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入三百二十六章 魔宗临安入开阳

    红焰“呼呼”喘出两口寒气,像是在回答沈临风刚才的问话。

    沈临风抚摸着它顺滑的鬃毛。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进城一探究竟!”

    深夜入城,难免会遭受守城士兵的一顿盘查。好在沈临风提前做好了防备,一问一答之间也并未露出任何马脚。

    “行了,行了!进去吧……告诉你,进城之后可得老实点。”

    “军爷放心!”

    沈临风牵马进城,城内街道整洁,商铺林立。但此时夜色深沉,哪里还有半点灯光?

    蒙面人不知所踪,自己则全身酸痛,血流不止。沈临风心想,眼下还是得先寻一个住处整理一下伤口才是。

    “砰,砰!”

    “谁啊,大半夜的!”

    “住店!”

    “真是撞了邪了,大半夜的来住店!”店小二不满的嘟囔着。

    木门开启,店小二刚想继续埋怨两句。哪知门外之人手里正颠着一锭沉甸甸的银子冲他不停地微笑。

    “哟,客官住店?”

    “可有上房?”沈临风将银子甩给店小二。

    这小二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

    “有的,有的!客官一人?”

    “一人!”沈临风将客栈内打量了一圈,回身说道:“小二,帮我打壶热水。若是有现成吃的,也给我整两样来。还有……别忘了拿酒!”

    店小二揣起银子,连连点头。

    沈临风则只身进入客房,房间的装饰与其他的客栈大同小异。木床、木桌、木凳、再别无他物。

    沈临风除去外衣,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顿时迎面扑来。左肩上的伤口已经完全裂开,丝丝鲜血不断地从中渗出。好在甘灵儿的包袱始终挂在红焰的身上,沈临风从中取出一瓶特制的金疮药。甘灵儿平时也正是用此药往他左肩上涂抹。

    至于其他的伤口,虽然血流不断,但都是皮外之伤并没有什么大碍。最令沈临风担心的还是他身上所中之毒,今夜与那三人对战之时。沈临风见甘灵儿被掳,心中甚是着急。无奈之下强使内力,致使内伤毒发,这才口喷鲜血。

    沈临风试探性的运起“舒心决”,但腹部却传来阵阵绞痛。

    “笃,笃!”

    “客官,您的酒菜和热水好了!”

    沈临风推开房门,店小二打着哈欠将几碟现成小菜和一壶热酒放在了桌上。

    “客官,您慢用!”

    “哎,小二慢着!”

    “您还有何吩咐?”

    沈临风指了指桌前木凳。

    “陪我喝上几杯如何?”

    “这……”店小二面露难色。

    沈临风从怀里再次掏出了一锭银两放在了桌上。

    这店小二也是圆滑之人,他两眼一转,迅速的将银子收进了衣内。

    “客官,是不是想打听点什么?”

    “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的!”

    店小二大大咧咧的往木凳上一坐。

    “嗐!要是连这么点眼力价儿都没有,那我这些年的店小二岂不是白做了?”

    “哈哈……说的有道理!那我问你……这临安城最近有没有什么陌生人进入?”

    “陌生人?这临安每天进出的陌生人何止百千,我哪能……”

    “我说的陌生人……”沈临风突然打断。

    “是指你从没见过的,或者是穿着怪异的。”沈临风咧嘴一笑。

    “再具体一点就是……除了我们中原人之外的!”

    店小二张大了嘴巴,脸上一副“我了解”的表情。

    “您还别说,最近城里确实来了一批奇怪的陌生人。但是不是中原之外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他们长什么样子?”

    “看不清!”

    “嗯?看不清是什么意思?”

    “他们全都遮着面谁能看的清?而且啊,每人身后背一柄剑。起初我还以为是武林当中的哪个门派路过临安城,但他们说话的口音却十分怪异。掌柜的说,他们有可能不是中原人!”

    店小二说完这句,一个劲儿的冲沈临风挑着眉毛。他的意思已经十分的明显,不是中原人,那肯定就是乌兰国的了。

    “他们现在住在哪?”

    “这个我清楚,他们住在临安北面的开阳楼!”

    “开阳楼?”沈临风眉头紧锁,他总觉得这开阳楼的来路也不一般。

    店小二看出了沈临风的疑惑。

    “客官没听说过开阳楼?”

    “小二不妨说来听听!”沈临风将店小二的碗里倒满了酒。

    店小二将酒仰脖儿喝干,随后便开始故弄玄虚。

    “客官可知道魔教?”

    “听说过!”

    “这开阳楼啊,就是那魔教在临安的一个分堂!”

    沈临风点了点头,天罗教当中确实是有一个开阳堂。

    店小二说的起劲儿,自己又倒了一碗酒喝了下去。

    “年前,大批的武林门派齐攻开阳楼。那段时间,这临安城内几乎是天天刀光剑影。这些武林人士攻破了开阳楼,见人就杀,那叫一个惨呐!”

    “后来呢?”

    “后来……那楼便被官府封了。”

    “既然被封了,那这批神秘人是如何进去的?”

    “不知道!他们大摇大摆的进,大摇大摆的出。官府也都看见,但像是早就知道一样。”

    “他们有多少人?”

    店小二仰着头,挫着下巴。

    “之前是没有多少人,但加上陆陆续续进城的……如今少说也有百人。”

    “百人?”沈临风的心里犯起了嘀咕。他只孤身一人,而且还旧伤复发,如何能在百名高手之中救出灵儿?

    “客官,客官?您还有什么事吗?”

    沈临风回过神来。

    “没了,小二请回吧!”

    “那您慢用!”说完,店小二起身告辞!

    房门关闭,沈临风迅速起身。紧接着,他从背包之中拽出了一套夜行衣。

    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沈临风将房门反锁,随后跃窗而出。

    深夜的冷风让他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一朵乌云缓慢遮月。沈临风将黑巾遮面,趁机消失在了茫茫黑夜。

    开阳楼,地处临安以北。楼高四层,建造气派。时至深夜,但沈临风赶到的时候,整座楼依旧是灯火通明。楼前灯光明亮,数十名黑衣剑士如临大敌一般的从楼内涌出,最终齐齐的站在台阶的两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