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斩先天境

    “圣女殿下,我们要不要出手?”

    习宽见到王辛宇被阻,只怕罪寂被其他几个先天境夺走。

    米慧兰水汪汪的杏眼眨巴眨巴,慵懒的说道:“不急,最强的那人不也没急吗?”

    她将目光从黑纱女子身上移向王辛宇,炽热的眼神在罪寂刀上划过。“站好了看戏吧,他们想杀死那少年也没那么容易。”

    听到王辛宇的叫嚣,乔清萱几人的面色全都变得冷峻。多少年了,还没哪个后天境武者敢这么和他们说话。

    “敬酒不吃吃罚酒,死!”

    翟庄华面色最为阴沉,当说出死字时,他手中刀已出鞘化作一道雪亮刀光斩向了王辛宇。

    几人谁也不知罪寂在王辛宇的手中能发挥出多少威能,如今有人打前阵,他们乐见其成。

    呲!!

    王辛宇拿着罪寂随意一挑,翟庄华手中宝刀就被罪寂的锋芒斩为了两截。

    翟庄华后退一步,双手调动自然之力,想要禁锢住斩向他的罪寂。

    王辛宇开始感到阻力,手中罪寂变得沉重起来。他的额头逐渐渗出汗水,先天境果然不是后天境武者能够对付的。

    即便他有罪寂在手,却发挥不出罪寂的刀意来,结果还是被先天境武者调动的自然之力给压制了。

    不过,王辛宇还没有动用体内庞大的隔世刀意。他摧动黄庭气海中的刀气注入罪寂刀身,罪寂在一瞬间便如活过来一样。

    罪寂血光大放,一道凌冽的刀气自罪寂刀身而出,直斩翟庄华的胸口。

    轰!!

    翟庄华就像是被血海淹没了一样,瞬间便不见了人影。当血光散尽后,乔清萱等人神情大骇,只见翟庄华半跪在地,胸前鲜血直流。

    他艰难的用手封住胸前几个穴位,抬头看向王辛宇,“罪寂,罪寂!真不愧是盖世神兵,我大意了。”

    王辛宇一招重创翟庄华,心中犹如吃了定心丸。

    罪寂加隔世刀气,居然能发挥出如此恐怖的力量来。从今以后,即使不用激发天魔气场,他也能与先天境武者一战了。

    王辛宇手腕一翻,罪寂斜指翟庄华:“让开,我饶你一命。”

    他先是看向翟庄华,然后又将目光扫向还没动手的乔清萱等人,这句话同意是对他们说的。

    “饶我一命?呵呵,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翟庄华看向其他几位,眉毛一挑,“几位,你们还不动手,难道是不想要罪寂了吗?”

    他已受伤,等下就算是从王辛宇手中夺得罪寂,也有可能保不住。毕竟罪寂没有认他为主,他也不清楚自己拿过罪寂来,还能发挥出几成威力。倒不如暂退一边,决不能为他人做了垫脚石。

    乔清萱几人互相传递了一个眼神后,便决然对王辛宇出手。

    他们知道王辛宇手中罪寂的厉害,挥向王辛宇的刀都覆盖了厚厚一层先天真气。

    或者有的人就根本不和其接触,直接隔空挥出刀气杀向王辛宇的胸前死穴。

    面对几人的攻击,王辛宇当机立断的施展出“霜情惊心”。在自己的周身形成了一个寒霜气场。虽然不知道对先天境武者起不起作用,但这是他有限的主动防御招式了。

    罪寂狂舞,王辛宇周身仿佛出现了一个血海,就连寒霜气场也被其染红了一般。

    而乔清萱等人加强了对罪寂的防范,再加上王辛宇刀法拙劣,可以说这里随意一人的刀法就超过他几倍,所以他虽然使得几人没能靠近他,但他手持罪寂也再没伤到一人。

    久战不下,陷入僵持,王辛宇渐渐着急。

    就这么几人都打不过,旁边还有一百多人在对他虎视眈眈。他若不能快速打出去,就只能死在这里。

    一刀隔世!!!

    罪寂刀中凝聚起大量隔世刀气,王辛宇按照特殊的秘法摧动,猛然对准乔清萱等人挥了出去。

    血海澎湃,其间一条土黄色的刀气如同划破时空一般,瞬间而至几人面前。

    轰!!!

    刀气与几人的护体真气相撞,几人全都被击飞了出去。只有翟庄华留在了原地。

    啊!啊!!啊!!!

    有数名后天境武者遭了无妄之灾,因为站的太近,直接被一刀隔世爆发出的刀气撕为了碎片。

    乔清萱等人在身上连点,封锁住在体内乱窜的血气内劲。

    其他人都已看见他们嘴角流出了血迹。直叹罪寂之威,可敌先天。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翟庄华站立原地,他是唯一没有被击飞的一人。他发丝乱舞,眼神明亮如夜星,往外喷涌着光华。

    他张开双臂,拳头捏的咯咯作响。他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样,一张脸都已扭曲成了一团。

    “哈哈,我堂堂先天境真人,今天居然要死在你的手里。不,你根本杀不死我,是罪寂,啊!!!我就算是死,也要你与于我陪葬!”

    翟庄华狂喝一声,整个人消散成无数光点,然后光点在王辛宇惊讶的目光中化作了一柄刀,一柄和翟庄华的宝刀一模一样形状的光刀。

    光刀刺破虚空,极速刺向王辛宇的丹田所在。

    王辛宇将罪寂舞的密不透风,其他人就看见一片血海将其笼罩,恐怖的刀气使得周围的刀客不断后撤。

    光刀一触碰血海,只是瞬间便溃散掉,甚至没有激起血海太多的波澜。

    当王辛宇舞出的血海散去,其余人只见到一滩血迹留在了王辛宇面前。

    神刀门门主翟庄华死在了这个无名之辈手中。

    不,今天过后,不管王辛宇死不死,他绝对会扬名整个江湖,再不是无名之辈。

    罪寂不但可敌先天境,而且还能斩杀先天境。

    在场一百多人心中都沸腾起来,他们没想过翟庄华的死是王辛宇本身的力量,而是将其全部归咎到罪寂身上了。

    底层空间的另一角落。

    “圣女殿下,拥有罪寂的他竟能斩先天了!”

    习宽看着王辛宇面前的那滩血,表情凝重的说。

    “怎么,你怕了?”

    米慧兰风情万种的说道。

    “圣女殿下放心,属下即便是舍了性命,也要将罪寂为殿下取来。”

    习宽低头,神情无比郑重,似向米慧兰宣誓一般。

    米慧兰翘起兰花指,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鬓发:“不用了,你死了,我又差遣谁去呀。”

    她眼含秋水般的媚笑道:“要拿到罪寂,不一定要靠武力的。当年,我收复你靠的是武力吗?”

    习宽心中一颤,当初米慧兰只看了他一眼,他便拜倒在了石榴裙下。这么多年来,万分甘愿被其任意驱使,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

    只求有一天圣女殿下会恩泽于他,共赴巫山云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