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蹲守

    李缙一回到客栈,就对又赶在他前头回来了的玉宁说:“我是不能再出门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出门就会遇到事情,昨天是遇到了抢亲的人,今天是遇到了杀猪盟的人,这杀猪盟的人在不清楚我底细的情况下,就想要拉我入盟,这也太草率了,万一我与他们不是志同道合之人,在知晓了他们的计划之后,去官府告密,那他们不都全完蛋了!”

    玉宁问说:“你确定你遇到的是杀猪盟的人?”

    “应该是。”

    “应该?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告诉你,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嗯,不过很好猜,他们见我暗地里尾随皇帝近臣江彬,便找上了我,奉劝我不要杀他,之后又问我想不想干一件大事,这件大事不用问,肯定就是杀皇帝了,所以我推测他们多半就是杀猪盟的人,因为现在只有杀猪盟的人在大力网罗人手,在积极准备杀皇帝。”

    “他们只是问你想不想干一件大事,却没有说这件大事是什么,说明他们还是十分谨慎的,费大勇和我说,他们只有在查清了你的底细,确定你与他们是同道中人之后,才会拉你入盟,和你说那要做的大事是杀皇帝,不然是不会让你知道这事的。”

    “要是这样的话,那还说得过去。”

    “只是可惜没时间了,再过三几日,待猎场建成,在正德帝去狩猎之时,他们便要动手了,要是这中间能再多有一些时间,他们便可再多招纳一些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多一份胜算,我还是希望他们能杀掉正德帝的,尽管现在还没到你说的那个正德帝该死的时间点,因为仅凭你我的力量,要杀他太难了,我怕到时候我们杀不了他。”

    “杀猪盟的人若是能杀得了正德帝,我也乐见其成,这样我们日后就不用冒险去杀他了,至于事后事情会发生怎么的变化,谁也说不好,只能到时候视情况再说了,总之我还是希望他们能成功的,不然不是白白牺牲了吗,他们肯定也希望自己能成功,多一些人能增加成功的几率,这个他们应该很清楚,那他们为什么不迟一些,再多招纳点人,然后再动手呢?”

    “他们是怕迟则生变,要是正德帝哪天突然回京了,他们就是招纳再多人,那不也没用了。”

    “还可以在路上截杀他嘛。”

    “截杀皇帝?你认为能成功吗?”

    “应该比闯猎场刺杀皇帝的成功率还要小。”

    “所以啊,他们才迫不及待地想要动手。”

    “你知道他们具体的动手时间吗?换句话说,就是正德帝哪天会去狩猎,这个你晓得吗?”

    “不晓得,杀猪盟的人好像是买通了一个太监,在正德帝去狩猎之前,这个太监会把消息先传递出来,不过就算消息传递出来了,我们也没法知道了,因为费大勇已然离开了杀猪盟,但我按你的吩咐,让其他人盯住了一些杀猪盟的人,这些杀猪盟的人要是头天夜里去了城西,也就是猎场,那表示他们第二天就要动手了,我们可以尾随他们前去,看看他们在动手之后,究竟能不能杀得了正德帝。”

    “一开始我是打算就这么随随便便地跟着他们去看看情况,可是后来我想了想,觉得这样不妥,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去城西,找个视野开阔的山头,在那里蹲守,静待观察这一切事情,不知你意下如何啊?”

    “呃…我认为这样更好,若是尾随他们去了猎场,离得较近,很容易把我们也给搅进去,不如离得远些安全,并且还能俯瞰一切,看到下山的所有情况,我看我们便如此做吧。”

    “那我们明日就去城西瞧瞧?”

    “好。”

    李缙与玉宁他们两个人说的这个城西,是南京城的西郊,由正西方向出了南京城,郊外有村落,有田地,有沟洼沼泽,还有一大片不算太茂密的树林。

    正因为有这片树林,所以猎场建在了这里,把这片树林用木栅栏圈起来,再放些猎物进去,这猎场就算营建完成了,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是比较费时间的,这又要运木头,又要干嘛的,总要弄上几天。

    次日,李缙和玉宁早早地起了床,按商量好的计划行事,骑马离开了客栈,去了西城门,等他们赶到西城门的时候,城门早开了,他们直接出了城。

    在明朝,城门开的还是挺早的,一般天亮之前城门就已经开了,城门的准确开关时间是,早上四点,敲晨钟,开城门,开禁通行;晚上八点,敲暮鼓,关城门,禁止出行。

    晚八点到早四点这段时间,不仅是城门关闭的时间,也是夜禁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街上的交叉路口会拦起栅栏设卡,要是有人在街上行走,被官府看守卡子的衙役抓到,是要遭笞打的,疾病、生育、死丧者除外。

    其实夜禁对于普通百姓的生活来说,妨碍并没有多大,可是对于非普通百姓来说,那妨碍就大了,比如说一些赌徒,因为赌博是历代法律所严禁的,所以赌徒为避人耳目,大多是在晚上聚赌,夜深人静之时散赌,这时输光了钱财的赌徒,想要回家就成了问题,城里的道路都已被栅栏拦死了,他们只能绕道,趟臭水塘子,走漫荒野地,即使这样还会被巡夜的更夫,或是巡逻的衙役拦下盘问,要是被查出来是去赌博了,就要被杖责八十。

    所以这古代是没有光明正大的赌场的,电视剧里演的那些都是骗人的,就是有也都是一些地下赌场,官府要是知道了其存在,上门查抄,连房子都要没收。

    李缙和玉宁出了南京城,首先去了那片不算太茂密的树林,在远处看了看这个极大的皇家猎场,而后向西北、西南两个方向瞧去,这两个方向远处有山,他们选了个远近合适的山头,拍马就去了那座山,想登上山顶,看看视野如何。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