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活着更重要

    在觉古道人走后,李缙指着玉宁,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屋前,但却被挡在了门外,没有能够进入他的房间,一直守在这里的尹紫苑说:“这位道兄要在咱们家里住几天,你看着让人帮他收拾间屋子吧,还有,我要想些事情,今天就不去群芳院了。”

    李缙说完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现在还哪有心情去做别的事情啊,他要好好捋一捋头绪,只有想透彻了,他才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觉古道人来的太突然了,说的事情更是怪异无比,但其真实性却不容置疑,他不找别人,偏偏要挖空心思寻找自己,并说自己这个穿越者,是可以逆天改命之人,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这些东西,他要不是乱说的,那他后面说的所有事情就应该都是真的了。

    也就是说,历史已然改变了,朱厚熜这辈子是当不了皇帝,成为不了嘉靖了,那他还有必要巴结、帮助朱厚熜吗?

    李缙没有因为是自己把朱厚熜的皇位给搞没了,感到半点愧疚,当不成皇帝了,朱厚熜也不会有多惨,至少他还是一个王爷,一样锦衣玉食,比常人过得要好上一万倍,这找不到内疚的点,李缙当然不会感到愧疚了。

    连愧疚之心都没有,他更不会义不容辞地去帮助朱厚熜了,主要是这个忙不好帮啊,这问题百分百是出在了正德皇帝朱厚照的身上,最大的可能就是朱厚照不会死了,而要让朱厚熜做皇帝,就要让朱厚照按历史的轨迹死掉,换句话说,就是要把他干掉,可是杀皇帝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吗,要是那么容易,那不人人都去杀了,这是件极度危险的事情,就他这身手,肯定做不来,要是强行去做,搞不好连命都得丢掉,他犯不着为此冒险,和巴结朱厚熜比起来,还是活着更重要。

    但是朱厚熜这边已然差人找上了他,他要是不硬着头皮去干这事,朱厚熜一定不会放过他,可就算他把这事干成了,帮助朱厚熜坐上了皇位,也难保不会被灭口,总之就是这事不能干,一是十分凶险,二是干了也落不了好,不过尽管如此,他还不得不干,不干的话,恐怕他现在就会有生命危险。

    李缙一直在想方设法接近朱厚熜,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朱厚熜也在找他,并且想让他干这等费力不讨好之事,要是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会来安陆了,躲在龙游,说不定觉古道人就找不到他了!

    事到如今,后悔也晚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也不知道觉古道人说的,那特殊的助自己一臂之力的方式,到底是何种助力,要是借助于这助力,能轻松干掉朱厚照,而朱厚熜又不会卸磨杀驴的话,那这事自己可以做,反之怕是就要逃之夭夭了。

    李缙托着下巴,在屋里来回溜达了半天,之后坐下来研究起了他最为不解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历史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发生了改变?

    觉古道人说,在这世上,可以逆天改命之人,只有自己这一个,也就是说,这世界虽大,但这穿越者,却只有自己一人,既然没第二个人,那这改变了历史的罪魁祸首,指定是自己没错了,究其原因,无非是自己说的一些话、做的一些事、鼓捣出来的一些东西,影响了这个时代的人,从而改变了历史,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可能性了。

    可是自己也没说过什么出格的话,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啊,鼓捣出来的东西,也只有那些歌曲而已,难道改变了历史的元凶,就是那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歌曲!?

    这个时代的人们,听到了不属于这个时代,也就是原本在这个时代不存在的歌曲,就不说其结果了,似乎这本身就已经改变历史了吧?

    只是一些普通人影响不了历史的大的进程,可要是正德皇帝朱厚照他听到了呢,别说是听了几首歌,哪怕就是听了几句,他的思想也会出现偏差,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啊,说不定因为这个小偏差,他的思想就会发生一系列的变化,回京的时候就不会划船去游玩了,他就落不了水,生不了病,死不了了,要知道他可是皇帝啊,他这一不死,那影响可就大了,整个历史进程都将会被改写!

    李缙之所以会很跳tone地,一下子就想到了朱厚照划船游玩这档子事,是因为落水事件,是朱厚照生死的一个节点,他落了水,就会死,没落水,就不会死,就是这么的绝对,而照目前来看,他八成是不会落水了,他要是会死的话,朱厚熜这个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怎么做不成皇帝了呢?被人顶替了?莫非是别人接班做皇帝了?这种事有可能吗?

    就算有可能,要帮朱厚熜,也得先从朱厚照着手,要确保他能死掉,然后才能谈其他。

    李缙又胡思乱想了一通,在琢磨这历史发生了改变的原因的过程中,他竟思索出了,干掉朱厚照的法子,那就是不管用什么方法,到时候都要让他去划船游玩,再把他搞下水就OK了。

    这是最稳妥的法子了,为什么说是最稳妥的法子呢,因为他本来就是落水得病死掉的,让他按照他自己的死法死掉,这样能避免出现大的变故。

    第二天上午。

    已然打定了主意,准备走一步看一步的李缙,跟没事人一样,和尹紫苑打了声招呼,告诉她自己要去群芳院,随后就出门了。

    被安排住在了西厢房,很早就起来了,吃完了饭,就一直在院中活动的玉宁,看到李缙,也不说话,像个保镖一样,寸步不离地跟在他左右,同他一块儿外出,去了群芳院。

    玉宁不与李缙说话,李缙也没有上赶着和他搭茬,他们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走了一路。

    待来到了群芳院,李缙径直去了赵清萘的雅阁,在见到赵清萘之后,先提了提想接她到家中小住的事儿,不过却没说这是尹紫苑的意思,要是说了,和尹紫苑不对付的赵清萘还会去吗,估计她就不会去了。

    赵清萘听李缙说完这事,想了想,之后便点头答应了下来,李缙见她答应了,就没有再提写歌的事儿,直接便去找琳娘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