实。部落大寨背靠离丘山脉,大门朝着南方敞开。

    朝阳畜生,三三两两的孩子走出寨门,要不手提竹篮,要不背着竹篓,呼朋引伴,穿过门前的草坪,朝不远处的小树林走去。

    “我要采最多的草芝,最多的青叶菜!”

    “尽说大话,你昨天还没我采得多!”

    “我……我昨天是跟小准在一起,今天肯定比你采的多!”

    “啊哈,小丘,早跟你说小准已被离丘神厌弃,你还经常跟在一起?”

    “其实,小准很好相处的!唉!”

    “可他被离丘神厌弃啊,不然,他爹那么厉害,怎么会被蛮兽吃掉?他娘也受病魔纠缠?如果不是祭师大人关照,他和他娘早被饿死啦!”

    ……

    片刻间,小孩子们已经远离草坪,开始陆续进入小树林。

    草坪上,最后只剩下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孤身一身,紧闭着嘴唇,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渐渐冒出雾水。

    眼看泪水就要滴落下来,小男孩举起手臂,用破旧的袖子狠狠在眼睛上一擦,挺起胸膛,大步走进小树林。

    显然,落单的小男孩,就是那个被离丘神厌弃的“小准”。

    小准进入树林,不再跟随小伙伴们的脚步深入,折身往树林的一侧走去。

    已经被小伙伴们抛弃的他,不想再跟他们后边被人看到,被人奚落,只能独自走向一边,也许能采得更多的草芝和青叶菜。

    只顾着寻找野菜的小准,不知不觉已经深入灌木丛中,正当他伸手去采摘一朵草芝时,突然发现近旁有一个死人。

    这片小树林就在寨门前,早已被部落的勇士们清扫过,并没有大型的猛兽,所以,部落的小孩子们才会进入小树林采摘野菜。

    “啊!”猛然看到死人,吓得小准大叫起来。

    叫过之后,小准定下神来,发现那死人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头上光秃秃的。

    毕竟是部落的孩子,受过起码的训练,他小心走向前,想辨认一下那死人的模样,发现那人竟然还有气息。

    小准不敢上前触碰,慌忙跑出树林,冲寨门前的瞭望搂上的守卫高声叫道:“木头大哥,木头大哥,有个陌生人晕倒在小树林里!”

    瞭望塔上的守卫探出头,大声问道:“小准,你说树林里有陌生人?”

    “是的,木头大哥,我没骗你,真有人,穿过黑色衣服,从没见过!”

    叫木头的守卫跟一同值守的守卫说了一声,匆匆从望楼上下来。

    跟着小准来到灌木丛里,果然发现一个秃头黑衣人。

    木头守卫摸了摸晕迷秃头的胸口,感觉心脏还在跳动,呼吸虽然微弱,却还是一个活人。

    他急忙背起黑衣人,通过草坪,来到部落寨门之前。

    望楼上的守卫坚守着岗位,探头问道:“木头,你背着的人是谁?可是咱们部落的人?”

    木头虽然是个高大个子,背着黑衣人依然有些喘息,答道:“不曾见过,应该是外地来的!”

    “等等,木头,你想把他带进部落驻地?这不行,不能将陌生人带进来!”

    木头停下脚步,说道:“可他已经昏迷,如果任他在荒野之中,一到夜晚,肯定被野兽吞噬!我不能见死不救!”

    “那也不行,没有酋长和祭师大人的同意,你带他进入,不怕受惩罚么?”

    木头说道:“规矩我懂,我现在就带他去见祭师大人,等祭师大人治好他之后,就让他离开。一切罪责我承担!”

    木头说完话后,不在理会望楼上的另一个守卫,背着昏迷的光头人,快步奔向祭师大人的住所。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脸好奇的小准。

    来到祭师大人的两层木楼前,木头大叫道:“祭师大人!祭师大人!”

    一个年轻的十五六少年从二楼探出头来,问道:“祭师大人正在沟通离丘神,有什么事情?”

    等木头将情况说明,那少年匆匆下搂,让木头守卫将昏迷的人放置在楼下的石条,开始检查起来。

    等少年检查完,木头急忙问道:“灵云小祭师,这人还有没有救?”

    少年皱眉道:“看不出伤势坐在,为何却昏迷不醒呢?此时十分古怪,必须我师父出手才行!”

    两人正在说话间,二层木楼上走下一个花白头发的清瘦老头。

    “师父!”

    “祭师大人!”

    清瘦老头点点头,来到昏迷的光头人前,又细致的检查了一番,说道:“丘木头,你在何处发现的此人?”

    听过木头的解释,祭师大人说道:“此人身体很正常,昏迷不醒的原因,多半是神魂受伤!此人体内并无真力流转,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他的装扮又不像是离得最近的丘山部落的人,怎么能来到离山部落附近?”

    距离离山部落最近的是丘山部落,更远的部落已经远在百里之外,一个普通人怎么能穿行原野,远行上百里?这时祭师大人想不明白的地方。

    不过,离丘神是一个平和的神灵,供奉它的离山部落和丘山部落并非暴戾好战的部落,对外来的人类并不拒绝。

    祭师大人没有因为是陌生人,就不给予援手。

    “灵云,你去盛一碗果酒来!”

    等祭师大人将一碗金黄色的果酒灌下去,昏迷的秃头人咳嗽一声,醒了过来。

    那人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到面前的众人,嘶哑着声音问道:“我这时在哪?”

    祭师大人笑道:“你如今在离丘山脉的离山部落,不知贵客从何处来?”

    黑袍人一下坐起来,四处打量一番,恍然道:“可是你们救了我?”

    很显然,黑袍人知道自己曾受创,不然,不会开口就问谁救了他。

    祭师大人皱眉道:“不知你等遭遇了些什么,可否跟我等说说?”

    黑袍人苦笑道:“多谢你们援手!我跟几位同伴刚到达此地,就被一位强敌阻击,分开逃亡,我运气最差,被那强敌追赶,后来就晕迷过去。”

    祭师大人问道:“不知贵客如何称呼,出自哪个部落?”

    黑袍人眨巴了两下眼睛,迟疑了好一会,才答道:“我叫朱天蓬,来自福临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