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泽抛下了北宸,没见到人,却先见得了大片被射入树干的松针。

    皱眉细听了,有着细微的声响,赶向前去,却是寻了正跺着脚,拿松针出气的美景。

    美景妹子甚为遗憾没能观看全局,正愤愤的拿着松针往人家湖里射鱼。

    可怜那群被养熟了的锦鱼,见了人来,全都围了上来,等着投喂的美食,却被个魔女给拿松针一给射死了成片,泛着肚皮,齐刷刷的反射着明媚的阳光,令人无端端的发冷,比如旁边的那些下人。

    远处的丫鬟仆从全都缩着脑袋做出鹌鹑状,恨不得当自己不存在,实在担忧那凌厉的松针射到自己身上,就跟那翻着肚子的锦鱼一般。

    尤其是美景身后伺候着的小丫鬟,那简直就要腿软晕倒了,云泽看了都心疼的慌。

    好心的摆手让她下去,那小丫鬟当即腿不软了,一遛烟的跑开了,反正,云泽是再没有见过她了。

    “什么意思?不就看看而已,往日里从未如此,果真是美色误人。”无端想起来了,她过去最为喜欢的骄寒,他口口声声最爱的是泽君,可也为了稳定局势,跟姐姐成婚。

    姐姐明知道骄寒只是利用,却也心甘,还去劝服了父亲支持骄寒。

    全都是混蛋,泽君也是坏蛋,还说什么送了三千弱水的水神符诏,结果却还有个怪物霸占了。

    美景哼哼低语,唧唧歪歪,神思恍惚,连云泽走到身边了,都是不知道的。

    “什么怪物?”只听了最后一句话,云泽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出了何事?竟然你念念不忘的咒骂于我?”当我是不错存在的吗?

    美景妹子却是个傻的,云泽的磨牙声咯吱作响,还理直气壮的批判着。

    还说呢?提起这个我可就更加生气,你说泽君给我了弱水符诏,说着是送给我们姐妹两人,当做依仗着的。

    可里面却霸占着个极为凶悍的怪物,害我很是吃了苦头。泽君当真是极为不靠谱的。

    却原来是美景逃了父亲安排的婚事,想着去弱水暂避一时风头。谁知哪里竟有着只怪兽,生的龙首牛身,而赤身、人面、马足,怪兽霸在弱水之中。

    美景仗着有云泽赠予的符诏护体,压制住了对方,可惜,经验不足,被它逃出了弱水。

    她还以为就此无忧了,谁知道那怪兽每日来弱水挑衅,叫的跟婴儿哭声一般,甚为吵闹。

    美景都没来得及收拾出能住的地方,就被吵的受不住了。一出去,那怪兽晓的不是对手,一见美景出来了,夹着尾巴就逃到到远处的山野里。

    如此反复几次,美景痛定思痛,发觉要是不彻底解决这个怪兽,怕是没有安静日子过了。

    打跑过一次,剩下几次,那怪兽都是闻风而逃,美景由此雄赳赳气昂昂的,势要将这个不识好歹的怪兽追杀了。

    不想跑的也不远处一座满山青石碧玉无草木的少闲山上去了。

    这座少闲山生的颇为壮观,往日还未曾见过,美景就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目的,采取了些合意的碧玉。

    没曾想着怪兽甚为狡猾,就是故意引了美景到此,乘着美景全心关注了山上各色深浅不一的碧玉时候,潜藏了起来,暗算美景了。

    得亏了美景的身上有护身的法器,才得以安然无恙。美景一时气恼,催动了弱水符诏,本打算将这怪兽,一举成擒。

    没想到这少闲山远离了弱水五百余里,已是出了弱水所属范围。这下可好,到是轮到了那只怪兽发威,美景妹子措手不及,连手中的碧玉也不顾了,拔腿就跑,发挥了自出娘胎后,最大的潜力,仓皇逃回弱水。

    这下可好了,那怪兽得了便宜,直接造访都更加勤快了,天天在弱水之外吵闹,美景一出来就跑,一追出弱水范围就开始反击。

    如此很是折腾了些日子,美景妹子也是无奈,连个商议的人都没有,遂狠心下来,秉着我不能用,也不能便宜别人,拿了弱水符诏封禁了弱水离开了,徒留了那个怪兽在那里嚎。

    美景一路迎来,竟然到了神魔接界之地,弑神关,费了些心思逃出了弑神关。

    一路心情激荡的过了冥山,感慨着血戈魔君当真为女子扬名,渡了赤水河。

    颠簸了些许时候,美景到了神界范围内。

    犯了跟云泽一样的错,没吃的,比云泽好的是,她会厨艺,!没把自己给饿到馋到了。

    更加由此结识了她的新任知音知己,那是个九尾天狐,娇妩。

    两人交情日深之后,互叙了来历,才察觉两人的爹娘是故识,两人都是二代。

    美景有个巽雷魔将的爹,那娇妩有个湄愫魔将娘亲。不过娇妩的爹更加了不得,听说是神界的一位上君。

    不知因何出了意外,前不久才察觉了双方身份,那个上君爹没事有事,去骚扰骚扰娘亲,来打搅打搅她,惹得娇妩烦闷不堪,直接就离家出走了。

    两人呆了一段时间了,娇妩那个上君爹又跑来,昭示父爱了。

    可惜,如今,娇妩已是不稀罕了,纵使幼时有所期盼,可早已在数千年的坎坷经历中,磨灭了。

    她娘那是被人紧逼,迫不得已抛下了她,后来又回去,找不到了,可是伤怀的许久,至今未曾释怀。

    至于这个从来不知道她们母女存在的爹,说真的,娇妩没有半分喜爱。

    全然是打不过又逃不开,娇妩每次见了都是冷着脸的不待见。

    美景去往神界那是使了遮掩气息的法器,实在担忧被这个屡遭前任妻女嫌弃的神界上君恼羞成怒了。

    到时候舍不得对自己女儿出手,对着个无名小卒有什么可留情的。

    无奈的掂量了良久,美景妹子只好含泪挥别了初初上任的知音知己。

    总觉着可惜,刚听了那么个超级大八卦,还没来得及跟知音好生讨论点评一番,就被面如锅铁某位杀气弥漫周身的上君的凌冽气势给摄住了,直接灰溜溜的逃开了。

    美景妹子狠心抛下了,正对着半路出现的便宜爹纠缠的娇妩,无视了娇妩求救的小眼神,拍拍屁股,跑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