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谁比较干净

    李缙还要等,他要看一看正德究竟会不会有所行动,以此来判断正德的意图,去皇宫门口等江彬,不如守在鸣金馆那里,原因很简单,因为皇宫有四个城门,谁知道江彬领人去杀人的时候,会从哪个城门出宫啊,他只有一个人,看不过来。

    因此,他又返回了旧院,去了鸣金馆所在的那条步行街,看一家名叫‘凤栖班’的下等妓院的门脸儿,也就是临街的那栋三层如宾馆一样店面楼,外表看上去还算干净,便走了进去,这栋店面楼就在鸣金馆右侧斜对面不远处,距离鸣金馆有几十米远,在楼上能从侧面看到鸣金馆内的一些地方,是一个十分理想的蹲守观察地点。

    下等妓院的字号也比较下等,多叫室、班、店,但也有大小之分,这凤栖班就是一家很大的下等妓院,不仅房子大,有店面楼,另外楼后还有精舍数间,而且女支女也多,有百十来人。

    这下等妓院里的女支女,有的是因为家境贫寒无依无靠被迫外出谋生,或被家人出卖、典押,辗转陷入卖身之途的;有的是受封建婚姻制度迫害,当童养媳不堪被人虐待,为求活路而入火坑的;有的是遭丈夫遗弃,堕入烟花之地的;有的是为三姑六婆、八姐九妹,用虚荣、金钱引诱,自甘堕落的……总之就是什么来路的人都有,但基本上大都是贫苦人家的女子。

    这些贫苦人家的女子,进了下等妓院,生活也没好过到哪去,甚至比原来还不堪,大多数人在精神和肉体上备受摧残、剥削和压迫,要不分昼夜地卖笑接客,稍有不从,轻者会挨骂罚跪,没有饭吃,重者会招来一顿毒打,依旧是受穷受气的主儿。

    李缙在群芳院住过一段时间,听一些清倌人说起过下等妓院,以及在下等妓院中操皮肉生意的下等女支女,对下等女支女的惨况还是晓得的,人家都那么惨了,他怎么好意思再添砖加瓦地去祸害人家呢,他没打算嫖、妓,他不想将他这具身体的处男之人交给一个女支女,还有他也怕被染上病,但这个妓还是要招的,这里不是客栈,你要是不***,只要一间房间住,那会让人起疑的,大不了打干铺,不干什么就是了。

    “呦,这位爷您来了,请随我走吧,我带您去找鸨母挑姑娘!”李缙刚一进凤栖班的门,一个负责迎客带位的龟公就迎了上来,他领着李缙进了楼,把他带到了放置在一楼大厅正中的一张巨大的圆桌前。

    这张圆桌上摆着各种干果茶点,转圈坐了一些个嫖、客,这些嫖、客有的自己一个人在那喝茶吃东西,有的在相互聊天,有的在看画册,另外旁边还站着几个龟公、护院,外加一个三十多岁,长得挺漂亮的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凤栖班的老鸨,迎客带位的那个龟公唤她为红姐,红姐见到李缙这个生客,也没有问太多,例如李缙是哪的人,到南京是来做什么的等等,只是说了一句‘这位公子看起来很面生,是第一次来我们凤栖班吧’,跟着问了问李缙的姓氏,然后就拉着他这位李公子在圆桌旁坐了下来,并把一本厚厚的画册塞到了他的手里。

    李缙打开那本折叠画册看了看,见里面都是一些年轻姑娘的大头像,其画工极烂,美丑一点都看不出来,只能看出来脸型以及胖瘦:“啊,这楼上都住了哪些姑娘,谁比较干净啊?”

    李缙没有问谁比较漂亮,而是问谁比较干净,是问谁比较讲卫生,屋子里面比较干净,可是红姐却会错了意:“李公子,你是喜欢雏吧?雏我们这里也有,不过就是这价钱…”

    厚礼谢特,你当我是没见过世面很好骗的白痴啊!你有个毛线的雏啊,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哪有这么多随时等待让人***的雏啊,还不就是一些***,你教她们些手段,叫她们变着花样骗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李缙一面暗自腹诽,一面解释了一下:“鸨母,你想岔了,我问谁比较干净,其实是想问你谁喜欢爱干净,自身和房间都比较干净一些。”

    自身比较干净?

    红姐一听李缙这话,立马想到个人:“哦,原来如此啊,我们这倒是有个姑娘极其喜欢爱干净,不仅屋子收拾的干净,而且自身内外也干净的很,到时候公子见到了,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她较为符合公子的喜好,不如公子就点了她吧,只不过她也是个雏,要破她的瓜,乱七八糟的费用加起来,要二十两银子。”

    女支女梳拢,也就是初次接客,也会像结婚一样,象征性地举行一些仪式,***者不仅要付嫖、资,还要送被***者一些衣饰作为彩礼,此外还要摆酒宴等等,这些就是红姐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费用了。

    而这些费用加在一起,红姐说要二十两银子,这不算多,一般女支女的***费用,大概是这个女支女身价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红姐推荐的那个女支女的身价是六十两银子,像凤栖班这类妓院中的女支女,身价一般都在这个价位左右,三五十两银子,到上百两银子不等,所以说红姐没有多问李缙要***费,但若是她推荐的是已被人开过了苞的**,那比多问人要***费还更加的坑人。

    李缙并不在乎红姐推荐的那个女支女是不是雏,只要能在她的房中呆的舒心就好,要是有一股子奇怪的气味,他可受不了:“你说的这个姑娘住在哪间房间啊?”

    “就在楼上。”

    “二楼还是三楼?”

    “三楼?”

    “我能不能先去她的房间看看。”

    “可以。”红姐倒是很好说话,“小民子,你带李公子去媛依姑娘的房间瞧瞧。”

    “好嘞。”站在红姐身后的一个年轻龟公答应了一声,上前两步对着李缙做了个手势,“李公子,这边请。”

    “嗯。”李缙站了起来,转身随那个叫小民子的龟公上了楼。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