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救人

    李缙抬头又向那边看去,果然在战场之外看到了正德帝的身影,他骑着马与许多人站在一起,像是正在观看战局:“听闻正德帝好武,喜兵戈之事,看来果然不假,对付一群刺客,也要亲自指挥,他这打仗的瘾头可真够大的啊。”

    玉宁感慨了一句:“想来在他看来,这一定要比狩猎有意思的多吧。”

    李缙皱着眉头说:“瞧这样子,杀猪盟的人是杀不了正德帝了,进了猎场的这些人怕是都出不来了,他们就算能逃出目前这个小包围圈,也逃不出正在向内压缩,由成千上万官军围成的这个大包围圈,至于猎场外还剩下的这些,被圈了起来,到现在还没有被官军围殴掉的杀猪盟的人,他们要是努努力,能杀出重围,还是有机会能逃出生天的。”

    玉宁悲怆地说:“杀猪盟进了猎场的这一多半人,已经死伤过半了,余下的这部分人,他们要是真能杀出现在的这个小包围圈,我希望他们不要溃逃,反正也逃不出去,倒不如直扑正德帝…”

    李缙打断了玉宁的话:“就怕还没扑到近前,便已经被弓箭和火铳,射成刺猬和筛子了。”

    他刚说完这话,就看到有人杀出一条血路,真的冲出了包围圈,并向玉宁说的那样,提着宝剑,朝正德帝扑了过去,可结果却如他所料,半路就被箭雨钉死在了地上!

    其后,连续又有几人杀出了重围,均扑向了正德帝,下场还是一样,在途中就被射杀了,余下那些没有杀出包围圈的杀猪盟成员,皆被骑卫乱刀砍成了肉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杀猪盟有二百几十人进了猎场,这二百几十人都死在了猎场里,连半个活着出来的人都没有,不可谓不悲壮,只是死的没有价值,连价值都没有,更谈不上有什么意义了。

    正德帝在亲自部署、率人将猎场内的所有杀猪盟成员全都剿灭干净之后,听说猎场外还有一伙贼人,并且还未被剿灭干净,立刻带人赶了过去。

    在此期间,猎场外那一部分杀猪盟的人,还没有被官军的长枪、弓箭、火铳,捅死、射死的人只剩下了二十几人,这二十几人竟然奇迹般地冲出了包围圈,他们冲出包围圈以后,没有进猎场,而是分成了几拨,散开向各处逃去。

    他们这些人前脚刚逃走,正德帝后脚就到了,得知有人逃走了,正德帝大为光火,马上命骑卫去追。

    为了躲避骑卫的追捕,那些逃出生天的杀猪盟成员,全都向山上逃去,有四五个人逃向了李缙和玉宁所栖身的这座山。

    李缙看着狂奔而来的那拨人,大感不妙地对玉宁说:“有人朝我们这边逃过来了,估计是想上山,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不被骑卫追上,可是他们这一上山,我们就得跟他们一起逃了!”

    玉宁果断地说:“现在走还来得及,我们先一步下山吧。”

    李缙纹丝没动:“我想救下这几个人。”

    “救他们?”

    “对,这杀猪盟的人还是有些神通的,起码比我们的消息灵通,与他们混在一起,我们能了解到更多关于正德帝的消息,这对我们有很大的裨益,因为只有收集到了足够多的信息,我才能知道正德帝的命运发生了改变,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我该怎么补救,要如何去做,之前我遇到杀猪盟的人,他们想拉我入盟,而我却没有加入他们,那是因为他们要杀正德帝,我不跟他们一起到这来送死,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皇帝也杀完了,可以和他们接触接触了。”

    “你想从杀猪盟那里打听正德帝的消息,让费大勇再混进杀猪盟不就行了,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救人吧?”

    “费大勇在杀猪盟只是个小喽啰,有些消息他是打听不到的。”

    “他打听不到,你就能打听到?”

    “救下这几个人就有希望能打听到,逃出生天的这二十来个人,应该都是杀猪盟里的一些较为重要的人物,不然他们也不会活到现在,并且还逃了出来,这肯定是其他人用命换来的,说白了就是我们要救的不是一般的杀猪盟成员,而是杀猪盟里的重要人物,救了他们,和他们搞好了关系,想打听消息那还不简单啊。”

    “重要人物?重要人物应该都进猎场了吧?”

    “盟主或许进了猎场,但副盟主就未必了。”

    “……”

    “他们到山脚下了,要上山来了,我们准备一下吧,等他们上来以后,我们立即带他们从后山下山。”

    “好吧。”

    玉宁答应了一声,抽出了刀,他用的武器也是一把雁翎刀,只是与正德帝身边那些骑卫所用的雁翎刀的制式有些不同,不是官刀。

    李缙把他这两天所穿的那件兽皮大氅铺在了地上,将生活垃圾全部都捡拾到大氅上,然后包好,像扔垃圾一样,扔到了后山,跟在又把玉宁穿的那件大氅铺在了地上,把吃剩下的吃食放上去,裹紧系在了身上,做完这些他才拔剑。

    玉宁没想到李缙做事还挺谨慎、周全,看了他两眼,没说什么。

    而后过了三两分钟,杀猪盟的人就奔上了山顶,不过到山顶之时,就剩下两个人了,其他人在上山的时候,都被弓箭射死了。

    这两个有命来到山顶之人,一人是个和尚,头顶有戒疤,没有穿僧袍,穿的是寻常衣服,他大概有四十多岁,脸色蜡黄,身材偏瘦,手里握着一根已染了血的三节棍;另一人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文士,他的样貌十分儒雅,只是头发有些凌乱,略显狼狈,他手中拎着一口剑,剑上也有不少血迹。

    这一僧一儒在上山之时,只顾得上向后看,没顾得及向前瞧,直到来至山顶才发现山头上有人,不由得都愣住了。

    李缙抢先开口对他们说:“两位前辈,我二人也是来杀正德这个狗皇帝的,没想到我们还没动手,前辈你们就……总之我们不是来拦两位前辈的路的,我们候在这里,是想助两位前辈一臂之力,以得脱此险,两位前辈快跟我们下山吧,要是晚了,山被围住了,我们就出不去了!”

    李缙说完转身就向后山山下冲去,玉宁紧随其后,也奔下了山,那一僧一儒迟疑了片刻,也跟了下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