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香饽饽

    秋菊离开以后,赵清萘没有再去拿什么纸笔,她走到茶桌边,在李缙对面坐了下来,但却没有开口跟李缙说话,她一个人默默地喝起了茶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李缙也没有主动与赵清萘攀谈,他也为自己倒了杯茶水,一声不吭地喝了起来,他一边喝茶,一边在心里揣测这究竟是怎么一码事,为何琳娘要带着张俏鹫来找自己呢?莫不是她抵挡不住张俏鹫的攻势,迫不得已把自己让给张俏鹫了吧?估计是这样,要是她能hold得住,就不会陪着张俏鹫来赵清萘的雅阁了,直接将张俏鹫打发走不就得了?

    没想到自己还成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这你争我夺的,至于吗!

    照这样看来,要是真有才华,很会写歌,以此为业,也能在这时代生存下去,可惜自己没那个本事啊,等库存的那点歌曲都剽窃完了,自己的‘创作’生涯也就结束了。

    李缙也正是因此,才不愿意接受赵清萘等人,因为这些女人之所以会喜欢上他,全都是因为他的‘才华’,可是他的这种‘才华’是有限的,很快就会用光,他只能风光一时,之后会孤寂一世,这会让她们极其失望的,但要是他能有一番别的作为,那就另当别论了,只是怕他未必就能够再闯出一片新天地。

    没过多久,雅阁外传来了脚步声,跟着进来俩人,一人是琳娘,另外一人正是张俏鹫。

    张俏鹫一进门就笑着主动与赵清萘打招呼:“清萘妹妹,许久未见,一切可好啊?今日也没有事先告知你一声,姐姐就来了你这里,你不会见怪吧?”

    赵清萘这时已然站了起来:“姐姐这是说哪里话啊,妹妹我怎么会见怪呢,姐姐能来我这里,那是我的荣幸,姐姐这些日子过得可好啊,妹妹我一切都好,只是时常会想念姐姐,可又不得相见,真是愁煞人了。”

    “姐姐也一切都好,妹妹勿用挂牵,另外姐姐也和妹妹你想念我一样,我也十分想念妹妹。”

    “既然姐姐也是如此,那我们姐妹二人今日可要好好聊上一聊了。”

    “清萘妹妹,来日方长,我看咱们还是改天再叙这姐妹情谊吧,因为姐姐今天是专程来找李公子的。”

    “姐姐找李公子作甚?”

    “因为姐姐也受邀要前去诗文大会献艺助兴,所以想请李公子为我谱写一首优美动听的歌曲,这事已然得到了琳娘的首肯,不然姐姐也没有机会见到妹妹,与妹妹说上这许多话。”

    “原来如此,那姐姐自己问李公子吧,看他可有那种美妙歌曲能奉献给姐姐没有。”

    李缙坐在那里,一面听着赵、张二女硝烟弥漫的对话,一面用眼神与琳娘沟通,沟通出来的结果就是,琳娘希望他能够答应张俏鹫的要求,为张俏鹫写这首歌。

    可以啊,这张俏鹫还是有些能量的嘛!看样子,她这八成是托了什么人,给琳娘带了话,而琳娘又不愿意得罪那个人,所以才勉强给了这个面子,但却不是得罪不起,要是琳娘得罪不起那人,hold不住,就不会只是写一首歌这么简单了,恐怕自己此时早换东家了。

    李缙想到这里,不等张俏鹫问他,先站了起来:“既然琳娘都点头了,那我当然是责无旁贷了,正好我昨天新作了一首歌,名为《江南》,极为动听,甚是符合俏鹫姑娘的需求,不如我就把这首歌送与俏鹫姑娘吧。”

    张俏鹫深施了一礼:“多谢公子了,既然公子都说这首歌好了,那我就要这首歌吧,麻烦公子帮我去取一下词曲谱子。”

    “这个词曲谱子嘛,有倒是有,不过被我修改的乱七八糟,只怕你看不懂啊…”李缙一面说,一面看向了赵清萘,意思是想让她帮自己记谱子,完事好交给张俏鹫,可没想到她却轻哼了一声,之后就把脸扭到一边去了,因此李缙出于无奈,只能问张俏鹫,“不知俏鹫姑娘你可精通音律?是否会谱写乐谱?”

    “这个自然是会的。”

    “那就好办了,不如我来弹唱,你来记录,我们重新写一份谱子,你看可好?”

    “也好,那公子现在就跟我回百花阁吧。”

    “在这里记录不可以吗?”

    “不太方便吧,毕竟这里是清萘妹妹的地方。”

    李缙实在是懒得去百花阁,因为出门不方便,又没有出租车,骑马、走路都挺累人的:“那要不去我的住处吧,我那里方便。”

    “啊…”张俏鹫盯着李缙的双眼看了几秒钟,可能是在判断他有或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待评判完危险系数,她才点了点头,“好吧,那就去公子房间吧。”

    张俏鹫说完这话之后,马上就去跟赵清萘辞别了,她的用意很明显,就是不想让赵清萘和她一起去李缙的居所,另外她也不想让琳娘一块跟去,所以拜托琳娘去叫她带来的那一男一女两个下人,让这两个下人去李缙那里找她,以此为理由把琳娘也给支走了。

    等把闲杂人等都清理干净,张俏鹫这才一个人美滋滋地跟着李缙去了他的住处。

    可一到李缙的住处,她就傻眼了,因为李缙住的那个小房子实在是太小了,并且外表看上去也挺寒酸的,但是她却很聪明地没有说什么,因为要是说些贬低之语,只会显得她很浅薄。

    李缙领着张俏鹫进了自己的屋子以后,也没有和张俏鹫闲聊,放下他从赵清萘雅阁中带过来的那把阮,马上开始准备纸笔、椅子,接着他让张俏鹫在书案前坐下,转身又拿起了那把阮,走到张俏鹫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说了句“开始了”,立即就弹唱了起来。

    不过还是与以往同赵清萘工作时一样,在最开始记录一首歌的时候,他反复弹唱的都是第一句,等张俏鹫把这第一句的词曲记录完毕,他探过头去看了一眼,他是想看一下张俏鹫用的是什么记谱法,可是却没看到什么新鲜的东西,因为张俏鹫和赵清萘一样,用的也是工尺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