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讲笑话

    事实上,一开始严蓁絮是在家里无病呻吟、唉声叹气、伤春悲秋来着,因为她本就是一个如林黛玉一般多愁善感的人物,这一切都是因为李缙,因为李缙太过优秀了,有了李缙做比较,以至于她再也看不上其他人了。

    在李缙之后,严嵩又连续几天抢来众多的‘女婿’,让严蓁絮挑,可是她哪个也没有看上,而她看上的人,又消失在了茫茫人海,因此她惆帐了,她惆怅倒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的爱李缙,她欣赏李缙的才华,喜欢李缙外貌,但还谈不上爱李缙这个人,而是在惆帐她自己的人生,若是以后再也遇不到像李缙这样才貌都可她心的人了,也就是她能看上的人,那她岂不是要孤独终老了,她这一惆帐、一上火、一窝囊,就病了,而且这病药石无医,越来越重,一转眼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严嵩一进里间屋就兴冲冲地对严蓁絮说:“絮儿,你朝为父这边瞧瞧,看看为父把谁给你带来了!”

    也不知道严蓁絮听没听到严嵩的话,一点反应都没用,别说是扭头了,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严嵩紧接着又说:“是李缙!是你朝思暮想的那个李缙,絮儿,你快转过头瞧一瞧!”

    严蓁絮听到‘李缙’这个名字,这才有了反应,她慢慢地扭过头来,看了看他的父亲,又往他父亲的身后看了看,当看到李缙活生生地站在那里的时候,她的眼睛蓦地睁得老大,跟着在回过神儿来以后,便挣扎着要坐起来,可是还没等坐起来,就又倒了下去,然后就没动静了!

    麻痹,大事不妙!这人不是一激动就死了吧!这人要是死了,严嵩就算是极其明白事理,不找自己的麻烦,也很难不恨自己,毕竟是因为自己,他的女儿才患上了相思病,这不是弄巧成拙,反而树了个大敌吗,你说这倒霉不倒霉啊!

    李缙一着急,谁也没管,立刻冲到了床前,伸手探了探严蓁絮的鼻息,感觉到有热气喷出,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转过头来对奔上前来的所有说:“没事,人还活着,只是晕了过去。”说完又把头转了过去,去掐严蓁絮的人中,直到严蓁絮醒了过来,这才撤回了手。

    严蓁絮无力地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李缙,什么话都没有说,放声委屈地大哭了起来。

    这又是闹哪样啊,你哭个什么鬼啊?是因为见到我太高兴了,还是不想见到我啊?

    李缙被她给哭蒙了。

    严嵩没蒙,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这是因为开心,所以才会哭,也就是所谓的喜极而泣,这哭是发泄情绪的一种途径,比什么话都不说,不哭不笑,只在那里发呆要强太多了,没准大哭一场,这病就能好了,因此他添油加醋地说:“絮儿,我不但帮你找到了李缙,还跟他商量了一下你们两个人的婚事,李缙已然答应要娶你过门了,等你病好了,我先张罗着让你们两个人把亲定了,跟着李缙就会回家乡禀明母亲,然后来迎娶你了!”

    呃?这严嵩挺会编瞎话啊,谎撒的还挺圆乎,有头有尾的,厉害了我的哥!

    李缙暗笑。

    严蓁絮听到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哭的更凶了,为啥啊,一是因为高兴,二是因为必须还得接着哭,要是一下子就笑了,那像什么话啊,岂不是太抻不住了,她要表现出一副不太在意的样子才可以,这样才能挽回一些颜面。

    严嵩没再说话,该说的都说完了,他也没啥可说的了。

    屋中那位姿色一般脸上有麻点的夫人,是严嵩的妻子欧阳淑端,也就是严蓁絮的母亲,她也没有劝严蓁絮不要再哭了,她的想法和严嵩一样,认为哭能治病,想让严蓁絮大哭一场,所以袖手旁边,也没有吭声。

    而那个肥头大耳、长得很胖、年龄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少爷,却在此时说话了,他与之说话的对象是李缙:“喂,你是要娶我二姐吗,那你就是我二姐夫了,可是想要让我叫你二姐夫,得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你看我二姐一直在哭,你快说个笑话逗逗她,你要是能把他逗笑了,我就叫你二姐夫,你要是不会说笑话,或者说的很难听,那你别想让我叫你二姐夫!”

    我勒个去,原来你就是严世蕃啊!你这一口一个二姐,一口一个二姐夫的,是在跟我说绕口令吗?让我说笑话逗你二姐笑,你倒会挺给我出难题的,其实你叫不叫我二姐夫,我一点也不在乎,但这笑话我还是得说,演戏要演得逼真一点,我要是连个笑话都吝啬对你二姐说,赖得逗她开心,不拿她当回事,那你二姐岂不是要怀疑我对她用心了,对她如此视若无睹之人,又怎么会有诚意要娶她呢,你说是不是啊?

    李缙一面在心中暗自与严世蕃对话,一面想他听到或看到过觉得好笑的笑话:“啊,好吧,那我就讲个笑话,这个笑话是这样的,说有一对夫妇在山中被野人给抓住了,野人对他们说,只要吃掉对方拉的屎,就放了你们,这对夫妇做到了,回家途中妻子大哭,丈夫问其原因,妻子伤心的说,你不疼爱我,不然你不会拉那么多!”

    李缙这个笑话一说完,严蓁絮还真不哭了,但是也没笑,而是傻掉了,其他人也一样。

    李缙接着又说:“这个笑话还有后续,等回到家里,丈夫说,人生中最恶心的事就是吃一坨屎了。妻子说,人生中最恶心的事是吃一大坨屎。丈夫说,其实还有比吃一大坨屎更恶心的事。妻子问:是什么?丈夫说:我塞牙了!”

    李缙说完这后半段笑话,又有一群乌鸦从他头上飞过,嘎、嘎、嘎……

    最后还是他的小舅子严世蕃捧场,先开口说了话:“二姐夫,你把屎说得很好吃的样子,连我都想吃了!”

    “哈!!!”

    屋里所有的人在这一刻全都绷不住了,大笑了起来,包括严蓁絮在内,还有李缙。

    我擦,这个严世蕃还真是个吃货,无怪乎会长得这么胖,连屎他都想吃,太牛B了,不服不行,这就是平凡人与不平凡的人之间的差距吗!?

    李缙边笑边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