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

    呦呦呦,看把你能耐的,你怎么不上天啊,好像你神马都知道,我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其实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那是塑料!

    李缙不屑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哦,是吗,那这些外邦之物都是你们这家店铺的掌柜的,从外邦运来的吗?还是别人运来,转手卖给他的啊?”

    那名伙计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句都不说,口风紧得很:“这个就恕小人无可奉告了,我们掌柜的说了,这属于是商业机密,是不能对外人说的。”

    商业机密?古代有这个词汇吗?这掌柜的恐怕就是那个穿越者了吧?

    李缙接着又问:“那你知不知道呢?”

    “不瞒客观说,对于客官问的这件事情,小的还真是不大清楚。”

    “你们这里一共有几个伙计啊,有人知道这事儿吗?”

    “客官不用再问了,我们这里怕是没人清楚这件事情,您要是真想问个明白的话,我看您还是去问建昌侯吧,这买卖是建昌侯跟我们掌柜的合伙开的,他肯定知道这香烟是打哪来的。”

    这名伙计口中所说的建昌侯,就是张延龄,他与去湖广接朱厚熜进京继位的寿宁侯张鹤龄,同是张太后的弟弟,他们兄弟二人,都是嚣张跋扈之辈,多行不法之事,最后都让朱厚熜,也就是嘉靖皇帝给收拾了,只不过那是在十来年以后,现在这会儿,他们哥俩还风光着呢。

    嗖嘎,我说怎么没人来找麻烦呢,原来是那个穿越者搭上了建昌侯,有建昌侯罩着这家买卖,所以才能经营的顺风顺水,不然想要卖这种出处不明、稀奇古怪的东西,势必要经历一番波折和坎坷,没准还会因为一些有的没的原因被举报、被抓,坐牢、流放那都不算啥,搞不好还会把脑袋给弄丢了。

    尽管李缙现在已经是嘉靖皇帝身边的红人了,但人家拿建昌侯压他,他也没辙,他目前的实力,跟建昌侯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根本无法与人家抗衡,但是他依旧没有放弃,他和颜悦色地对那名伙计说:“这位大哥,其实你没必要将什么建昌侯抬出来压我,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我问这个事情,也不是想翘行,抢你们的生意做…”

    “那你想做什么?”

    “纯属好奇而已,你们掌柜的在不在啊,既然你们都不清楚,那我直接问他好了。”

    “不在。”

    “他去哪里了?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不清楚。”

    “……”

    “这位客官,这包香烟…”

    “烟我还是要买的,这块银子都给你了,不用找了。”

    “多谢客官了,您慢走。”

    “行了,不用送了。”

    李缙摆了摆手,转身就走掉了。

    出了烟草专卖局,李缙四下瞧了瞧,朝一个摆在街边的卦摊走了过去。

    这坐在卦桌后面,为人看相卜卦的是一个四十几岁,长得尖嘴猴腮,体格消瘦,一身读书人打扮,但衣服比较破旧,落套的中年男人,李缙来到卦桌前,直接坐了下来:“先生是一直都在这里摆卦摊吗?”

    那个算命先生看了看李缙:“这位公子,你可是想要向鄙人询问那烟草专卖局的一些事情?”

    哎呦呵,还真是到哪都能碰到能人啊,没想到这个算命先生堪比柯南,给人看相卜卦的本事不知道行不行,但这观察分析周遭一切事情的能力倒是一流!

    李家从怀中掏出几块散碎银子,放在了卦桌上:“没错,你可见过这烟草专卖局的掌柜的?”

    那个算命先生将银子拿起来,揣进了怀里:“虽然不是经常能见到,但总归是见到过几次。”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你描述一样。”

    “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

    “姑娘?”

    “正是”

    “多大年纪啊?”

    “大概能有二十几岁吧。”

    “二十几岁了,你还称呼她为姑娘?难道她还没有成亲吗?”

    “应该没有吧,她梳的是未婚女子的发髻。”

    “她叫什么名字啊?”

    “我只知道她姓赵,因为别人都称呼她为赵姑娘。”

    “她是京城人氏吗?”

    “好像不是。”

    “外地来的?”

    “不清楚她是打哪来的。”

    “她身边可有亲人?”

    “没看到还有其他人出入。”

    “她就住在这烟草专卖局里吗?”

    “没错,这铺面后头有住人的厢房。”

    “原来如此…”

    “公子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呃…没有了。”

    “那请把座位让出来吧,我这来客人了。”

    “哦,好。”

    李缙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襟,走到一个卖炊饼的摊位,买了几个炊饼,然后找了个犄角旮旯,蹲在那里,一边吃炊饼,一边监视起了烟草专卖局的动静。

    这烟草专卖局的生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这买香烟的人,说少不少,但说多也不多,半天下来,光顾的顾客只有二十几人。

    李缙直到这烟草专卖局打烊,除了那些来买烟的烟民以外,并没有见到其他可疑人物,这个其他可疑人物,指的就是烟草专卖局的掌柜的,算命先生口中所说的那个年轻漂亮的姑娘。

    这是出门还没有回来啊?还是那名伙计在撒谎,她今天压根就没有出门,一直就待在这栋商住两用的铺面后边的房间里?

    李缙还真是有些拿不准,他接茬继续监视,一直监视到夜禁,仍没见到那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回来。

    在夜禁以后,李缙便放弃了监视,他从暗处走出来,转到烟草专卖局这家铺面的背面,从一个易于攀爬的地方,攀爬到了后边厢房的屋脊之上,观察起了天井下面各个房间中的情形,等从一些人交谈的话语中,分辨出那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她住在哪间房间,他趁着一个没人的空档,滑到房檐边,飞身跃下,跳到了天井之中,紧接着推门,快速进了北面的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里没有掌灯,虽然今晚有月光,可照不进天井,所以还是比较黑的,但以李缙的眼力,有一点微光就足够了,他便可以看清屋中的一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