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鬼永远是鬼

    那五姬上台来,全部都是自弹自唱,但不是那种真正的自弹自唱,还是有乐队跟着伴奏的,她们唱的都是李缙按图索骥,copy别人的东西,继而创作出来的那些后世的流行歌曲,而且是原曲+原词,在每人唱了两三首歌以后,即五姬表演结束以后,那一仙,也就是夏溪登台了。

    在报幕的龟公说完‘下一位要登台的清倌人是夏溪’这句话以后,引起了一片骚动,但随后在夏溪走出来的时候,现场又立刻安静了下来。

    嗖嘎,这就是夏溪吗?怎么整的跟小龙女似的,难道这‘仙’都要穿白色的衣服吗?她的姿色,要说能胜过张俏鹫、刘京香和王满堂,也不尽然,只能说是美的各有特色,而她的特色很明显就是清纯脱俗,顶级美女靠的是气质,张俏鹫是妩媚,刘京香是清丽,王满堂是娇傲,她是清纯脱俗,这也论不出来谁高谁低,只能看个人的喜好了,所以她们应该算是同一级别的美女,但要是她的技艺水平高的没边的话,那只凭张俏鹫一人怕是很难战胜她,说不得就要弄个组合了。

    李缙在注视夏溪的同时,已然在开始想抢夺观众的办法了。

    夏溪现身以后,在众人的注目下,不疾不徐地走上了舞台,能看得出来,她也是久经大敌了,尽管她还很年轻,只有二十几岁。

    夏溪到了舞台之上,先道了个万福:“奴家便是夏溪,在这里给各位见礼了,方才奴家听人说,今天有个很特别的人物来了我们教坊司的演乐坊,这个人就是朝廷新增设的商部的主事李缙李大人,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李大人你可在台下啊?”

    呃?这又是什么鬼?她叫我干嘛啊?

    李缙愣了一下,随后把手举了起来:“啊,本官在这里。”

    “哈,原来李大人真的在啊!”

    “废话,本官若是不在,难道现在是鬼在跟你说话吗。”

    “……”夏溪傻住了。

    事实上不止是夏溪傻住了,而是很多人都傻住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李缙会这么跟夏溪这个京城第一名妓说话。

    有需求才有供给,中国最早的妓、女,是服务于军队的,当扩大到全社会,服务的对象就不只有单纯的武夫了,而是涵盖了各个层面的人,其中就有文化层面的官员乃至士大夫之流,为了迎合文化人的需求,一部分妓、女中开始向文化方面流动,成为了文化妓。

    中国古代的名妓,大都是这些文化妓,没听说过哪个妓、女与嫖、客肉身相搏,能搏出名来,搏成名妓的,名妓一般是不会与嫖、客肉身相搏的,她们通琴棋书画,能歌度曲,只会给人抚抚琴、唱唱歌,陪人品品茶、喝喝酒、吟吟诗、作作画、下下棋神马的,她们能把原本纯粹的淫荡之事,变出几分高雅的味道来,较之下层妓、女与嫖、客的兽行肉搏,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而付费也高下悬殊,依照按质论价的市场原则,文化妓索费高,也在情理之中,因为文化妓的培养周期长,成本高。

    明代最有名的文化妓,也就是名妓,莫过于名留青史的秦淮八艳了,也就是董小宛、李香君、柳如是和陈圆圆等人(这些名妓大部分都隶属于明末南京礼部教坊司),但并不是说明代就只有这几个名妓,明代的名妓海了去了,只不过都是名噪一时,没有名留青史罢了。

    而明代各个时期的文化人,对文化妓都是极为看重的,尤其是对那些知名的文化妓,因为人家确实是有文化,被称为教坊司一仙的夏溪,就是一位极其知名的文化妓,看重就会尊重、礼遇,因此一些文化人,甚至包括一些非文化人,在与夏溪打交道的时候,说话都是十分客气的,像李缙这么不客气的还从来没见过,是以一些人才会傻住。

    李缙这个人是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他感觉夏溪点他的名,怀的好像不是什么好心思,夏溪说的那个和她说自己来了的人,应该就是陈莆没错了,陈莆没啥事告诉她自己来了干嘛啊,这里边肯定有事儿,十有八九是想让她给自己难堪,要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不如先给她一个难堪,李缙是这么想的,并且也这么做了。

    “怎么不说话了,被本官这个鬼给吓到了吗?”李缙板着脸问了一句。

    “吓到?哪能呢,别说李大人不是鬼,就算真的是鬼,奴家也不怕,因为奴家不怕鬼,奴家怕的是人。”

    “是因为鬼永远是鬼,但人有时候却不一定是人吗?”

    “大人说的这句话好精妙啊。”

    “行了,扯得有点远了,还是说说你找本官有何事吧?”

    “奴家找大人,是想问问大人,为什么会来我们这演乐坊?”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来看表演的。”

    “恐怕不是吧,大人应该是来窥伺敌情的吧?”

    “正因为是来窥伺敌情的,所以本官才要看表演,understand?”

    “……”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能不能不拐弯抹角,直说好不好?”

    “好,那奴家就直说了,其实奴家找李大人,是想告诉李大人一句话,那就是只要有我夏溪在,八音坊永远也别奢望能压倒演乐坊!”

    “哦,你就是为了说这个啊,那你现在已经把想说的说完了,是不是可以开始表演了呢?”

    “当然。”

    夏溪很拽地回了李缙两个字,然后就转身去了她的演出既定位置,即摆放在舞台中央的一张琴桌之后,跟着坐下闭目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冷不丁地,手先伸向了她身前的那张古琴,继而才睁开眼睛,轻启红唇,唱起了歌。

    她唱的是李缙后来用以抵尹紫苑的赎身费用,写给琳娘那三十首歌里面的其中一首歌,名字叫《我可以》,她是真正的自弹自唱,她的琴技高绝,嗓音细腻,又很有力量,唱功也是极其了得,唱起歌来曼妙无比,不过多少还是受到了李缙的一些影响,没有发挥到淋漓尽致,也就是没有全身心的投入,以至于缺少了一丝丝的感情,但尽管是如此,也达到了张俏鹫和赵清萘的表演水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