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注重亲情

    而朱厚熜的即位诏书则非同一般,在第二部里竟然有81项内容,比如说抑制太监,清理皇庄还田于民,禁卫官校不法之举等,群臣们听到这些顺应民心的内容,哪能不高兴,但事实上,这些都是杨廷和的政治主张。

    朱厚熜支持杨廷和的政治主张,也算是投桃报李了,因为杨延和是扶他上位的大功臣,他应该感谢杨延和,另外他还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张太后,要是没有张太后的拥戴,他可能就没有办法根据遗诏当上皇帝了,这些他心里跟明镜似的,都清楚,所以在登基之后,他一刻都没有歇息,第一时间就去拜见张太后了。

    张太后住在仁寿宫,朱厚熜来到张太后住的地方,进门一见到张太后,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儿臣给太后娘娘请安了!”

    张太后见朱厚熜依如昨日,仍是对她大礼参拜,十分的恭敬,心下还是相当高兴的:“快起来吧,以后来见哀家,不用行这么大的礼了,要知道你已然是皇帝了,这皇帝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给人下跪呢,你说是不是啊?”

    朱厚熜仍跪在地上没有起来:“儿臣能当上这个皇帝,全凭太后娘娘的扶持,儿臣感激不尽,日后定当会孝顺太后娘娘,还望太后娘娘能继续照拂儿臣,提点儿臣,助儿臣做一个好皇帝!”

    张太后笑着说:“你能这么懂事,哀家十分高兴,哀家既然拥立你做了皇帝,不消说,这日后也定当会照拂于你的,只是这提点嘛,你也知道,像我们这些妇道人家是不得干政的,所以这朝堂之事,还要你自己来拿主意,你做事情要多多的思考,要有自己的主见,遇到难事解决不了,可以向杨首辅这些大臣们请教……”

    朱厚熜听完张太后饱含深情,事无巨细的交代,哽咽着说:“儿臣记下了,多谢太后娘娘的教诲。”

    他之所以会哽咽,是感觉张太后像极了他的母亲,因而想到了他的亲妈,也就是蒋王妃,他有些想念蒋王妃了,在这红墙黄瓦的深宫之中,只有他孤身一人,至亲都不在身边,他难免会感到孤单。

    但在这宫中,朱厚熜也有一个亲人,那就是他的奶奶,他的亲奶奶仍在这宫里。

    于是第二天,也就是朱厚熜登基后的第一天,他便去拜见尚生活在宫中的祖母了,随行的人有黄锦和李缙。

    朱厚熜的祖母邵氏,是浙江昌化人,早年因家境贫寒,衣食无着,终至走投无路,父亲不得不把长得清秀端庄,口齿伶俐的邵氏,卖给杭州镇守太监当侍女,那时的邵氏已出落得如清水芙蓉,亭亭玉立,在太监的精心调教下,更变得秀外慧中,知书达理,那镇守太监为了讨取皇帝的欢心,有意将邵氏带入皇宫,一天,宪宗皇帝偶遇邵氏,被其清纯的容貌所迷,将其收为了嫔妃,并恩宠不断,是以没多久,邵氏就生下了皇子朱祐杬,即朱厚熜之父,因而被册封为宸妃,后来邵氏又为宪宗生了两个儿子,被晋升为贵妃,本来儿多福多,不想皇宫中的规矩更多,邵氏的三个儿子都被封藩到了外地,身为母亲的她又不得跟随任何一个儿子,只能留在宫中,这样一来,母子见面就不容易了,因为藩王不能离开藩地,更别提进京、进皇宫随意走动了。

    所以朱厚熜只是在很小的时候,某次跟随他的父亲进京,在皇宫中见过他的祖母一面而已,现在印象早已模糊了。

    但毕竟是至亲,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那份与生俱来的亲情,在朱厚熜这类人心中,是不会因为一些有的没的原因,便泯灭掉的,因为朱厚熜是一个极其注重亲情的人,后世有人说嘉靖皇帝,也就是朱厚熜这一辈子只爱过他的家人,除此之外,没有爱过任何人,这个任何人包括他的妃嫔和子女,尽管这些人也是他的家人,但在他的心中,这些人却不是他真正的家人,他心目中真正的家人,只有他的父母及其长辈,外加他的兄弟姐妹,实际上就是他的姐姐和妹妹。

    朱厚熜因思念母亲,继而想到了祖母,这孙子对奶奶,那也是很亲的,不比母亲差多少,是以他什么都不管不顾,转天就跑去看奶奶了。

    内侍太监早就知道了这事儿,马上将邵氏接到一处宫殿,并收拾得干干净净,邵氏对此感到迷惑不解,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自己那继承了皇位的孙子,要来看望自己,邵氏自然是喜不胜喜,不为别的,只因能得见亲人。

    朱厚熜来到内侍太监为邵氏安排的那处宫殿,进殿之后,看到老太太正安安静静地坐在一张软椅上,等候着他这个孙子的到来。

    朱厚熜的眼眶登时就红了,他强压泪水,飞快地跑了过去,张开双臂扑进了奶奶的怀里,此刻他已经说不出,他刚才想好的那些问候话语了,只是扑在奶奶的怀里嘤嘤哭泣。

    邵氏张开枯瘦的手臂搂着孙子,用颤抖的手,爱惜地抚摸着朱厚熜的头发,两行老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也不住地滴落了下来。

    朱厚熜默默地哭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用手一边给奶奶擦眼泪,一边为奶奶理顺那散乱的灰白色头发:“祖母,你一直住在这里吗?”

    邵氏装出高兴的样子,点了点头:“嗯。”

    朱厚熜看见奶奶只是直直地望着前面,脑子里立刻闪出了一个让人害怕的猜测,奶奶的眼睛是不是瞎了啊,他把手伸到奶奶的眼前晃来晃去,可是奶奶却没有任何反应,他不禁惊叫了一句:“祖母,你的眼睛瞎了!?”

    邵氏若无其事地说:“孙儿别怕,人老了,耳聋眼瞎是时常会发生的事情,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朱厚熜一点都不傻,他看出来了,奶奶这些年一定是遭受到了许多苦楚,他很难受地跟奶奶保证说:“祖母,孙儿一定会叫御医治好你的眼睛的,这样你便天天都能看到孙儿了。”1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