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只能前后站

    玉宁回答:“打了,在那帮刽子手离开混堂以后,我跟着他们走了一段路,到了一处人少的地方,用汗巾蒙了面,上去把他们的双臂都拧断了,而后甩掉所有人,绕道来了这里。”

    赖永志亦喜亦忧地说:“哦,既然打了,那这局势怕是眼瞅着便又要紧张起来了,我们要提前把这个消息传回盟中才行。”他说到最后看向了黄卫文。

    黄卫文很自觉地说:“我回去送消息吧…”

    就在黄卫文说这话的时候,从法场东边那条街上传来了喧闹之声,李缙扭头向那边看去,远远的看到了游行的囚车队伍。

    这游行的囚车队伍,走在最前边的是两名骑马的官员,其中有一人正是正德帝身边的近臣江彬,在江彬和另外那名官员身后,是十几骑锦衣卫,外加一些骑勇,在那些骑勇之后,是一连串的牛车,牛车上有木笼,木笼内关押着人犯,在牛车两侧各有一列官军守卫,尾部也有一队官军,这便是整支游行的囚车队伍了,在游行的囚车队伍外围是人山人海的百姓,把整条街都给挤满了,这众多的百姓随着游行的囚车队伍,如压路机一般,缓缓向法场这边碾压了过来。

    李缙见此情景,当即把花萝抱了起来,然后左右看了看,向一家店铺走了过去,这家店铺门外左右置有上、下马石,他站到那上面去了。

    因为马、驴、骡是古时候人们的主要代步工具,所以一些大户人家及商铺的宅、铺门前通常都会置有两块上马石,其实一块是上马石,一块是下马石,但因语言禁忌,叫下马石不受听,故同称上马石,这上马石是为人骑马准备的,有了它,人们可以轻易地脚登马蹬上下马。

    这上马石基本都是成阶梯状,具有两步台阶的一块大石头,这两步台阶一矮一高,与领奖台类似,能站两个人,李缙站到了一块上马石的那个高的台阶上面,因为站得越高,就越不容易被人遮挡住视线,这时黄卫文已经离开了法场,剩下的玉宁、赖永志和齐灵艿,他们三个人也走了过来,玉宁原本是要去李缙那边,与李缙站在一起的,可是齐灵艿却抢先一步,去了李缙的身边,所以玉宁只好去了赖永志那里,与赖永志站在了一块。

    齐灵艿来到李缙身前,迈步上了那阶矮一些的台阶,指着花萝对李缙说:“你把她放下来,交给我吧。”

    What?什么玩意就交给你啊,咱能不这么爱管闲事,不这么白莲花吗,你快去你师兄那里好不啦,我看你眼晕啊!

    李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搭理齐灵艿,故意把头撇到一边前去了。

    “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喂,你聋了?”

    “喂!!!”

    齐灵艿对着李缙又喊了几声,越喊声音越大,可是李缙就跟耳朵塞了鸡毛一样,像是没听到齐灵艿说的话,连瞅都没瞅她一眼,齐灵艿被激怒了,还从来没有人如此蔑视过她,她没再继续说一些废话,不管不顾地跳上了李缙所站立的那阶台阶,伸出就去抢花萝,她抢花萝,目的是想保护花萝,以免花萝过会儿看到不适宜她看的情景,幼小心灵受到伤害。

    这些李缙都清楚,不过还是不愿意把花萝交给齐灵艿,因此就把身子转了过去,让齐灵艿扑了个空,齐灵艿不肯善罢甘休,挪动身子绕到了李缙的对面,齐灵艿刚一绕过来,李缙就由另外一个方向又把身子转了回去,跟着齐灵艿又追了回来,李缙又转了过去……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在面积不大的上马石上拉拉扯扯、磕磕绊绊、挨挨蹭蹭地转起了圈圈,把身为当事人的花萝的头都给转晕了。

    就在李缙和齐灵艿在上马石高一些的那阶台阶上转圈圈,玩抓人游戏,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等在法场这里准备看剐人的百姓,见随着囚车又来了大批有同好之人,未免一会儿因为人多,不利于看热闹,连忙都开始去寻找便于观望之处,有人看到李缙和齐灵艿所在的这块上马石矮一些的那阶台阶上没有人,便站了上来,把齐灵艿的位置给占据了。

    李缙看到之后,对齐灵艿说:“你不要在这里跟我纠缠不休了,你没看到你的位置都被人给占了吗,你快下去把位置给抢回来吧,不然你就没地方站了。”

    齐灵艿气愤地说:“怎么抢回来啊,这上马石又不是我的,人家站在那里了,那个位置就是人家的了,我再去抢那就是不讲理了。”

    “那你就去你师兄那里吧。”

    “我不去,我就在这跟你挤在一起,除非你把你妹妹交给我。”

    “OK,算我怕了你了,我把她给你就是了,我要是不给你,我看我也好不了了,不过,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这还用你说,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齐灵艿一面说,一面伸手又去抢花萝,这回李缙没有闪躲,任由她把花萝抱了过去,就在这时候,游行的囚车队伍也来到了法场,还有那许许多多相随而至的百姓,那些百姓涌入这里以后,马上把法场外围挤了个水泄不通,齐灵艿抱着花萝,倒是想去他师兄赖永志那里,可是却又不愿意在人群中挤来挤去,踌躇了半天也没动地方,最后还是留在了李缙这里。

    李缙对此也无可奈何,只好站到了齐灵艿身后,他们两个人只能前后站,并排站在一起站不下,前后站倒是能站下,但也要靠的比较紧才行,是以齐灵艿的后背,慢慢地就贴在了李缙的前胸之上,实际上就是靠进了李缙的怀里。

    游行的囚车队伍行至法场一头的监斩棚前停了下来,江彬与另外那名官员,也就是新上任的应天府尹(原来的应天府尹,因猎场行刺事件被追究责任罢了官),他们二人领着一些锦衣卫先下马进了监斩棚。

    这应天府尹,按普通官职来说就是知府,相当于后世的市长,不过是直辖市的市长,官还是比较大的,是正三品的朝廷命官,但在应天府他却不是最大的官,他上面还有一位正二品的巡抚。

    以往应天府处决死刑犯,府尹是不会来做这个监斩官的,都是由下面的一些官吏来充任,这次是因为正德帝要杀人,为了彰显声势,所以便将新上任的应天府尹和江彬一块派来了法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