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第章 贤婿与岳父大人

    笑过之后,严蓁絮挣扎着撑起身子,半躺在了床上,而后开口说话了,她让扶她起来的严夫人,去给她拿药,她要喝在李缙来之前,她一喝就反胃会吐,后来也不想喝了的汤药。

    这是有求生意志了啊,那这人多半就没事了,能够逐渐病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

    严夫人大喜,马上让婢女把还温热的汤药端来,亲自喂女儿喝了下去。

    严蓁絮喝完药以后,还是觉得有些反胃,但那种恶心的感觉减轻了不少,是以也没有再将药吐出来。

    严嵩看到这情形,高兴得不得了,对李缙说:“贤婿,这药能吃下去,都是你的功劳啊,你救了絮儿的命啊!”

    贤婿?你不要随口乱叫好不好,你这么一叫,我也得跟着改口,不然岂不是有些不识抬举了!

    李缙呲了呲牙:“啊,岳父大人,你言重了,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再说就是做了什么,那不也是应该的嘛,因为絮儿是我未过门的侧室妻子,虽然是侧室,但我一定会像对待正室妻子一样对待她的,绝不会辜负她对我的这份深情。”

    嗯,不错,为了给絮儿治病,这个李缙也是豁出去了,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承诺,很是尽心尽力嘛!

    严嵩对此表示很满意:“我相信贤婿的为人,你一定能说到做到。”

    “我可以向岳父大人保证,我一定会言出必践。”

    “很好,有贤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戏演到这里,差不多也该结束了,是以李缙便没有再说话,严嵩也一样。

    严嵩和李缙他们两个人交谈的时候,严夫人不好插嘴,现在她终于可以随意问李缙话了:“李秀才,我听絮儿说,你是浙江龙游人氏,你的家是在浙江龙游吗?”

    李缙拱手低头施了个礼:“回夫人的话,以前是在浙江龙游,如今搬去了湖广安陆州。”

    李缙没有称呼严夫人为岳母大人,因为人家没有叫他贤婿。

    严夫人豁然大悟:“原来是你的家搬去了那里啊,我还以为是你独自一人去了安陆,与青楼的人一起刊发了那本絮儿整日不离手,老是拿来看的歌集呢。”

    “并非如此。”

    “那你这次到南京来是…?”

    “为了增长见闻,开阔一下自己的视野。”

    “可有同伴?”

    “有一同伴,是在下的好友,原来只有我们两人,后来在来的路上,我从一对想要把自己的女儿卖给妓院老鸨的夫妻手中,买了一个小女孩,是以就变成了三个人。”

    “现今你们三个人住在哪里啊?”

    “住在一家客栈里。”

    “哦…”严夫人想了想,也没有征求严嵩的意见,便擅自做主了,“今天你回去就把客栈退了,带上你那一大一小两个同伴,搬到严府来住吧。”

    搬到这里来住?我若是真的来游山玩水的,那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可我还有事要做,这就多有不便了,到时候出门还要向人汇报,我何苦来哉呢!

    李缙转念就把严夫人的这个提议给否决了:“这不大合适吧,再说还有外人,会给严府添不少麻烦的,我看我们还是住在客栈里吧。”

    李缙婉拒是合乎分寸的,要是人家这么一说,他就带人不管不顾地住进了人家的家里,那就是不知进退了。

    严夫人也没有强求:“好吧,既然你不想来,那就算了,你说你买了个小女孩,你一个大男人带着她也不是很方便,就把她送来严府吧,我让人照看着,这样也能省却你不少麻烦,等你走的时候,再把她领走就是了。”

    李缙没想到这个严夫人竟是外冷内热之人,还是个热心肠,挺会处处为人着想的:“还是夫人想的周到,我带着一个小女孩确实有些不便,那等到我下次再来之时,便将她一并带来。”

    要是一般的小女孩,知道了李缙这么多的事情,李缙是绝对不会将她交给外人照看的,以免她向人说一些不该说的事情,但李缙相信花萝不会,通过相处,李缙发觉花萝这个小丫头精得很,别看她整天不言不语的,可是对什么事情都心里有数,李缙相信就算是日后与她分开了,她也能替自己保密,不会到处去乱说自己的事情,做到守口如瓶的,毕竟自己也算是她的恩人,曾救她逃离过火坑,她还是很感念自己的恩情的。

    严夫人不悦地说:“下次再来之时?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不打算常来我们严府,要隔上很久才会来一次,是也不是啊?”

    是,就是这个意思,你没会错意,不然我还天天到你这来报到啊!演个戏而已,戏要做足,但也不能太过,差不多就得了,应该适可而止,这样对大家都好,要是我和你女儿接触太多,万一她到时候离不开我了,你更头疼,这你心里不清楚吗,还是严嵩连你也骗了,你以为我真是你的女婿了,就无所顾忌了?

    李缙迟疑了一下,硬拗说:“啊,其实我是觉得现在还没有名分,我老是来见絮儿不好,以后说不定会怎么样呢,要是我和絮儿的事情成不了,而我与絮儿经常见面的事情又传了出去,那会影响絮儿以后嫁人的,还有…”

    严夫人不等李缙把话说完就开口了:“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你跟絮儿的事情怎么会成不了呢,这不都是已经定下来的事情了吗,怎么还会改变呢,所以你和絮儿已经算是有了名分了,你经常来见见她,又有什么可不可的,更何况她现在还生着病,需要你的陪伴,我说了这么多,你懂我意思了吗?”

    李缙听完严夫人这话,看了看严嵩,只见他把眼睛给阖上了,也不知道他这是啥意思,因此只能硬着头皮回说:“懂了,从明天开始,我就天天过来陪絮儿!”

    严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孺子可教也。”

    李缙还能说啥,总不能说谢夫人夸奖吧,唯有沉默以对:“……”

    严蓁絮吃了汤药以后,隔了一会儿就犯起了困,恰巧在这时睡着了,为了不影响她休息,大家便都退出了她的闺房。

    出了严蓁絮的闺房,李缙在内院儿之中,又与严嵩和严夫人分别说了几句话,跟着他就离开了严府,直接回了客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