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难道真的悲剧了么

    许楚明点了点头,“多谢你们。”

    不久,一个男护士过来了,他推动许楚明所在的轮床,往外走去。

    在医院内走了一圈,终于把上千块钱的账结算了。

    “我已经帮你申请CT全身检查了,省得你跑多一趟。检查完后,就交给内科医生了,他们一定会把你的伤治好的。谢谢你的配合,再见!”那个中老年外科医生满脸的笑容,眼里还带有感激之情。

    许楚明不想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他又挂了内科的号,现在正被男护士推着向内科区域走去,他的思绪万千。此时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却没有人能帮助自己。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他不敢跟父母说。只能先等检查结果出来后,看看能不能叫父母过来一趟。

    不久,他被推进了CT检查房。

    在一个环形大型仪器中走了个来回,检查报告就出来了。

    那男护士把检查报告交给许楚明,然后继续推着他去找内科医生。

    “什么?脊椎断裂?”其他都是小伤,就是不能伤脊椎呀。看见脊椎断裂的报告结果,许楚明就不淡定了。他尝试感受一下自己的双腿,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下肢无法动弹了。

    他发现,自己的双腿确实没有知觉了。想要动一动,也没有反应。

    “怎么回事?我的腿怎么动不了了?”他情绪被刺激了,不禁大声喊了出来。他实在不想当废人,特别是贫穷的废人。毕竟这意味着他一辈子就要毁了。

    “许先生,不要激动,让医生看看结果再说。相信医生!”男护士冷静地安慰。

    “怎么可能不激动,老子他么废了怎么办?”许楚明此刻简直激动得哭了。

    终于来到内科医生面前了。那内科医生拿过了检查报告看了之后,也是一脸疑惑地看向许楚明,像是在问,“你怎么有这么严重的问题呢?你惨了。”

    纸面上的报告不够详细,他打开电脑,调取了影像报告,在那细细分析。

    许楚明在一旁紧张地看着医生,等待自己的最后命运。

    过了十多分钟,那医生终于确认了情况。他转过头,一脸遗憾地看着许楚明。“这位许先生,你其他伤都是小问题,躺在床上好好休养,一个半月就能好了。不过,这脊椎的问题,真是很严重。躯干下方有一处脊椎骨分开有好一段距离,仪器测出的影像显示,确实断开了。那个检查医生由于担心检查结果不准确,已经帮你复检一次的,这个结果应该没有问题。来,我帮你人工检查一番。”

    医生的话简直是晴天霹雳,无数道雷电把许楚明给轰地心神死寂。“完了,真的要在轮椅上度过后半辈子了!”

    那医生用手掐了掐许楚明的脚,“有感觉吗?”

    “没,没有!”许楚明已经不想说话了。

    “嗯,确实如此。你的伤主要是骨伤,不过,我不仅精通治疗内伤,也擅长骨科,所以,就由我帮你开方吧!护士,你先送他回去。他的其他骨骼并没有断裂,我帮他开药外敷内服就好了。”

    许楚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病房的,也不知道自己肚子饿。

    傍晚的时候,一个女护士尴尬地拿了些道具过来。

    这个时候,许楚明也不再迷糊了,而是渐渐接受自己的现实情况了。现在该去想的应该是怎样才能持续赚钱,不然的话,以后的日子会相当难过。

    他看向女护士整理的盘子,想要知道女护士待会会怎样处理他。

    “咦,那不是纸尿片吗?还有,镊子,一大包医用纸巾,还有小盘子,这是干嘛的?”许楚明疑惑了。

    没想到女护士清点一番后就离开了,没有跟许楚明多说什么,只是全程饱含尴尬和一丝厌恶之情。

    许楚明不敢相信这些东西,将盘子下夹着的账单拿了过来。

    一看发现,还真的是纸尿片等等。

    接着一个男护士拿着一张单子进来了,进来后,他迅速关了门,把窗帘什么的都拉上,防止有人能看进来。

    “许先生是吧!你最好尽快叫你的家人过来,不然事情非常不好办!我现在帮你换纸尿片,哼嗯,迟点帮你掏一下**。这些费用可不少啊,所以,你最好叫家人及时赶过来照看你。”男护士把含有服务类收费账目的单子放进了抽屉后,开始操作换纸尿片。

    许楚明一阵尴尬,转而老羞成怒。他的心中狂吼,“艹,谁他么弄断我的脊椎?老子诅咒他全家。那帮混蛋,去死吧!统统去死!”

    可惜,无论他多么的愤怒也没有,现实就是现实。这里不仅没有斗气,也没有魔法,更没有神话,他不可能通过练就绝世功法来翻盘。这个世界只能靠人力才能办大事,要动用人力,只能用权、钱和关系,否则,任你在脑海中能够飞檐走壁、一拳裂地毁山也是没用。

    “咦,好像还没饱满,对了,你从早晨开始,还没吃过饭。看来,我连掏下**都不用做了。那我就交接给晚班了!”那男护士拍了拍许楚明身上的纸尿片,突然咧起嘴笑了,太幸运了,终于不用自己那么难受了,“你要吃饭吗?我帮你送过来。”

    “好,我肚子饿了!”许楚明一脸哀伤,也开始抓紧时间决定要不要父母赶过来。

    “好,对了,你现在这样,最好还是跟家人说一声,看他们能不能及时赶过来。”那男护士又给许楚明一次提醒,这才安心离开。在去饭堂的路上,他每走一步,都在祈祷许楚明能放过他,祈祷明天就能看见许楚明的家人。

    那男护士走后,许楚明一直没能下定决心。他从抽屉取出服务项目的账单,发现项目费用只需要一百块钱一次。“哥现在有钱,多等两天再说。”

    最后,许楚明还是决定不要让自己父母过早担心,先等事情明朗了再说。

    除了父母的情绪让许楚明感到烦恼以外,还有一件事让许楚明十分焦急,那就是游戏的事。游戏是他的财富源泉,是他不能放下的重要事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