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相思病

    在南京六部及其他一些官署供职的高级官员,他们的府邸大都在月牙湖畔的这个高档住宅区内,包括目前在南京翰林院供职的严嵩,因为这里距离他们上班的衙门比较近,加之环境不错,紧靠湖泊,风景优美,是以他们在选地方购置或建造住宅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都选在了这里。

    严嵩的府邸,在这个高档住宅区内所拥有的众多官员府邸中,不是最大、最豪华的,只是一所很一般的宅子,但也比普通人家的宅子要大和气派许多。

    李缙被带进这所相较而言很一般的宅子以后,在客厅里等了没多久,就见到了一听到通禀便急匆匆赶了过来的严嵩。

    呦呵,来的挺快啊,看这火急火燎的样子,找我还是急事儿,究竟是什么急事儿呢?

    李缙越来越迷糊了,这太难猜测了。

    严嵩进了客厅,一见到李缙,就疾步朝他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激动说:“真是天可怜见啊,终于找到你了,我儿有救了啊!”

    神马玩意,我儿有救了?这是啥意思啊?难道严嵩满世界的寻找自己,是想叫自己救他的儿子?他的儿子不就是严世蕃吗?这个严世蕃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据说西门庆的原型就是他,此人极其好色,要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是他为官不正,净做一些贪赃枉法之事,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儿,这种人能救吗,让他去祸害人啊?再说自己也不是大夫,也没有高深的医术,就是想救也救不了他啊,这事儿严嵩不知道吗,他是从哪听说自己能救人的啊,这是谣传好不啦!

    李缙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不慌不忙地行了个礼:“见过严大人,听严大人这话的意思,像是令郎病了,找在下来是想给他治病,是也不是啊?”

    严嵩大力地点头:“对,但这患病之人却不是我的儿子,而是我的女儿!”

    女儿?那不还是一回事吗,不管你是儿子或者女儿病了,我同样都治不了啊!

    李缙又愣了一下:“啊,原来是大人的千金病了啊,可是在下不懂歧黄之术…”

    严嵩不等李缙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医治小女所患的这种病,不用懂什么歧黄之术,就是再高明的大夫也治不了,只有你,只有你能治好她的病!”

    我滴个天啊,这严嵩的女儿不是患了相思病了吧,而她想念的人应该就是自己没错了,不然严嵩又岂会说只有自己能治她的病?但是这可能吗?前些天与她见面之时,也没见她有多么的喜欢和在乎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患上相思病了呢?

    李缙不确定地问:“为何只有在下能治?不知大人的千金患的是何病啊?”

    “相思病。”

    “所思之人是在下?”

    “就是你,错不了,她虽然没有明说,但只要我一提起你,她立刻就有了精神,我又不是眼盲心盲,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心中所想所念之人是谁。”

    “……”

    “你怎么不说话了?”

    “啊,是这样的,照理说是在下害大人的千金患了病,在下理应帮她治病,只是在下实在不懂该如何医治,想必大人心中早已有了计较,还望能明示,能帮忙在下尽量帮忙,大人你看可好?”

    “好,好,只要你愿意帮这个忙就好,其实小女这个病好治,只要把你带到她面前,而后再将你们两个人的婚事定下来,她一高兴,我想病也就能好个七八分了!”

    What!?严嵩想让自己娶他的女儿?以前自己不知道他是谁,这还有可能,现在没可能了,因为要是娶了他的女儿,那就牵扯太深了,早晚有一天得跟着他一块倒霉!除非能约束其言行,将其改造成一个大忠臣,外加将其子严世蕃干掉,这样或许能幸免于难,但前提是自己要很爱他的女儿,已然爱到了非要娶她不可的那种程度,不然自己干嘛要做这些费心费力的事情,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吗!

    李缙连连摆手:“严大人,这恐怕有些不妥吧,你也知道,在下已然成亲了…”

    严嵩再一次打断了李缙的话:“李秀才,你误会了,你看我这一兴奋,就没有把话给说清楚,实在是抱歉,其实我说的这个将婚事定下来,就是这么说一说,走个过场,做不得真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又不傻,怎么会不明白你的意思,原来你还是不想把女儿嫁给我,只是想诓骗你的女儿,让她的病好起来啊?你早说嘛,你要是早这么说,我早就答应帮你的忙了,这个忙还是可以帮的,又不用付出什么,就能让你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我何乐而不为呢!

    李缙故作恍然状:“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严大人的意思了,我愿意帮这个忙。”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随我去小女的房中吧。”严嵩说完,急不可待地转身便走。

    “好。”李缙答应了一声,随后跟了上去。

    严蓁絮的闺房在内院儿,也就是有多进院落的府邸,最深处的那一进院落,这进院落是住女眷的地方,外人一般进不来,较为僻静,严府的内院儿亦是如此。

    李缙随着严嵩来到严府这个僻静之所,进了一间屋子,马上闻到了一股很浓的汤药味,接着见到了吃汤药的人,也就是严蓁絮,还有一位姿色一般脸上有麻点的夫人,一位肥头大耳的小少爷,外加两个下人打扮的婢女。

    李缙只是扫了其他人一眼,就把目光又移回到了平躺在里间屋绣床上的严蓁絮身上,只见这时的严蓁絮已然变了样,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比白纸还要白,瘦的连颧骨都突了出来,眼睛也是黯淡无光,像是快要不行了的样子,好不吓人!

    哦买噶!原来这相思病真能要人命,已然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啊,怪不得严嵩会拉下脸来找自己给他的女儿‘治病’,这要是再不治,人怕是就要挂了!

    李缙是真的没有想到严蓁絮会病的这么重,他以为严蓁絮只是整天在家里无病呻吟、唉声叹气、伤春悲秋,严嵩扛不住了,找他来是为了安抚严蓁絮的情绪的,哪成想却不是这样,而是要救严蓁絮的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