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逆天改命之人

    李缙一路尾随着觉古道人,见他选好了说话的地方,便坐在了他的对面:“道长现在可以说这缘由是什么了吧?”

    “其实这缘由很简单,那日我看李施主,只是想看看李施主是不是我要找的人而已。”

    “你要找的人,你不认识吗,还要看那么半天?”

    “我要找的那个人,并非是相熟之人,而是一个我从未与之谋过面的人,是以我才要反反复复、认认真真地去看,不然认错了人,那事情就麻烦了。”

    “你既然不认识那个人,又怎么能认出他来呢?莫非是有什么依据,比如说有人和你说起过他的年纪、身高、外貌等等?”

    “都没有,没人和我说起过这些,我对那人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那你还看什么啊,看了不也是白看吗?”

    “我是在看‘气’,我所要寻找的那个人,不是常人,所以他的‘气象’自然与其他人不同,虽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但还是要经过仔细的辨认,我才能确定他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看气?气象?是气场的意思吗?”李缙知道这气场,是人散发的一种形而上的隐形能量,既然是隐形能量,那一般人绝逼是看不到的,不过这个觉古道人能不能看到就说不准了,因为他看上去就不像一般人!

    “这气象,指的并不是一个人的气场,而是他的运道之气,这运道之气如云朵一般,就浮于人头顶三尺之处,五彩斑斓,瑰丽无比,是以才有气象万千一说。”觉古道人简单解释、形容了一下。

    人的脑袋顶上有朵彩色的云!?真的假的啊,不是欺负我看不到,在这跟我鬼扯呢吧?

    李缙不动声色地说:“你说的这运道之气,不会就是运气吧?”

    “也可以说是运气,为什么如此说呢,因为这运道之气,也就是所谓的命运之气,是一个人一生之中所有的运气凝聚而成的。”

    “命运之气?你早这么说不就成了,说什么运道之气,哪个能听懂啊。”

    “……”

    “透过这命运之气,你能看出一个人命运的好坏?”

    “当然可以。”

    “那你是在找一个命运极佳之人吗?不可能是在找一个命运很差的人吧?”

    “我是在找一个可以逆天改命之人。”

    “你还能看出来一个人能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正是。”

    “那我是你要找的那个能够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吗?”

    “如若不是的话,我便不会来了。”

    “你是专门在找我?还是在找我这种人啊?”

    “你以为在这世上,有很多可以逆天改命之人吗,只有你一个啊,我要找的就是你。”

    “你一直在找我吗?找了许久了吗?”

    “也没有多久,在一个人的气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后,我才开始寻找你这个不仅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且还能够改变他人命运之人,时间大概在半年前左右吧。”

    半年前左右?我靠,那不正是自己刚刚魂穿过来的时候吗!难道因为自己这个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人的到来,从而影响改变了一些原本属于这个时空的人的命运?往大了说,就是改变了历史?可是自己那会儿是活死人,躺在床上什么也没做啊,怎么就改变了历史了呢?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啊,保不齐是怎么回事儿呢,总不能这个老道说啥,自己就信啥吧!

    李缙一边琢磨,一边接茬问觉古道人:“都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才找到我啊,你这又会看气,又会干嘛的,找个人应该不难吧?”

    觉古道人很坦然地说:“贫道对于这命理之术,只精于看气这一门,不懂掐算、占卦找人之法,若不是一直随行于这世与你有不解之缘之人的左右,别说是半年,就是十年八年,我也未必能够找得到你。”

    “这世与我有不解之缘之人?这人是谁啊?”

    “这人原本与你没有半点缘分,但你却做了一些事,改变了她的命运,使之与你有了婚姻的缘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兴王府的三郡主朱彩璃。”

    李缙知道这嘉靖的父亲老兴王朱祐杬,一生共育有四女,他的长女和次女,已然在他亡故之前先早夭了,如今就剩下了三女和四女,也就是三郡主和四郡主,在诗文大会上,李缙见过这两位郡主,按年龄来看,这三郡主便是那位身穿白色衣服的小郡主了:“你说谁,三郡主,还与我有婚姻的缘分,这不大可能吧!”

    觉古道人笑了笑:“怎么不可能啊,她要是与你没有缘分,就算四郡主再怎么撺弄,一向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她,也是决计不会去什么诗文大会凑那个热闹的,她既然去了,而我又随着她找到了你,这足以证明,我没有看错,她确实是你的有缘人啊。”

    “是吗,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这个有妇之夫,竟然和郡主还有什么姻缘,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光是你,就连贫道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啊。”

    “既然是不着边际之事,那咱们就别说这些了,你还是说说,你找我是想要干嘛吧?”

    “方才贫道说有一个人的气象,也就是他的运道之气,即命运之气的形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换句话说,就是他的命运已然改变了,这与你有关,我找你,是想让你再做一些事情,把他的命运,逆转回原来的命途,不知你可听懂了?”

    “大概听懂了,你就直接说吧,你想让我做些什么,能帮忙我尽量帮忙,要是我这个,你口中的罪魁祸首,一点儿忙都不帮,那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你要做些什么事情,才能把他的命运逆转回原来的命途,我也不清楚,但我相信你一定知道要做些什么的。”

    “我知道要做些什么?我要是知道的话,怎么还会问道长你啊!”

    “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我说的那人是谁,你要是知道了他是谁,就会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

    “你说的那人,到底是谁啊?”

    “他就是朱厚熜,也就是兴王府的小王爷,你总该听说过他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