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邦之物

    怎么着,想拿烟呛我,让我打消去那家‘烟草专卖局’的念头吗?不好意思,本人曾经也是一个烟民,怕是你的希冀要落空了!

    “也好。”李缙也没有拒绝,接过邓光递过来的一支烟,在邓光的指引下,用火折子将烟点燃,深吸了一口,然后咽下,又从鼻腔将烟释放了出来。

    “哎呀,李老弟,你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邓光惊叹说,“你不但能禁受得住这烟草呛人的味道,就连这吸烟的方法也是一学就会,比为兄可是要强上许多啊,为兄一开始可是被这烟草呛了个半死,慢慢才适应了它的味道,而且也是学了好久,才学会了吸食它的正确方法。”

    “哈,看来小弟是很适合吸食这烟草啊。”

    “适合,太适合了!你觉得这骆驼牌的香烟味道如何,你要是觉得还可以,想吸食这个牌子的香烟的话,为兄可以送你几包…”

    “不必了,小弟还是自己去买吧。”

    下官哪有收上官东西的道理,李缙赶紧拒绝了,之后他抽完了那支烟,便告辞离开了邓光的office。

    出了户部,李缙将批条交给了在外等候的玉宁,让玉宁领着其他人到户部的‘太仓库’,去提朱厚熜拨给他的那五万两银子,而他自己则去了XX门外的XXX大街,,也就是邓光所说的那个什么烟草专卖局所在的地方。

    户部的太仓库,是大明最重要的国库,但却不是唯一的国库,大明有许多国库,例如太仆寺的常盈库、工部的节慎库等等。

    太仓库分为粮库和银库两部分,用以储存漕粮的太仓粮库,位于京城和通州两地,规模很大,仓厫不下七百余座;用来存储金银的太仓银库,设在京城,一些国库中的绵丝和绢布等物,还有马草、盐课和关税,以及籍没家财和变卖田产,援例上纳,凡折银者,皆入此银库,因此这个银库中有充足的现银,朝廷用银子一般都会从这个银库中支取。

    别看五万两银子不多,但也有好几吨重,至于玉宁怎么将银子运回商部,李缙就不管了,他怀着巨大的好奇心,去了城西的某个繁华地段,到那里一打听,还真打听到了邓光所说的那家烟草专卖局!

    哦买嘎,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原来邓光说的竟然是真的!要是这样的话,那邓光就不是什么穿越者了,因为他抽的烟是买来的,而这穿越者则另有其人,很有可能是那卖烟之人,也就是开设烟草专卖局这家买卖的老板,但也可能不是,也许是那穿越者供货,别人开的买卖,这也说不准,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太奇怪了,那个穿越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香烟呢,难道那个穿越者,他原来所在的时空,不仅能往其他时空送人,还能随便送货了!!!

    李缙一脸大写的蒙圈,脑袋乱成了一团浆糊,晕晕乎乎地步入了大街,走到了烟草专卖局的门前。

    这烟草专卖局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商铺,不是很小,但也没有多大,看上去与其他店铺也没有什么不同,除了招牌以外,烟草专卖局这家店面的招牌,不光有字,还有彩色的浮雕,在招牌的两头,雕有整包的各种牌子的香烟,以及一些零散的烟支,很有后世烟草专卖店的feel。

    李缙站在烟草专卖局的门外,傻傻地瞧了一会儿,等心情平复下来,这才走了进去。

    这烟草专卖局内,转圈有一溜桌面是呈倾斜状的木制柜台,上面花花绿绿的,摆满了后世中外各种牌子的散包名烟,在柜台后面,贴着墙壁,是成排的货架,上面摆着的则是成条的香烟,另外在一些角落还堆着一些纸壳箱子,那是成箱的香烟。

    厚礼谢特,也太夸张了吧,这些烟都他娘的是哪弄来的啊!?

    李缙惊诧莫名。

    “这位客官,您是要买香烟吗?”一名伙计迎了过来。

    “啊,是的。”李缙点了点头。

    “您之前吸食过香烟吗,可有喜欢吸食的牌子?”那名伙计又问。

    我靠,装什么文明人啊,你就问我喜欢抽什么牌子的烟不就得了,还吸食,真是越听越别扭,好像这烟是神马高级毒、品一样。

    李缙改为摇头,装作很无知地说:“没有,我没有吸食过香烟,只是看别人吸食,吞云吐雾的,觉得甚是有意思,又听他们说,这吸食香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所以…”

    “噢,原来是这样啊,那客官这边请吧,这边摆放着的,这各种牌子的香烟,味道都没有那么冲,比较适合初食者吸食。”

    “就是他们说的,劲儿没有那么大,对吧?”

    “是的客官。”

    “哦,那我要这个吧。”

    “客官,您要的这包香烟是黄鹤楼,售价是九钱银子。”

    “黄鹤楼?这烟的名字叫黄鹤楼?”

    “是啊,客官您看,这上面有字。”

    “我看到了,可是不是都说这香烟是外邦之物吗,怎么这烟盒上有汉字,还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客官你有不知,其实这烟盒上面所印的并不是汉字。”

    “不是汉字,那这是什么字啊?”

    “是外邦的文字。”

    “外邦的文字?这外邦的文字怎么和汉字长的一模一样啊?”

    “并非是一模一样,只是极为相似罢了,客官你再仔细看看,这烟盒上面的字,有些是不是与汉字大为不同啊?”

    李缙看着那些简体字,咧了咧嘴:“啊,这细看之下,还真是不尽相同。”

    那名伙计笑着说:“这就是了,所以这包香烟的牌子,也就是名字,虽然叫做黄鹤楼,但它却实实在在是外邦之物。”

    “这屋中所有的香烟都是外邦之物吗?”

    “客官说对了,全部都是,咱们大明目前还没有烟草这种东西,就算有,也做不出这成盒的香烟,客官您看这裹在烟盒外面的这层透明的薄膜,这薄膜叫做塑料,不说别的,只是这一样东西,咱们大明就没人能做得出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