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低贱的衙门口

    京城东四牌楼南边有条本司胡同,本司就是教坊司,教坊司的衙门口就设在这里,而演奏音乐之处,则在其北的演乐胡同,‘卖肉’的地方,在其南的勾栏胡同。

    此外,东四牌楼南边还有马姑娘胡同,北边还有宋姑娘胡同、粉子胡同,总之就是南北有好多条胡同,这些什么粉子胡同和众姑娘胡同,其内皆是青楼、妓院,这整个一片地方,在明朝时就是一个红灯区。

    八音坊就开在这个地方的某条胡同里,门面是一幢石木结构的二层楼,别看楼不高,但占地面积极大,楼内有很宽阔的空间,十分适合做表演之用,李缙来到这里看到尹紫苑所谓的‘八音坊又被人给砸了’,也只是招牌让人不知道怎么的给弄掉了,摔在了楼门前,裂成了两半,里面像桌椅等一些东西,并没有遭受到损毁,与他想象中一片狼藉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这招牌即便是没摔烂,也要更换,你们就再找人做块招牌吧,记得一定要在前面加上‘大明商部’几个字。”

    李缙说完这句话就带人出了八音坊,去了本司胡同,教坊司是正经八本的一个官署,自然也会有办公的衙门,这教坊司办公的衙门,与一般的衙门口,在形制上大抵雷同,样子都差不多,也有大门、院墙,内里是连片的屋宇。

    但凡是衙门,无论大小,门前都会有守门的衙役,也就是门卫,李缙他们来到教坊司的衙门口,在想进教坊司的时候,被门卫很客气地给拦住了,这是因为他们拦的人里面不仅有高阶官员,另外还有锦衣卫,也就是麻郁等人,麻郁他们也没有穿飞鱼服、佩绣春刀,他们跟东厂的番子一样,穿了也是黑色的衣服,只不过靴子的颜色和帽子的款式略有不同,还是能区分出来的。

    而飞鱼服,本为元代曳撒质孙服,为宴会所用,到了明朝才发展为官服,主要是太监,包括东厂的头目,和锦衣卫的首领所穿着的,即官员到了一定品级才能穿着,绣春刀也一样,除非御赐,否则不能擅自佩戴。

    门卫将李缙等人拦下以后,毕恭毕敬地问他们这些人来教坊司有神马事,李缙还需要跟门卫沟通吗,不需要,他张嘴就问:“你们这教坊司,都有些什么官员啊?”

    那两名门卫其中的一人施礼说:“回大人的话,我们教坊司有奉銮一人,掌宫中庆贺燕飨之乐,另有左右韶舞各一人,左右司乐各一人,就只有这些官员。”

    “奉銮?”李缙回头问麻郁,“麻兄,这个奉銮是几品官啊?”

    麻郁回答说:“应该是正九品吧,韶舞和司乐是从九品。”

    纳尼?正九品?这奉銮应该就是在后世大名鼎鼎的教坊司的一把手了吧,没想他竟然只是一个区区的九品官,看来这还真是一个低贱的衙门口啊!

    李缙错愕地转过头来,对那名门卫说:“你说的这些官员,都有谁在衙门里啊,叫他们出来见我。”

    “敢问大人是…?”

    “我是商部主事李缙。”

    “得嘞,大人您稍等,我这去喊我们家大人出来见您。”那名门卫说完转身就进了衙门。

    之后,等了半刻钟的工夫,那名门卫便带人回来了,一路小跑,跟在那名门卫身后的官员,是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那位老者出了衙门,来至门外,看了看李缙等人,然后下台阶走到衙役说的那名年轻官员,也就是身着官服,站在最前边的李缙的身前,躬身施礼说:“下官教坊司奉銮岑波,见过李大人,不知道李大人驾临下官的署衙,有何公干啊?”

    李缙也没有跟对方废话,开门见山,大声地斥责说:“是为了八音坊的事情,这八音坊是我商部旗下的一处产业,你们教坊司却将它给砸了,我想来讨个说法,你们凭什么要征缴八音坊万余两的捐税,又有什么权利砸别人招牌,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饶不了你!”

    岑泼愣了几愣:“八音坊?万余两的捐税?砸招牌?大人在说什么啊,下官怎么都听不明白啊?”

    “你不知道这事儿吗?”

    “下官真的是不清楚啊。”

    李缙扭脸问尹紫苑:“是教坊司的哪个人,带人去砸的八音坊啊?”

    尹紫苑趾高气昂地回答说:“是一个名叫陈阿六的人!”

    李缙扭过脸来问岑波:“岑奉銮,你可认得那个陈阿六啊?”

    “呃…这个陈阿六好像是陈莆手下的一个小吏。”

    “这个陈莆又是谁啊?”

    “他是教坊司的韶舞。”

    “哦?你把这个陈莆,还有那个陈阿六,全都给我找来,今天我一定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的大人,不过他们二人都不在此处,要将他们带来这里,还需花费上一些时间,不如大人到里面去等…”

    “不必了,我就在这里等他们,你快去找人吧。”

    “啊,好。”

    岑波答应了一声,他没有打发人去找陈莆和陈阿六,而是亲自去了北边的演乐胡同。

    李缙在岑波离开以后,把他那盒揣了好几个月,至今都还没有抽完的黄鹤楼掏了出来,给麻郁等人每人发了一支,然后一边抽烟,一边闲谈,安逸地等待了起来。

    这时候外围已然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有人把教坊司的门给堵了,这个热闹还是值得一看的,人们想看一看李缙他们这伙人,会不会自取其辱,别看教坊司这个衙门里的官员的官阶是极低的,但人们都知道,他们大多数人都有靠山,硬气的很,一般人是斗不过他们的,他们是怎么攀上那些靠山的,想想这教坊司里什么人最多,你也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二、三十分钟以后,岑波终于把人给带来了。

    陈莆也不理岑波的催促,他是慢慢悠悠从演乐胡同那边溜达过来的,并且还带了一大帮打手,其中就有陈阿六,他一来到近前,就大大咧咧地明知故问说:“是哪位上官要找我陈莆啊,请出来说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