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名字有点熟

    李缙说买萝儿做妹妹什么的,这话当然不是真的,他是在敷衍对方,他买萝儿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进亳州城,领着个妹妹逃难,总比他自己一个人逃难,说起来有说服力得多,进城也能更容易一些,,他打算在进了城以后,再把萝儿还给面前的这对夫妇,银子也不要了,就当做善事送给他们了,因为他们也不是什么狠心的父母,而是由于没有办法,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才会卖女儿,这种做法虽然很让人厌恶,但也算情有可原。

    那个中年男人的妻子听后,诧异地看着李缙:“哦,原来小哥你还有母亲在世啊,那她现在在哪里啊,你是要把我的女儿送去你母亲那里吗,要是这样的话,你能不能把你母亲的住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中年男人就说话了:“你问那么多干嘛,卖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萝儿从此与我们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就不要再关心她的事情了。”

    他说完扭头对李缙说:“看你的穿着像是个读书人,你身上可带有纸笔,你写份文书,我给你按个手印,做完这事,咱们便可以各走各路了。”

    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二十两银子,不管是买东西,还是买人的人,其家中必定是十分富有,自己的女儿去了这样的人家,最不济也能比现在过得好,起码能吃饱穿暖,是以那个中年男人很放心地把他的女儿卖给了李缙,但毕竟是亲生女儿,他多少还是有些不舍,所以便想快点与之分开,甚至连李缙要去往何地,家究竟在哪,这种事都没问,他怕知道了以后,会忍不住跑去看女儿,这对谁都不好。

    李缙浑不在意地说:“我身上没有纸笔,也不用去借纸笔非要写什么文书,你我知道有这么回事就可以了。”

    “我这个庄稼汉,和你们这些读书人一样,也是个重诺守信之人,我把女儿卖给了你,即便没有文书,我也不会翻脸不认账,再往回要女儿,你就放心好了。”那个中年男人说完,拉着他的妻子向前行去,看样子是打算要脱队先一步进城。

    李缙大声对他说:“大哥,你进城之后,在城门处等我一时半刻,我进了城还有事要和你说!”

    那个中年男人既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就像没听到李缙的话一样,不过他的妻子一定是听到了,他的妻子一直在回头看自己的女儿,在李缙说话之时,她朝李缙看了两眼,所以李缙也没有再开口,因为他们夫妻二人有一人听到他的话就够了,势必会告诉给对方知道的。

    在萝儿的父母及弟弟走远以后,李缙抱着默默流着眼泪还在望着远处的萝儿,去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把她放下来,让在坐在了草地上,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你是叫萝儿对吧?”

    萝儿的小脸很脏,这一哭,再一抹泪儿,就变成了花脸猫,但还是能看得出来,她长得很清秀,很漂亮,是个小美女,她说话时声音很好听,慢悠悠、软绵绵的,是个标准的软妹子:“嗯,萝儿是我的乳名,我的大名叫花萝,花是花草树木的花,萝是萝卜的萝。”

    花萝?这名字听着怎么有种很熟悉的赶脚啊?像是‘明日花绮罗’的简称,我晕!

    李缙哭笑不得地又问:“你是姓花吗?”

    萝儿点头:“是。”

    花这个姓氏,不是常见姓氏,但一定有人姓花就对了,例如花木兰,花无缺,还有《水浒传》中的小李广花荣等等。

    “哦,你今年多大了?”李缙接茬继续问。

    “九岁。”萝儿答说。

    “九岁已然不小了,想必你也应该懂事了,你知道你的父母为什么要把你卖掉吗?”

    “因为我是女孩。”

    “……”李缙没想到萝儿居然会如此回答,给出这样一个极具探讨意义的答案,“其实,不是这样的,是因为活不下去了,若是能活下去,就算你是女孩,你的父母也不会把你卖掉,你说是不是啊,这都是被逼的,他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所以你不要记恨他们,等进了城,我把你还给你父母以后,你要好好和他们一起生活,知道了吗?”

    萝儿抬起头,眨着雾气蒙蒙地大眼睛看向了李缙:“大哥哥,你是后悔买下萝儿了吗?”

    “不是这样子的,我是看你舍不得和父母分开,因此才想把你送回去的。”

    “萝儿不回去。”

    “为什么啊?”

    “因为萝儿要是回到了爹娘身边,大哥哥你就会把银子要回去,我爹娘没了银子,说不定还要将我卖掉,我不想被卖进青楼,所以我还是不回去了。”

    “大哥哥不把银子要回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难不成我这么大个人,还会骗你这个小孩子啊。”

    “太好了!谢谢大哥哥了,那我们什么时候进城啊?”萝儿着急地问,她还是很愿意回到父母身边去的。

    “过一会儿,等这所有人都进城的时候,我们就进城。”李缙说完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在进城的时候,要是有人问你,我是你什么人,你就说我是你的亲哥哥,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嗯,很好。”

    李缙一面说,一面站了起来,向前瞧去,看到那些老鸨和龟公还在前面挑女孩,只不过这会儿已然没有什么人再领着女儿上前去了,不是没有人有女儿了,而是有女儿也不愿意卖,宁可自己饿死,余下的都是这种不知道‘变通’的人了。

    对于这些不知道‘变通’的人,青楼的人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就算是看上了他们的女儿,也不敢强买、强抢,要是真那么干了,被人给告了,那祸就惹大了,在古代,逼良为娼是很严重的犯罪,一经查实,视情节轻重,是要坐牢、流放、杀头的,所以基本没人敢干这事,后世电视剧里演的那些都是鬼扯,例如一个老鸨在街上看到一个姑娘,觉得这个姑娘不错,便将她或抢或骗进了妓院,强迫她接客等等,这种事在古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李缙就这么一直看着前面,观察着前面的情况,没有再和萝儿说话,直到那些老鸨和龟公挑选完剩下的女孩,把路让开,难民队伍又动了起来,开始继续前行,他这才回过身来,低头看向了萝儿:“走吧,要我抱你,或者背你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