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杀猪盟

    皇家淫~窝?这个玉宁说话还真难听啊,他这么不待见朱厚照,不会是和朱厚照有什么私仇吧?

    李缙看了看玉宁:“原来他建的是妓院啊…”

    “也可以说是吧。”玉宁说完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说,“因为正德帝生活奢靡,使得内库支出剧增,他为了搜刮银子,以供自己挥霍,不断扩充庄田,曾经弄的京城近郊都骚动起来,此外他还出卖官爵,更为荒唐的是,还干过索贿受贿的勾当,他规定,凡镇守太监,新用者论地方大小,皆须借贷银两进献,方能上任,因此那些新用的镇守太监就都给他送了贿赂,而他们上任之后,便开始拼命剥削各地的百姓,继而引发了暴乱,当时湖广、江西、四川、陕西、北直隶等地,接连有百姓造反,其中四川反军与朝廷打了六年,北直隶反军直接威逼到了京师,只不过最后都没有成事。”

    “你说的这些,我多少也知道一点。”李缙就是一概不知,也得说知道,这才比较靠谱,“只是不知道你和我说这些的用意是什么,你是想告诉我,这正德帝该杀吗?”

    “你很聪明。”玉宁如此回答,就是告诉李缙,他猜对了,“有件事我还没跟你说,那就是这打正德帝主意的人,眼下可不光只有你我,有其他人也在打正德帝的主意,他们要杀正德帝…”

    “你说的这个‘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啊?”李缙对此也没有感到很讶异,这天下想要杀皇帝的人,多了去了,更何况正德还不是一个有道明君,可想要杀皇帝又岂是易事,这皇帝整日住在皇宫之中,想进皇宫杀皇帝,成功率基本为零,不但杀不了皇帝,还得白白搭上性命,但要是皇帝出宫了,那要杀皇帝就容易了许多,如今正德南巡离开了皇宫,没人想借这次机会杀他,那才叫怪呢!

    玉宁坦言以告:“都是一些与正德帝有深仇重怨之人,他们联合在了一起,成立了杀猪盟,我手下的那几个人,其中有一人,名叫费大勇,他为了便于收集正德帝的消息,也加入了杀猪盟,据他说,这个杀猪盟近期就会有所动作,要行刺正德帝,既然我们与这个杀猪盟的目标一致,都是想要正德帝死,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帮他们一把,借他人之力来达成我们的目的呢?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单独动手了,我不是怕死,想找替死鬼,代我冲锋陷阵,我只是怕我们单独动手,势单力孤,杀不了正德帝,但一切还是由你做主,要不要帮杀猪盟,你决定吧,我但凭你的吩咐。”

    玉宁是觉古道人信赖的人,他知道所有的事情,要帮朱厚熜恢复龙气,换句话说,就是要帮朱厚熜登上皇位,那就要在正德帝朱厚照还未育有子嗣前将其杀死,这是一定要的。

    因为弥漫在朱厚熜头顶的那股龙气已然消散掉了,他的命运已然改变了,估计这辈子是做不成皇帝了,这多半和正德帝朱厚照有关,朱厚照八成是不会早崩了,或者是在育下子嗣后才会驾崩,这些李缙能想到,觉古道人亦能想到,玉宁自然也就知道了。

    既然无论如何都要杀正德帝朱厚照,那何不借他人之力,与其共杀之呢,玉宁认为这样更有把握一些。

    李缙听到‘杀猪盟’这三个字,感到很无语,这也太不严谨了,就因为正德帝朱厚照姓朱,你们就叫杀猪(朱)盟,这要是别人知道了,还不马上就能猜到你们这个盟是干嘛的了:“杀猪盟的人,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啊?”

    玉宁还真的知道:“现在城西正在营建猎场,几日后正德帝要去那里狩猎,他们计划在那个时候动手。”

    李缙翻了个白眼:“这正德帝还真是爱狩猎啊,这小本本(流水账)上所记之事,有一大半都是他到了扬州以后,在府城四外狩猎之事,这狩了这么多天的猎,还没狩够啊,到了南京,竟然还要狩猎,他上辈子不会是个猎人吧!”

    玉宁不知该怎么接他这话才好:“……”

    李缙又问:“他们一共有多少人啊?”

    玉宁回答:“据费大勇说,一共有三百多人,目前都分散在城中的各个角落。”

    “这么点人就能杀得了正德帝吗,怕是护卫他的人起码也有几千人吧?”

    “到时候官军会守在外围,就算有几千,甚至是上万人,这圈子一大,人也就疏了,还是能冲进猎场的。”

    “可要是官军缩小了圈子,这人不就变密了吗,进去的人又该怎么出来呢,总不能跟正德帝同归于尽吧?”

    “只要能杀得了正德帝,就算出不来又能怎么样呢?”

    “就怕是杀不了正德帝啊…”

    “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

    “这是性命攸关之事,岂能试着玩,再说他们也不差我们这几个人,所以我们就别跟着瞎掺和了,关键是要杀这正德帝,要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点下手,不然一切事情恐怕都会跟着发生变化,这个时间点,就是正德帝的命运还未改变之前,决定他这一世生死的那一刻,不管你能不能听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总之你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

    “知道了。”

    “嗯,你让那个费大勇赶紧离开杀猪盟,换人监视他们的动静,等他们动手之时,我们也跟过去瞧瞧。”

    “好。”

    “那这事就先说到这吧。”李缙翻了翻那本流水账,“我想问你点别的事情,这个小本本上多次提到了刘娘娘,这个刘娘娘是哪个啊,皇帝出京,不是不能带内眷吗,她为什么可以陪王伴驾啊?”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宫中的娘娘。”玉宁简直就是个包打听,竟然啥事都知道,“前年,正德帝驻在偏头关,在太原大肆搜索乐妓的时候,偶然间在众多乐妓中,看见一位美丽而善长歌的女子,正德帝召她上前,询问她的籍贯,才知道她是乐户刘良的女儿,晋王府乐师杨腾的妻子,正德帝赐她一起饮酒,考较她的艺技,与之玩耍的甚是高兴,后来正德帝从榆林回来时,再次召见了她,并将她带走安置在了京外,从此她便跟随正德帝外出,受到的宠幸大大超过宫里的娘娘,饮食和日常起居都与正德帝在一起,而左右侍臣凡在触犯正德帝发怒时,就会暗地求她,只要她笑一下,就不会受到处罚了,于是江彬等亲近侍臣,为了巴结她,便开始叫她刘娘娘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