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活死人

    李进如每天清晨睡醒之时一般,忽地恢复了神志,可大脑无法控制身体,站立不住,仰面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地上。

    什么情况,怎么四肢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好像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难道真的借尸还魂了!看样子应该是了,不然自己应该在维生舱里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李进激动不已,只是昏迷了片刻,然后就魂穿了,这他娘的也太神奇了,不愧是外星科技啊!

    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驾驭不了这具新身体,是意识与身体还未完美融合,暂时驾驭不了这具新身体?还是排斥不能融合,永远也驾驭不了这具新身体?要是前者还好说,可要是后者,那不成了活死人了,还观察了解个屁的人、事、物啊,只能躺在这里静待被传送回去了!

    这鬼地方又是哪里,怎么满坑满谷到处堆的都是书啊,是读书的书房吗,莫非这具新身体原来的主人是个莘莘学子?把自己一个人关在这样一间屋子里,是正在用功读书?

    李进思路清晰地分析着眼中所见到的这一切,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哒哒”两声敲门声,跟着传来了一个年迈老者说话的声音:“少爷,午饭好了,老夫人让我给你送饭来了。”

    李进的视觉没有丧失,听觉也还在,所以他还能视物,听到声音,剩下像嗅觉、触觉等等这些感官的功能则全部都丧失了。

    我勒个去,来人了!能见见这时空的人也不枉此行了,另外回去也有交代了!

    李进立时想喊那人进来,可无法支配自己的唇舌,连半点声响也发不出来。

    “少爷,我给你送饭来了。”

    “少爷,你在里面吗?”

    “少爷?”

    门外那个年迈老者又敲了几下门,喊了几声,见屋内全无动静,颇为奇怪,索性推门走了进来。

    “啊,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那个年迈老者一进门,马上就叫喊了起来,他慌里慌张地放下手中用托盘端着的饭菜,快步跑到了李进身边,当他看到李进仍睁着双眼,却如同一汪死水时,把他的魂都给吓飞了!

    他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探了探李进的鼻息,感觉到有温热气息喷出,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少爷,我先扶你到床上去,然后我就去找老夫人,去给你请大夫…”

    那个年迈老者一边说,一边把李进扶起来,费力地把他背到了床上,随后一刻也没多停留,火急火燎地跑出了书房。

    这人青衣小帽,是古代标准的仆人打扮,看来自己是真的魂穿到了过去的某个朝代,只是不知道这是何年何月,自己又身处何地。

    李进在那个老者背他上床的时候,借机观察了他一番,一看他的衣着,便猜到他的身份,他八成是这家的仆人,另外他口中所喊的老夫人,应该就是‘自己’的母亲没错了。

    老仆人走后没过多久,书房外就传来了急乱的脚步声,有两个女人跌跌撞撞地闯进门来。一人年纪大一些,在四、五十岁之间,夫人打扮,梳着扁圆形发髻,服饰素雅,面容慈祥,一派端庄贤淑的模样。另一人是个少女,也就十四、五岁,看衣装是个丫鬟,梳着双螺髻,清纯可人,肤白貌美,身段苗条,是个小美人胚子。

    她们二人一进门就冲到了床前,看到李进像死鱼一样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着实把她们吓了一跳,要不是刚刚那个老仆人在去告知她们这事的时候,事先给她们打了预防针,看到这场景,当时就能把她们给吓晕过去。

    “天啊,我的儿啊,你怎么忽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呜…”

    那个中年妇人扑倒在李进身上,放声大哭起来。小丫鬟也在一边抹泪。

    要不要这么激动啊,这人不还没死吗,哭个什么劲啊。

    李进表示很无奈。

    这两个女人就这样一直哭,哭了能有半个小时,直到老仆人把大夫请来,她们这才止住了哭声。

    背着药箱来为李进医病的大夫,是个三十多岁的男郎中,望、闻、问、切,所有诊察手段都用过之后,他不禁摇起了头。

    “大夫,我儿这是得的什么病啊,能治好吗?”中年妇人迫切地问那郎中。

    “李老夫人,就令郎的脉象来看,他的身子并无大碍。”那位郎中一面回答,一面收回了脉枕。

    “并无大碍?那他怎么变成这样一副样子了?”

    “这个嘛,我想他应该是患了失魂症。”

    “失魂症?”

    “正是,神气不宁,则魂魄飞扬,觉身在床而神魂离体,此名失魂症。”

    什么魂魄飞扬、神魂离体啊,这个郎中真能鬼扯,我的魂儿明明还在身体里好吗!

    留心倾听他们对话的李进,在心里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郎中说的这些,李老夫人听懂了,意思就是她儿子的魂儿飞了!

    李老夫人立马就毛了:“那怎么才能让我儿的魂魄回到他身体里呢?”

    那位郎中从药箱中拿出纸笔:“李老夫人,我开个滋补肝肾、养血安神的方子,你让人把药抓了,煎了先喂令郎吃上半月,如若没有起色,那我也无能为力了,恐怕你就得另想其他办法了。”

    “好,好,你快开方子吧,但愿这方子有用,能治好我儿的失魂症,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啊!”

    不用菩萨保佑,等我走了,你儿子自然也就回来了,唉,你就耐心等上一天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李进暗自叹了口气。

    在李老夫人的催促下,郎中运笔如飞,很麻利地就开好了方子,之后收了诊金就走了。

    李老夫人三人也都暂时离开了书房,老仆人去抓药,小丫鬟去生火,李老夫人去找煎药的药罐,全都开始忙活了起来。

    过了一个时辰,药煎好了,李老夫人亲自给李进喂了药,又喂李进喝了一点儿米汤,做完这些她就守在书房里,晚饭也没吃,一直守到了大半夜,后来在那个小丫鬟的苦言相劝之下这才回房去休息了,老仆人也跟李老夫人一道走了,最后书房里只剩下了小丫鬟和李进二人。

    经过这一半天的‘相处’,李进从李老夫人口中,已然知道了这个小丫鬟的名字,她叫茉莉,而那个老男仆,则叫祥伯。

    这会儿李进还没睡,他还在尝试着,妄图控制这具新身体,可别说四肢了,就连自己的眼皮他都控制不了,地地道道地变成了一个活死人!

    就在李进放弃了挣扎,打算就这么再捱上十几个小时,等待被传送回去的时候,茉莉忽然走了过来,她站在床边盯着李进的脸看了一会儿,而后弯腰帮李进掩了掩被子,在这个过程中,她好似见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忽地惊叫了一声!

    搞什么,这深更半夜,你一惊一乍的,想吓死人啊。

    李进想瞧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他的眼皮早让人给阖上了,什么东西也瞧不见。

    茉莉惊叫了一声之后,沉默了好半天,这才期期艾艾地开了口:“少爷,你,你尿床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