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对瞅

    待两位小郡主在嘉宾看台入座以后,今天的歌舞演出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两位小郡主就是来看表演的,你让人家等,那不是找不自在吗,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皇亲国戚,那关系是通着天的,把人家给惹恼了,人家随便找点由头,向上告你一状,那你这个官就甭做了。

    是以在两位小郡主上台去嘉宾看台就坐之时,就已经有官员去找主持人了,在古代也有专门从事主持这个职业的从业人员,比如说那些帮人操办、主持婚礼的媒婆、司仪等等。

    一般从事主持这个职业的人,都是些有点威望、能压得住阵脚、见多识广、能言善道之辈,并且还必须善于调排、周旋,不但要制造出整个场子的气氛,还要面面俱到,使与会者皆大欢喜才行。

    而这届诗文大会聘请的主持这第三日歌舞表演的主持人,就是这样一位在各个方面都能hold得住的主持人,但这个主持人却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女人,她也是一位名妓,名叫董菲儿。

    这董菲儿接到有关人员的通知,紧随两位小郡主之后,领着专门负责布置舞台的道具组,从台子的另外一侧,也就是西边的登台口登上了赛台,跟着她迈着曼妙的步伐,穿过李缙他们这些参赛选手所坐的区域,去了北边台沿附近的那座凉亭,她一进了凉亭就巴巴地说开了话,做起了主持工作。

    这个董菲儿的年纪也没有多大,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容貌生的端庄出众,气质尤为娴雅高贵,所以尽管她的年龄不占优势,但有容貌、气质加以弥补,还是很能镇得住场面的,加之她博古通今、善诗知文、能说会道、谈吐风雅多趣,实在不失为是一位极好的主持人。

    在董菲儿带来满台春风,与台下热情洋溢的百姓畅聊之时,李缙品评了一下古代那套扩音设备的效果,也就是那座状如螃蟹一般巨扁的凉亭的作用如何,他坐的位置距离那座凉亭有几十步远,可听董菲儿的话语却犹如在耳边,极其清晰,他相信就算他离得再远一些,也还是能听得很清楚,这证明那座凉亭的扩音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它能做到声音不失真,这就很难得了,所以他决定,等以后他开设了青楼,一定也要建一座这样能整体扩音的亭子,再弄一套架子鼓,那就没谁了!

    董菲儿这个主持人,她今天主要担任的还是报幕员的角色,因此在欢迎了一番到此的那些个百姓,又东拉西扯地跟他们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她就开始报幕了,她简单地介绍一下,这第一个要出场的清倌人,例如她的姓名、获得过的荣誉、来自哪家青楼等等,接着又介绍了一下这位清倌人要表演的节目的类型和名称,完事她就闪到一边去了。

    在董菲儿报过幕以后,这第一个要登台献艺的清倌人就上台了,她要表演的节目是舞蹈,但不是独舞,而是群舞,所以是带着乐队、舞群一起上来的,这所有人加在一起,有一、二十人之多,她们这一、二十人,与董菲儿上台时一样,从西边的登台口上了台,穿过李缙众人,径直去了那座凉亭,也就是所谓的舞台。

    而后,那位清倌人也没有和台下的百姓互动,说一些个无关痛痒的费话,直接寻了个适宜的位置,和她的舞群一起摆了个固定的pose,跟着在后方的乐队奏起乐曲之后,她率先动了起来……

    李缙这时也学着某些参赛选手的样子,把椅子转了个个儿,坐在其上,面向舞台,看起了表演。

    可是刚看了不大一会儿,他就不自在了起来,不是他身体有哪里不舒服,或是想去卫生间神马的,他的人没问题,问题出在感觉上,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一般只有在受到别人的窥视时,他才会生出这种感觉,因此他马上把头转了过去,看向了他身后的所有人。

    这所有人包括近处的一些参赛选手,较远一点的那些评审,以及坐在最远处嘉宾看台内的各色人等。

    李缙在这所有人之中找来找去,最终找到了那个一直在窥视他,或者说是正大光明地直视着他的那个人,那人就是坐在两位小郡主身旁的那个老道!

    那个身穿灰色八卦道袍,身材瘦小枯干,一脸严肃表情的老道,须发皆白,看模样最少也有七、八十岁了,但却精神矍铄,他那一副眨也不眨,就那么直勾勾死盯着李缙瞧的双眼,简直亮的吓人,或者用精光四射来形容更为贴切些,从这双眼睛就能看得出来,他肯定不是一般人儿!

    这个老道瞅我干嘛啊,关键是还一直瞅着我,我有什么值得他瞅的啊?

    李缙感到好生奇怪,但对此又无可奈何,他也不能冲上去大吼一声“你瞅啥”,这是什么场合啊,那样做恐怕不太适宜,他只能被动地挨瞅,所以在与那个老道隔空对视了几眼,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之后,他扭过头去又继续看起了表演。

    他本以为,在他表达了不满之后,那个老道就会有所收敛,把目光移开了,没想到那个老道却依旧如故,还是和之前一样,就那么死盯着他,让他如芒在背,感到越来越不舒服!

    所以他在又看了一会儿表演之后,索性把椅子转回了原来的方向,坐下与之对视,你不是喜欢瞅吗,那咱俩就对瞅,看谁能瞅得过谁!

    就这样,李缙与那个老道就大眼瞪小眼地互瞅了起来,李缙之所以会做这么无聊的事,不是为了和那个老道置气,而是想搞清楚那个老道为何要一直盯着他看,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弄不明白这个原因,他难以心安。

    在李缙与那个老道对视的过程中,在其间的某个时刻,那个老道那边,又有一个人把目光投向了他,他感受到了那人的目光,不由自由地移动了一下眼球,看了看那人,也就是那位穿白色衣服的小郡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