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奸细

    让人清点城内粮草,催促各县粮草供应之后,杨麟正准备往回赶,参议殷承柞凑上来低声问道:“大人,谯应瑞为人跋扈,现在又当众顶撞大人,大人应该当众训斥,否则的话大家都这样,这军队不是乱了套吗?”

    杨麟哈哈大笑,摇头道:“殷兄,多虑了。在下年龄尚轻,再说也是半路从军,身边当然需要一些老将军在旁边提醒点拨,如此才不能犯错误啊。

    夫子曾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为上位者切忌固步自封妄自尊大,应该能谋善断啊。”

    殷承柞抬起头,睁大眼睛左右不断看着对方,害得杨麟显得怪不好意思,一个劲在旁边傻笑。

    就在这时,数骑来到面前,罗梦科翻身下马,拉着一个和尚打扮的来到面前,拱手道:“大人,刚才暗哨抓住一个奸细。

    这个和尚躲在暗处,一直偷看我军挖掘工事,分明是奸细。”

    这个和尚二十多岁,操着外地口音连喊冤枉,声言自己游方到此,不知道大军正在修筑工事,本想躲避,但被这几位军爷抓住,一个劲说自己是奸细。

    杨麟眼珠一转,顺便简单询问一两个最基本佛法的事情,然后摇头道:“罗断事啊罗断事,这位师傅明明是和尚,怎么是奸细呢?

    若是奸细,怎么懂得佛法呢?

    不要再错怪好人了,下次遇到这些和尚什么的,就像本官这样询问,若实在答不出来的才可能是奸细啊。”

    罗梦科满脸错愕,心不甘情不愿的放这位和尚离开。

    看和尚已经走远,旁边殷承柞笑道:“老罗啊,你怎么还站在这里,大人这是放长线叼大鱼,想以这个和尚为诱饵,钓出张献忠按在城内的同伙呢?”

    罗梦科内心一喜,连忙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离开工事之后,圆善和尚一路小跑,足足跑了两里地,看到左右无人之后,方才坐下来歇息。

    刚才太惊险了,本来以为此生休矣,但谁料到居然绝处逢生,这个年轻将军居然放过自己。

    历史上张献忠用兵如神,更是所谓游击战的鼻祖,每次攻城都会派出细作化装成和尚、道士等闲杂人等混入城中,探听军情,接应大军。

    当年大明总督杨嗣昌悬赏重金捉拿张献忠,第二天城内就贴出告示,悬赏3文铜钱杨嗣昌头颅。

    去岁大西军攻占CD,就是派出细作化妆成和尚道士混入城中,然后里应外合攻占CD城。

    为了谨慎起见,这次发兵之前,张定国派出奸细混入城中,但因为施行身份证制度,本地男丁都登记造册,免费发放身份证,外地游民在再三核对之后,颁发临时身份证,且将个人信息,将目的地记入身份证上。(应该是身份薄)。

    这半年下来,流寇共向顺庆府派出十余支细作,但不是被当地衙役查得,就是一个个畏惧查身份证不敢外出活动。

    迫于无奈,不得不再次使出杀手锏,派出十余名和尚道士。

    在古代,和尚道士多是化外之人,百姓或对其敬如神灵,或对其避之不及。

    除了这些原因之外,由于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做过云游和尚,不论是皇室宗亲,地方官府,还是一般士民都对游方和尚道士礼敬有加。

    听到义勇军正在城外修筑工事,其他的都不敢近距离观察,圆善自恃资格老,接下这个重任,谁料到被官军发现,差点连老命都掉了。

    长吁一口气,躲在暗地里细查半天,在确信没有人跟踪之后,圆善方放心大胆的回到寄宿的观音寺,与同伙一道商量如何进一步打探消息。

    但圆善没有注意到,在远处栖乐山上一个中年男子正在用单筒望远镜观察其一举一动,看到其回到观音寺之后,更是招来十余个民壮,让其化装之后潜伏在观音寺四周。

    由于有上次经历,圆善更是深居简出,派出其他的人远远擦看,如此过了三天,情况摸得差不多后,写好密信,放出信鸽,大家长吁一口气,正准备庆祝的时候,突然从外面闯入百余个劲装汉子,不到片刻功夫控制住众人。

    圆善高声哀呼,但这些人不管不顾,将其按在地上,足足打了五十马鞭,浑身被打得稀烂之后被拖到大堂之上。

    看着还在哀嚎的圆善,殷承柞阴笑道:“别装了,张善儿,你手下早招了。老夫暂时寄存你的头颅,主要看你是否良心未泯,是否还助纣为虐而已。”

    张善儿大惊,睁开眼睛仔细的看坐在上首的殷承柞、罗梦科,摇头道:“都招了,他们,他们知道什么?”

    殷承柞摇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自以为聪明,你下属有七八个,你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其他的不过是谋生混口饭吃,现在在我顺庆府大堂之上,有什么不招的?

    既然大多数都招了,你招不招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若你还是顽固的话,老夫马上将你推出去斩首,免得浪费时间。”

    自己价值仅止于此?张善儿摇头,声音颤抖道:“那,那,那就将老子拖出去斩了吧,反正要想从老子这里掏出东西,休想。”

    殷承柞呵呵笑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重要人物似的,真是可笑。

    张献忠这次想攻打顺庆城,虽然前后数次派了很多细作,但因为我顺庆府军民团结一致,难以下手。

    没有办法,上个月张定国派你们来到顺庆城,你是在八月十三来到顺庆城的,这些没错吧。”

    张善儿大惊,声音颤抖得更厉害,瞪着殷承柞道:“你,你,怎么可能,老子什么时候到的你都知道,怎么可能?”

    两人对视一眼,旁边罗梦科接过话茬道:“你,你自以为高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行动怪异,在通过关卡的时候就被发现了。

    接到差役报告,老夫决定放长线钓大鱼,你们在顺庆城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你说说,你还有什么价值。”

    张善儿汗如雨下,连连摇头,直呼不可能。

    殷承柞见状,一拍惊堂木,大喊道:“张善儿乃大西军奸细,刺探军情,被抓后还执迷不悟,助纣为虐,良心泯灭,着左右推出去斩首。”

    张善儿大惊,连连挣脱推拉的衙役,口口声声愿意招认。

    为了保命,张善儿合盘托出,不但将任务,这几天刺探到的军情,以及给张定国的信函和盘托出,更是供出昔日在顺庆城的四五个奸细。

    仔细看了看递上来的审讯结果,合上良久后,杨麟说道:“果不出所料,给张善儿几天时间,他也没有看出什么东西。

    我最关心的就是张善儿果然将我军大规模修筑工事的消息传给张献忠,料定张定国必然放松警惕,认定我军将死守顺庆城,既然如此,其前锋诸将,必然有贪功冒进的,如此必然给我们机会啊。”

    下首的钱邦芑摇头道:“大人,难道你想率军出击,与流寇野战?

    我军粮草充足,反观流寇,虽然占据CD平原,但破坏得非常严重,如此必然严重缺粮啊。”

    杨麟点头道:“这些我都知道,但如今大西军在潼川州有兵马五万多,这次张定国、白文选所率领的,也在数万之众,来势汹汹,若不稍挫其锐气,如此一些人必然畏敌如虎啊。”

    众人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只得拱手称是。

    杨麟留下钱邦芑、范文光驻守府城,督促各县运送粮草。

    秋收早已经结束,半个月前已经去函各县,要求尽快将粮食通过船运到府城。

    考虑到刚刚秋收完成粮价便宜,衙门统一按照6钱银子一担的价格收购粮食,这可相当往年冬月的粮价,很多农户担心错过时节,争先恐后的缴纳粮食,而衙门则开出相应凭证,以作为缴纳依据,抵当年的田赋。

    都极归、王志耀、杨永泰等人率领民团继续构筑工事,留下陈怀西率领水军加强沿江、沿河警戒,亲率六营兵马秘密出城,在半路上伏击流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