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诗文大会

    琳娘所言不假,群芳院的庭院里的确有几间空置的房间,不过全是姑娘们挑剩下的,位置都在一些偏僻的角落,而且十分狭小。

    李缙跟在赵清萘身后,由赵清萘引领着,四下转了一圈,把那几间房都看了一下,最后选了一间面积不大,紧靠墙角,最为偏僻的房间,作为了自己的住处。

    虽然是空置的房间,一直没人居住,但也经常会有下人过来打扫,用不着收拾,因此李缙放下包袱,随后就跟着赵清萘去了她的雅阁。

    李缙去赵清萘的雅阁,当然还是要与赵清萘一同谱些词曲,可他刚在茶桌边坐定,赵清萘就捧了一把古琴过来,非要弹唱上一曲,要李缙品评一下,李缙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洗耳恭听了。

    赵清萘把古琴放在了茶桌上,伸出一双凝脂般的纤纤玉手,轻轻拨弄琴弦,柔情似水地唱了起来,她唱的不是明曲,而是李缙昨日让她谱写的《青花词》。

    赵清萘的嗓音温柔、细腻,十分悦耳,唱起这首《青花词》来别具一番风味,以至于李缙后来都听入了迷。

    一曲唱罢,赵清萘问李缙:“公子觉得如何?”

    李缙拍了几下巴掌:“琴弹的很好,唱的更好,你的嗓音条件不错,不光好听,有辨识度,最主要的是有感情,加上你对音乐又有极高的领悟力,所以十分适合做歌手。”

    赵清萘也没大听懂李缙后面所讲的那些都是什么,不过前面夸她那两句,她倒是听明白了:“公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怕到时候会献丑呢。”

    “到时候?”李缙随口问了一句,“你要去哪里表演吗?”

    “是要去一年一度,安陆举行的诗文大会,为人助兴弹唱一曲。”赵清萘在说这些的时候,语气不喜,似有颇多无奈,“前去助兴,实则是去比拼才艺的清倌人不只我一人,还有几位其他青楼很有名气的清倌人到时也会前去,要是我技不如人,或是弹唱的曲目毫无新意,输她们一筹,那不光会丢了自己的脸面,还会累及群芳院的生意,所以我要势在必得才行。”

    “噢,我明白了,原来你们招聘乐师,要谱写新的曲子,是为了参加这个什么诗文大会,以期能拔得头筹,这样群芳院的名气就能得到大大的提升,生意自然也会跟着好起来了。”

    “公子说的没错,事实确实如此。”

    “其实,我对诗文什么的,也比较感兴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安陆的这个诗文大会啊,要是有可能的话,我也想参与一下。”李缙又逮到一个能出名的机会,哪会轻易放过,之前在龙游他与苏蓬说,对诗会什么的不敢兴趣,是因为没有去参与的那个必要。

    “公子想参加诗文大会?”赵清萘也没太惊讶,因为读书人都喜爱参与一些这类的盛会,“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跟公子说说安陆一年举行一次的这个诗文大会,这个诗文大会的举行日期是每年的十二月初一,初三结束,为期三日,在这三日里,参与者要闯三关,即诗、词、赋三关,最后胜出之人,一、二、三名,均有彩头可拿,不过想闯三关,参与者须先参选,呈交一首自己以往所做的诗词即可,入选方可闯关。”

    “十二月初一?那离现在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呢,那个什么参选可开始了?”

    “已然开始了,地点就在州衙。”

    “州衙?这个诗文大会是官府举办的吗?”

    “正是。”

    “那到时候都会有哪些官员出席啊?咱们这里不是有一个小王爷吗,他会来吗?”

    “列席者均是州衙的一些官员,至于你说的那个小王爷,我也不知他喜不喜欢诗文,若是喜欢的话,或许会和老王爷一样来凑上一半天热闹吧。”

    “这样啊…”

    赵清萘敏锐地觉察到,李缙参加诗文大会的目的,好像有些不纯:“你想见小王爷?和一些人一样,也想得到小王爷的举荐,谋个一官半职?”

    “我和他们可不一样。”李缙说完这话,摆了摆手,“你去拿纸笔来,我念你写,帮我誊抄首诗,一会儿我就去报名。”

    哇,连字都要我代写,你可真是金贵啊,写几个字是能累着你,还是怎么着啊!

    赵清萘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一样一样,把里屋书案上的纸笔都移到了外面的茶桌上。

    李缙坐在那里,摸着下巴想了好半天,最后开口吟了一句诗:“咬定青山不放松……”他吟完这句诗就看向了赵清萘,等赵清萘把这句诗写好,他才开始吟后几句:“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赵清萘写毕问李缙:“诗名是?”

    李缙回答:“《竹石》,就是竹子和石头。”

    这首《竹石》是清代画家郑板桥写的一首诗,是一首咏竹诗,赞颂的是竹的刚毅,同时又有很深刻的寓意。

    李缙剽窃这首诗,可不是因为它有神马寓意,只是因为它是一首清诗,也就是清朝诗人写的诗,剽窃清诗更把握一点,不然穿帮就糗大了。

    赵清萘恍然大悟:“原来咏的是劲竹啊,借物喻人,托物言志,公子真是好有风骨啊!”

    “读书人要是连这点风骨都没有,那就白读圣贤书了。”李缙大义凛然地说完,伸出了手,“把诗给我吧,我先去州衙一趟,等参了选,回来以后我们再谱写词曲。”

    “还要写上名字的。”赵清萘一面说,一面把纸张反转过来,在背面右下角,写了六个不大不小的字——龙游生员、李缙,写好之后吹干,把纸张卷好,这才交给了李缙。

    李缙拿着那卷诗文,也没耽搁,即刻就去了州衙。

    州衙,就是州政府办公的衙门,地点在州城中心地段,虽然距离群芳院不算太远,但也有几里地,为了节省时间,李缙便骑马前往了。

    安陆州的州衙,可不像后世电视剧里演的那些衙门口一样,只有一个审案的公堂,它也是一座‘城’,‘城’墙内有一整片的建筑,不过比兴王府要小多了,并且只有一个‘城’门。

    李缙来到州衙所在地,看到进出州衙的城门楼外一侧,搭建有一个木棚,木棚前立着一块板子,上面用浓重的笔墨写着几个大字——安陆诗文大会参选地。

    而木棚内则有一张很长的条案,条案后摆着几把太师椅,有几位儒雅的老者,正坐在太师椅上聊着天。

    这就是报名处了吧?怎么这么冷清啊,报名的人寥寥无几,还以为会人山人海呢!

    李缙一边想,一边下了马,把马留在原地,走了过去,等进了木棚,他也和其他报名者一样,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把手中的诗文放在了条案上,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