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人祸  下

    这场事故可能会被社会媒体大肆报道,宣传交通安全的重要性,也可能会让很多官员被一撸到底。更多的,则是会让很多家庭支离破碎。

    然而事故的起因,定性,结果,处置方式,与现场所有的救援人员都没有关系。现场的所有救援人员,不论是消防人员、警察、医生、护士还是救护车司机,都在围绕着一个核心的目的:优先抢救还活着的人。

    有消防员们进行了确认,现场暂时还不会发生山体滑坡或者事故大巴车继续滚落的危险,这才肯让众人留在现场进行急救。

    由于大巴车已经翻车,刘崖只能弯着身子靠在已经完全没有了玻璃的窗户旁边,从一侧开始挨个检查外围的受伤乘客是否还有生命体征。

    他看到了一个受伤的中年男人,满身是灰尘,满脸是血,但是借着微弱的灯光还能看到,这个男人的胸口似乎有所起伏,仍旧有呼吸。男人的腿似乎被变形的座椅压住,刘崖试着抬了一下那个座椅,却纹丝不动。

    刘崖呼喊着,但是男人没有任何反应,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为了确定这人还活着,他直接跪在地上,将右手伸了进去,摸到了那受伤男人的脖子上。

    让他感到惊喜的是,这个男人的颈动脉还有搏动,自己没有看错。

    “红色,重伤,赶紧贴标志,喊个消防兄弟过来。”刘崖知道,一个失去意识的人在平时拖动都十分困难,更别说从翻到的大巴车中把人救出来了,仅凭王鸽和他,是十分困难的。

    就算救的出来,在救援和移动的过程中还有可能造成伤员的二次伤害,甚至是对整辆车的结构稳定性造成影响,危急所有人的生命,在救援方面还是由专业的消防人员直接进行比较好,他和王鸽只进行辅助。

    王鸽摇了摇头,“兔子,你再摸一下他的脉搏。”

    “他还活着,肯定还活着!”刘崖说道。

    王鸽的眼神异常坚定,“别看错了,再测一下,不要浪费时间。”

    刘崖愣了一下,但是看着王鸽的眼神,还是按照王鸽建议去做了。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明明刚才这个男人的脉搏还有跳动的迹象,人还活着,这才几秒钟过去,这个男人的颈动脉就已经停止了跳动。难道真的是自己判断错误不成?

    王鸽叹了口气,从急救箱里拿出了黑色的标记,贴在了那个中年男人的袖口上,对着身后的一个消防人员喊道。

    “这个死了,待会儿救援的时候动作可以大一点,再往里可能有活人。”

    消防人员回过头,没想到这群医疗工作者居然也如此的冷血冷静,还是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其实刘崖的判断并没有错误,在他第一次检测那个中年男人的颈动脉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确还活着。

    只是王鸽看到,在刘崖伸出手触摸到那个中年男人脖子的同时,另一只手则是直接穿过了大巴车贴身的铁皮,触碰到了那个受伤男子的肩膀。

    王鸽抬头一看,那是一个西装革履、打着长柄雨伞的死神。

    他无能为力,也没有必要让刘崖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已经无法挽救的人身上,毕竟死神已经触碰到伤员了。

    就算是提前发现,王鸽也无法

    “操蛋,往前走,继续下一个。”刘崖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让自己提起精神,继续带着王鸽往前走。

    靠窗户边儿上的一连三个伤员,都已经被刘崖判断为死亡。他们具体的死因可能是内脏出血,失血性休克,多器官衰竭,也有可能是被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拧断了脖子,除了被碎玻璃切断了颈动脉和器官的那一个遇难者,刘崖无法判断其他人的具体死因。

    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是不需要看这些东西的,只要心脏停止了跳动,脉搏不再有动静,那就意味着失去了生命体征,不再具备被抢救的权利。

    王鸽跟在刘崖的身后,不断的往遗体上面贴着黑色的标签,告知周围的消防人员具体情况。他还从来没有如此靠近一个惨烈的事故现场,哪怕是上次南湖路隧道的事故也只是在周围待命而已。

    要不是现场救援人员人手严重不足,公安和消防部门不可能让这群医疗工作者进入如此危险的现场。

    当然,王鸽也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连续多次见过这么多遇难者的遗体。虽然在进行出车急救的时候见惯了某些血腥场面,也看到过很多私人,但是现场的这种情况让王鸽觉得极度不舒服。

    幸好,天降大雨,否则现场有这么多遇难者,又流了这么多血,大巴车周边的味道肯定是极其令人反胃的。

    王鸽抬起袖子揉了揉鼻子,继续跟着刘崖往前走。

    作为一个医生,哪怕是要放弃,刘崖也是最后一个去选择放弃的人。他坚信肯定还能找到生还者,一边放低了身子用防水手电筒照射着黑漆漆的大巴车厢内部,一边聚精会神的观察着里面的情况,慢慢的来到了驾驶室。

    驾驶室前方和侧面的挡风玻璃已经全部破碎,在地上连碎片都看不到几片,恐怕是在出事故撞击之初就已经破掉了。由于车辆整个已经翻了过来,而驾驶员在开车的过程中绑了安全带,所以受伤的驾驶员维持了一种很奇怪的姿势,胳膊仍旧被安全带缠绕着,半趴在原本的车辆顶棚上,压住了驾驶员电风扇。

    这个驾驶员右脚脚踝有些变形,血肉模糊,虽然是趴着,但刘崖还是能看到他的后背有略微的起伏,似乎是还有呼吸。

    刘崖同样伸手进去,检查驾驶员的脉搏。“有脉搏,肯定有,还活着!没意识了,得赶紧把人弄出来,不知道什么情况。”

    王鸽点头,虽然身边死神众多,但是大多数死神都已经取走了灵魂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了少数刚来的死神。他观察了四周,很明显周边并没有死神看向这里,这个大巴车驾驶员还没有成为死神的目标。

    但是驾驶员看起来伤情严重,死神一定会很快出现!

    “兄弟,这还有个喘气儿的,咱得把人弄出来!”他赶紧对着身后的消防员喊道。

    两个消防员听说这里还有活人,赶紧凑了过来,一人钻进车厢,用身体撑住了那个驾驶员,维持现有姿势,另外一个人则是直接用刀子切断了安全带,让驾驶员处于可移动的状态,两个人就这样维持着姿势把人给弄了出来。

    也幸亏驾驶员的身上没有覆盖什么重物,四肢也没有被卡住,移动的过程十分顺利。

    两个消防员被把这伤员平放到了地上,听到周围还有要求帮忙的呼喊声,便拍了拍王鸽的肩膀,赶紧过去帮忙去了。

    刘崖对着王鸽招了招手,又掏出了听诊器。王鸽会意,赶紧把身上的冲锋衣脱了下来,举过头顶,暂时挡住了落在伤员和刘崖身上的雨水,给检查工作提供一个安静的环境。

    刘崖翻看着那受伤驾驶员的瞳孔,又用手电筒照射,最后按着伤员的胸口,用听诊器仔细的分辨着心跳和呼吸的健康程度。

    “肋骨骨折,至少两处,胸腹腔有内出血,颅脑没外伤,瞳孔反射正常,大脑应该没事儿。全身正面没有明显外伤了,还救得活!标记红色。”刘崖说完,就抬起头看着这个山坡上面高速公路的护栏。

    现场没有救护车能开到山坡底下,可是这个病人必须马上接受治疗,送往医院。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把人送到公路上面去,或者从这里运走?

    让这群消防员背上去、抱上去明显不现实。土坡还是比较陡峭的,在大雨的情况下下来就很不容易了,上去更难,更别说还要带一个人。

    王鸽也抬头正想着呢,护栏旁边却出现了一群人,他们正在往下扔担架。等到担架顺着土坡滑到了坡下面事故车辆旁边的时候,王鸽可算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担架是他们医院的医用担架,上面有绑带可以牢牢的固定伤员,而担架的一段是有钢索的,估计是消防车上的东西。

    只要下面的人把伤员牢牢的捆在担架上,然后通知上面的人开始收紧钢索,通过消防车上的滑轮和电动机,钢索就会一点一点的将病人带到上面去!

    “这法子谁想出来的!太聪明了!”王鸽念叨了一句,赶紧和刘崖一起把人抬到了担架上开始捆绑。王鸽突然觉得自己的右手在这冷夜之中涌过一阵热流,将这手抽出来一看,居然满手鲜血,这血还是热的,很明显是刚才去搬运这个驾驶员的时候在他身上碰到的。

    “兔子!”王鸽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上面的血迹很快被雨水冲刷掉,但刘崖仍旧看到了。

    “哪个位置?”刘崖问道。

    “背后,肩胛骨那个地方。”王鸽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姿势动作,赶紧回答。

    王鸽和刘崖把这驾驶员的身体翻了个身,很快刘崖就发现这驾驶员的背后,右侧肩胛骨考中央的位置正在呼呼的往外冒血。刘崖暗叫糊涂,还以为有内脏出血是因为肋骨骨折的原因,背面的外伤居然没有看到!

    “差点误诊了!”不过这也不怪刘崖,天黑,雨夜,能知道大概状态就已经很不错了,在高速路上和临时医疗站里面的医生和护士都会进行重新检查。

    王鸽赶紧打开急救箱准备让刘崖进行紧急止血,然后才能把人送到上面去。可刘崖却盯着那个伤口,皱起了眉头。

    “兔子,怎么了?止血啊?”王鸽把急救箱推到了刘崖面前。

    “这个,不对。”刘崖直接用剪刀吧伤口周围的衣物剪开。“圆形伤口,皮肤外翻,衣服周边有烧灼的迹象。”

    “什么?”王鸽愣了,听不懂刘崖说的是什么意思。

    刘崖行医到现在也有不少年头,这种伤口也只见过一次,当时是出现在一个与警察交火的歹徒身上,形状与圆柱形利器所造成的外伤不相同,普通利器扎进去拔出来皮肤外翻是不会到这种程度的,当时的刘崖看到这种伤口之后很疑惑,还问了警察是什么伤,因此他的印象极为深刻。

    刘崖咽了口唾沫,回身看着那辆翻倒的大巴车,顿时觉得后脊梁发凉。“这他娘的是枪伤。”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