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不敢有非分之想

    什么有缘之人啊?莫非…她说的是…她本人?觉古道人不会是把自己和她这世有夫妻缘分的事儿,也告诉给她了吧?听话音应该是这样没错了,可她说这事儿做什么呢?难不成她以为自己来王府当差,是为了接近她?她要是真这么想的,那这误会可就大了!

    李缙迟疑了几秒钟,方才开口:“知道。”

    朱彩璃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李缙:“你是为了那与你有缘之人进的王府吗?”

    李缙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是!事实上草民认为觉古道人所说的什么有缘人之事,纯属是荒诞不经之事,让人难以相信,既然草民都不相信这事儿会是真的,又怎么会为此进王府呢,就算草民相信了,也不敢对那与我有缘之人有半点非分之想,来打扰她啊,草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那还是有想过喽?只是碍于‘非分’二字,不敢多想,他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朱彩璃相信李缙说的是真话:“那你为何要到这里来?”

    李缙迫不得已,也只能实话实说了:“其实草民进王府,主要还是来当差的,其次嘛,是想在工正所里找个技艺高超的工匠做样东西…”

    朱彩璃对于李缙给出的这个答案,感到很意外:“你要做什么东西啊?”

    李缙从怀中掏出一叠纸张,交给了喜梅:“郡主请过目,草民要做的就是这图上所画之物。”

    喜梅拿到那叠纸张以后,马上呈给了朱彩璃,朱彩璃展开那叠纸张,认真地看了起来。

    朱彩鸢因为好奇,也把头探了过去,可是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图上所画的是何物:“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李缙大言不惭地禀说:“回四郡主的话,这是我发明的一种新型的计时装置,名叫怀表,其内有发条和齿轮,能够带动表盘上的时针转动,那时针转动一周,即是一日,与圭表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要强过圭表等太阳钟,因为太阳钟在阴天或夜间便失去效用了。”

    圭表,又叫日晷,是古时候人们发明的一种计时仪器,通常由晷针和带刻度的晷盘组成,可以利用日影来观测时间,但要是没太阳,那这东西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要强过圭表?那这个怀表岂不是很厉害!”

    “不是很厉害,是非常非常的厉害。”

    “是吗,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找人做这个东西啊?”

    “其实草民今天就去找工匠了,只是…”

    “只是什么啊,是没人能做这个东西吗?”

    “能做这个东西的人倒是有,工正所有个铁匠叫丁老实,他多半就可以制造怀表,只是有人不让他接私活,只准他做王府的工,所以…”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要是我让他做这怀表呢,他是不是就算是做王府的工了?”

    “这个是自然的了,四郡主若是肯帮忙,草民感激不尽。”

    “感激就不必了,你只要把做好的怀表,送给我就行了。”

    李缙又岂会在乎一块表,他要的是制造技术,有了制造技术的积累,那还不是想要多少块表,就能制造多少块啊:“没问题,草民愿将这未来即将制造出来的,世界上的第一块怀表献给四郡主。”

    朱彩鸢笑呵呵地说:“那就这么说定了?”

    李缙连忙回答:“草民不敢反悔。”

    朱彩璃这时插话问李缙:“你发明制造这怀表,是想日后大量制售此物吗?”

    “回三郡主的话,草民心中确实有这个想法。”

    “原来如此,你进王府当差果然别有目的,只是与我想的有些不一样罢了。”

    朱彩鸢问朱彩璃:“三姐,你是不是认为李缙来我们王府,是来找与他有缘的那个人的啊?与他有缘的那个人是谁啊?他为什么说高攀不起啊?你们两个刚才说的话,我都没有听明白,你能跟我详细说说吗?”

    朱彩璃很会转移话题:“以后再说吧,你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吧,你不是想帮他的忙吗,那你就去趟工正所好了。”

    “用得着我亲自去吗,差人跑一趟不就行了。”

    “那你可能就要晚一些日子,才能拿到那块怀表了。”

    “那还是我去吧,把图给我!”朱彩鸢立马站了起来,待拿到了那份怀表制造图纸,她扬了扬下巴,对李缙说,“走,我和你一起去工正所。”

    “好。”李缙点了点头,而后给朱彩璃施了个礼,接着就与喜梅一起,尾随朱彩鸢离开了清芷榭,去了工正所。

    等来到了工正所,朱彩鸢二话不说,直接就闯进了工正办公的官署,当即就让郭强派人把丁老实给喊了来。

    这个丁老实,就是个干干巴巴、平平常常的小老头,穿着也很一般,没有一点大师的风范和气度,朱彩鸢看到他是这样一个人,都有些气馁了,但还是把图纸交给喜梅,让喜梅转交给他,让他看了一下,没想到他看完那几张图纸,竟然说他能制造出来怀表!

    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啥可说的了,朱彩鸢便把造表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派发给了丁老实,并告诉郭强,要他做好后勤工作,全力配合丁老实造表,还有就是她把李缙任命为了技术顾问,让李缙也参与了进来。

    安排完这些事情,朱彩鸢就蹦蹦跳跳地回去找朱彩璃了,李缙则跟着丁老实去了他在王府中的住处,也就是职工宿舍。

    这丁老实住的宿舍,是个单人间,面积不大,也就有个十来平米吧,其内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外加两把椅子,剩下就没有什么家具了,就算有也摆不下了。

    丁老实领着李缙进了自己住的屋子以后,举了举手中的图纸,问李缙:“这图是你画的?”

    这图要不是李缙画的,朱彩鸢就不会任命李缙为技术顾问了,这是明摆着的事情。

    李缙也没有否认的必要:“对。”

    丁老实很随意地又问了一句:“没画完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