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老、少夫人来了

    我擦,只是粗略地看了几眼,就知道我的图没有画完,这丁老实还真是个高人啊!

    李缙虽然感到很震惊,可是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颇有些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度:“是的。”

    “那记得回去之后要抓紧画,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缺了一些个东西,老朽的手就是再巧,也鼓捣不出来这怀表啊。”

    “我知道了。”

    “嗯。”丁老实点了点头,把手中拿着的图纸摊开,放在了桌子上,“来,你先给我讲讲,你已经画好了的这个组装图,我有点没大看明白。”

    “好…”李缙立刻走了过去。

    随后,他便开始讲解图纸,与丁老实一起研究起了做怀表的事儿,直至下午酉时,到了下班的点儿,他才离开了丁老实的住处,出了王府,回了自己的家。

    到了家里以后,李缙吃罢晚饭,随同与他一块用餐的赵清萘,去了属于东厢房的一间屋子,也就是赵清萘住的房间,他先与赵清萘一起,谱写了三两个小时的词曲,之后回到自己房中,这才开始画图,一直画到后半夜,直到把余下的图都画好,他方才歇下。

    第二天,李缙拿着昨晚画好的图,按点去了王兴府,到了王府,他连账房都木有去,直接去了丁老实那里,把余下的图纸都交给了丁老实,之后他也没有离开,而是毛遂自荐,做了丁老实的助手,同丁老实一块去了铁器生产车间内部的一个小件铁制品制作室。

    这个还算宽敞的小件铁制品制作室,是制作精细铁器的地方,其内有小的炼铁炉和锻铁炉等炉具,还有各种五花八门的制作工具。

    丁老实领着李缙进了这个制作室,转身对他说:“要做你画的这个怀表并不难,先将铸造模具全部弄好,把表壳和内里的所有物件铸造出来,再打磨加工一番,把它们装在一起就可以了,只是这些都是细致活,做起来很费工夫,需要许多时间罢了。”

    李缙有些不以为然:“丁伯,这光把零件组装在一起哪成啊,你要知道我们做的可是表啊,我们不但要让这表动起来,还要让它走得准才行啊!这表走得准不准,关键就在于发条了,只要那东西做好了,一切就都没问题了,可要是锻造不出来适合的发条,那这表就算勉强做出来了,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没有什么实用价值了。”

    丁老实坦诚地说:“李典吏,你不必为此事担忧,老朽对冶铁炼钢之事还算精通,虽然不会一蹴而成,但我相信在经过一番尝试之后,我还是能冶炼锻造出这适合的发条的。”

    “那最好不过了,等到大功告成之时,我会请求郡主重赏丁伯你的!”

    “这个赏我就不讨了,我无儿无女,自己一个人,有点小钱就够花了,给我些金银珠宝,我倒没地方放。”

    “……”

    “行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制作铸造模具吧……”

    丁老实所说的这个铸造模具是砂模,就是用砂子来制造铸模。

    想用砂子来制造铸模,浇注获得各种形状的零件,首先要有所需零件的模型,然后把模型放入砂型中,这样砂型中就会形成一个和零件形状一样的空腔,这时打开砂型,取出模型,便得到了砂模。

    所以想要制作砂模,先要制作零件模型,制作零件模型的材料,有黏土、木头等,丁老实用的是木头,他负责雕刻,李缙负责锯木料,他们二人说忙活就忙活了起来……

    这一开始忙活,就停不下来了,不止持续了一天,而是持续了十多天,一直持续到了年前。

    在年前的某天,李缙傍晚从王府回到家中,照例又去了赵清萘的屋里,与她一起谱写了一会儿词曲,之后他没有回房去睡觉,而是去了玉宁的房间:“玉宁道兄,叨扰了,我看你还没有歇下,便来找你了。”

    玉宁放下所读的《黄庭经》,起身问李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的,那觉古道人,也就是你的师祖,他说过上半月就会来找我,如今这都快二十天了,他怎么还不来啊!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做什么去了吗?”

    “不知道。”

    “我猜你也不一定会知道,你天天就猫在这屋里,能知道什么啊。”

    “虽然我不知道师祖他老人家去了哪里,在做什么,但我却知道,他是不会忘记任何一件事情的,所以你耐心等候便是了,该来之时,他自然就会来了。”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李缙说完便离开了玉宁的房间,无奈地回了他的屋子。

    其实李缙巴不得觉古道人不来找他呢,这样他就不用去杀正德皇帝了,也就没有性命之虞了。

    那为什么他还要找觉古道人呢?答案是,他想找觉古道人给他看看气,看看他今年是否会破财,要是会破财,那德福多半是回不来了!

    德福去浙江龙游,给李缙家里送银子,走了将近四十天了,正常情况下,他早该回来了,可是他偏偏就没有回来!

    李缙怀疑德福是拿钱跑路了,这银子没了,李缙不心疼,他心疼的是他的老娘和媳妇,这钱没有送到,家中依然会十分拮据,这个年她们可怎么过啊!

    但琳娘却很相信德福,说这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所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李缙,才想找觉古道人看看气,说白了就是想算上一卦,以宽己心。

    可是想找这个牛鼻子老道的时候,李缙才发现,居然没地儿去找他,既然找不到他,那算卦这事儿也就只能先作罢了。

    又过了几天,便到了十二月二十九这天,也就是腊月二十九,再过一天就年三十了,这一天李缙依旧去了兴王府,跟着丁老实干了一天活儿,而后在邀请丁老实去自家过年未果,便与其相约年后再见之后,李缙溜溜达达地就回家了。

    等回到自家所在的街巷,李缙远远地就看到小红站在门外,不时地在那东张西望,一副在等人的样子。

    她这是在等谁啊?不会是在等自己吧?要是在等自己,那多半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李缙想到这里,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这时候小红也看到了李缙,拔腿就向李缙跑了过来,她一边跑,一边喊:“公子,老夫人和少夫人来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