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从清查皇庄开始

    樊继祖点头:“没错,这对新帝认清庄田的危害,下决心予以解决庄田问题是有不小作用的,一开始新帝,因为是少年天子,涉世不深,在太监王竚、贾友等人的蛊惑下,曾违背即位诏书的许诺,不允许将宦官刘瑾的玄明宫庄田中所侵占的农民土地归还原主,随后又传旨,令各宫置皇庄及差管各庄官校,此举引起了朝臣们的极大不满,纷纷上疏请求新帝收回诏旨,这给新帝带来了很大的触动,使得新帝对庄田的危害有了初步的认识,由此逐渐下定决心要清理庄田,是以才会在前些日子召见首辅杨大人,将这件事情给敲定了下来。

    真的是这样吗?就因为朝臣们全都上疏要清理庄田,朱厚熜为了满足大家的要求,就做了这事儿吗?我看不见得吧,要是对他没利,就算是利国利民,大家全都要求,他也是不会做的吧?

    李缙把朱厚熜想的有点太自私了,因为他所知道的嘉靖皇帝就很自私,并且还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他认为朱厚熜决意清理庄田,是有其目的在的,那就是为了强化君权,巩固帝位。

    朱厚熜不是以太子的身份继皇帝位的,他没有属于他的东宫势力,加之他自幼又生长在远离京城的湖广,和京中的王公、勋戚及宦官没有任何联系,这种处境造成了他在即位初期,无法真正掌握朝廷大权,事事处处要受到以杨廷和为首的阁臣和张太后的掣肘,他要想改变现状,就必须强化君权,而要做到这一点,缓解社会矛盾,稳定社会局面,以树立君主权威,就是十分必要的了,这离不开整顿和清理京畿地区的庄田,而他清理起庄田来,又容易行事,因为他与北方庄田地主没有什么联系,遇到的牵扯会比较小,李缙猜测,是这几方面的因素加起来,才会促使他下定了这个决心,要对京畿地区的皇庄等各类庄田进行较大规模的清理。

    说的再明白一点,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朱厚熜要做一些顺应人心的事情,让更多的人支持他,以此来巩固皇位。

    李缙当然不会把他心中所想的这些事情,说给樊继祖和夏言听:“可是这第一步清查皇庄,以及各类庄田的事情,最终却落到了你我等人的头上,这绝对是件难办的差事,皇庄还好说,想要清查庄田,肯定会遭到那些庄田地主的百般阻扰。”

    夏言坚定地说:“就算是这样,也要彻底的清查,因为我们要做的这件事情,是一件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事情,做好了,可以福泽千家,惠及万民。”

    李缙下达指示说:“我看还是由浅入深,从易到难,先从清查皇庄开始吧,就夏兄整理、带来的一些资料看,这皇庄现在一共有36处,这36处皇庄在何处,夏兄你可都清楚啊?”

    夏言立即回答说:“大致都清楚,在京郊的…”

    “吱呀…”夏言刚要说那些皇庄都在哪里,有人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夏言见来了外人,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李缙回头瞧了瞧,看到也不敲门,直接便闯进屋中的人竟是尹紫苑,另外她身后还跟着一人,是张俏鹫。

    咦?这姑奶奶怎么又带人找到我上班的单位来了?莫不是八音坊又出了什么事情?不能够吧,那个什么陈莆还敢再造次吗?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回一定不能轻易放过他!

    李缙一边琢磨,一边训斥说:“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不知道这屋中还有别人吗?”

    要是没有别人,就可以不敲门了吗?看来李大人和先进门来的这位姑娘的关系一定不一般?后进门的这位姑娘又是谁呢,真是风情万种,好生妩媚啊,这要是能一亲芳泽的话,此生也不算白活了,想必她也和李大人有些关系吧,李大人真是好艳福啊!

    屋中之人,也就是樊继祖和夏言带来的那些人,尤其是一些年轻人,见到尹紫苑和张俏鹫,全都不住地在心中赞叹,艳羡起李缙的艳福,要是他们知道,这只是李缙众多红颜知己中的两个,指不定还要怎么样呢。

    尹紫苑很会找借口:“冯瑶没跟我说啊,她只说相公你在这间屋子里,没跟我说还有别人,所以我推门就进来了。”

    相公?这位姑娘是李缙的妻子吗?李缙已过弱冠之年了,有妻子也不足为怪,怪的是他的妻子,怎么还梳着未婚女子的发髻啊,难道是未婚妻子吗?

    樊继祖当即便站了起来,他笑着对李缙说:“原来这位是弟妹啊,想来弟妹寻到了这里,必是找你有事,很可能还是急事,不如你先去处理这着急的事情吧。”

    李缙点了点头:“好,那你们接茬研究,把那36处皇庄的地点都搞清楚,然后制定三条清查路线,等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你、我、还有夏兄,我们三人就带队出发去清查皇庄。”

    呃?怎么听话音,这个李缙像是想当甩手掌柜啊?

    夏言是个直性情的人,他爽直地问李缙:“李大人,你是打算在出发之前,都不再过来这里了吗?”

    李缙煞有介事地说:“夏兄,你也知道,我是商部的主事,我这个商部的主事,是商部唯一管事儿的人,这皇上安排差事,安排的有些急了,商部还有一些事情急需处理,我要趁着现在还在京城,先把商部的一些事情处理好,然后才能抽出身来,去做皇上后交代下来的这个事情,所以关于清查皇庄的一些前期准备工作,就只能交由你和樊兄来做了,还望能原谅则个。”

    樊继祖抢先一步开口说:“没关系,李老弟你就去忙商部的事情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你的两位老哥哥来做吧。”

    樊继祖大夏言一岁,他们二人都是四十左右岁,说是李缙的老哥哥也不为过。

    比之夏言,李缙更为喜欢樊继祖这种人,因为会来事儿,他抱拳说:“那就劳烦二位仁兄了。”

    说完,李缙就带着尹紫苑和张俏鹫离开了庄田清查小组的大本营、办公室。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