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有了这片宅基地可以卖,张三自然不愿意去卖宝刀,毕竟宅基地有钱可以再买,但是这些好武器确是可遇不可求的。没见高俅那把宝刀不是为了坑林冲也是不愿拿出来。

    想到这里张三瞬间不在纠结,只是怎么卖法张三需要思考一番,这东京的房产还是很紧俏的。

    还有就是,如果地卖了,兄弟们岂不是没了这片场子,那自己等人岂不是要变成沿街出摊。

    张三转了几圈想到一个主意,立刻招呼李四往赵太丞家赶去,到了赵太丞家医馆,看见门外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

    张三正要往里走,确被伙计拦住,那伙计说道:“好叫众位知道,这里看病需要排队方可入内。”

    张三连忙说道:“麻烦你通禀一声,我们不是来看病,我有一桩买卖要和赵太丞谈。”

    那伙计见张三说的认真,也不敢擅自做主,回了一句:“那您稍等。”

    张三和李四在门口等了有一刻钟多,那伙计才回身到:“老太爷没空见诸位,老太爷言到,家中事物早已托付给承乾老爷打理,老爷现在正有空,二位请吧。”

    张三一听觉得这是跟小赵太丞先说说也好,跟着伙计就往店里走去。

    路过大堂,看见里面有五六个坐馆医生在给人看病,张三奇怪问道:“这些都是赵太丞传人?”

    伙计笑道:“客人说笑了,太老爷只有老爷一个嫡系传人,这些都是在外延请的名医,只有他们治不好的疑难杂症才会找老爷去看,如果在看不了就会由老太爷亲自出马。”

    张三这才点头明白,怪不得门口有这么多人,原来这边已经开始逐渐向医院发展了。

    进到里间,小赵太丞正在里面喝茶,看到张三李四二人,一时觉得眼熟,上前拱手到:“二位请了,不知二位大驾光临,有何生意要照顾鄙店。”

    张三拱手到:“早上多谢赵太丞前去出诊。”

    小赵太丞一听才想起这事,他也没有流露出什么表情说道:“哦,说来惭愧,没能帮到令尊,只是不知这位兄弟要谈什么买卖?”

    张三笑道:“我在菜园大街有一片临街祖产,长七丈,宽六丈,愿意卖给赵太丞一抵药资,不知如何。”

    古人有钱多喜欢买宅置地,赵太丞听说有临街地产自然心动,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李四确先急了。

    “三哥,你要卖那片地,那兄弟们怎么办?给老吴看病兄弟们凑凑就是了,何必卖地?”

    张三刚刚路上也没跟李四沟通,只好现在解释道:“赵太丞言,给吴叔治病需要一味贵重药材天山雪莲,一棵价值千贯。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李四听了一时也不说话,张三看了只好跟李四说道:“兄弟稍安勿躁,我自有考虑。”

    张三接着对小赵太丞说道:“现在我那地方兄弟们用来做些小买卖,要卖这地方我有两点要求还望赵太丞答应。”

    小赵太丞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你暂且说来听听。”

    张三道:“我愿把这片地作价两千贯,卖于赵太丞,因为是祖产,张某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赎回,我们约定两年时间,若两年内我筹够钱,愿以三千贯赎回。”

    张三看看小赵太丞,发现他并没有不渝之色,也是松了口气,其实古代像这样的要求也是稀松平常而已。

    张三接着说:“第二就是我把这片宅地卖给赵太丞之后,希望赵太丞把这片宅基地以每月二十贯的价格租给我两年,到时若我没能力赎回,此宅将永久归赵太丞所有,如若我赎回,赵太丞将获利一千四百多贯。不知赵太丞以为如何。”

    小赵太丞思考着张三的话,条件确实动人,而且就算自己现在买了,也不过是盖房租出去而已,现在不用盖也能租出自然是好事。

    小赵太丞正在思考,张三见他久久不说话,张三起身道:“如果赵太丞觉得不合算,我就去下家问问,卖了宅第,还请令尊屈尊前去给我吴叔治病。”

    小赵太丞起身说道:“这位兄弟慢走,我有一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但讲无妨。”

    “不知生病的吴叔和你是何关系?”

    张三想了一下说道:“其子与我是兄弟。”

    小赵太丞起身道:“好,好一个有情有义之人,赵某佩服。”兄弟稍待,我这就去禀告家父。上茶!“

    张三和李四再次坐下,这时活计端来两杯茶就下去了,李四凑上来问:“三哥何必如此?”

    张三笑道:“他是我兄弟!”

    李四听了一阵感动,眼圈都有些红了,张三也不好解释,总不能说自己看上双儿才会下那么大本钱吧。

    再说以前这些还算是大钱,但是有了系统,钱就变成小事了,就算没有系统,以现在小吃火爆的趋势,张三也有信心挣够三千贯赎回宅子。

    张三李四刚把茶喝完,那边小赵太丞陪着他爹就出现在厅里,张三李四连忙起来见礼。

    赵太丞坐在主位上,小赵太丞侍立一边,赵太丞开口说道:“我已经听承乾说了你们的情况,我现在想问你一句,就算我亲自出手也只有两层的把握,你真的愿意?”

    张三笑着说道:“但有一线机会,小子都愿一试。”

    赵太丞看着张三的眼睛,张三微笑着表情没有一点改变,赵太丞连说三个好字,感叹道:“像你这种有情有义的汉子,现在不多了。”

    赵太丞摸摸胡子说道:“我本不愿乘人之危,但是我观你他日定非池中之物,罢了,你这宅子先寄存在我的名下,欢迎你随时来取。”

    张三听了也只是点头笑了笑,赵太丞接着说道:“承乾你去备车,两位我今日就陪你走一趟,看看这病是否能有办法医治。”

    张三大喜着感谢一番,特地让人找来纸笔,写下买卖文书,递给赵太丞,赵太丞接过看了一眼说道:“好,没想到小兄弟还写得一手好字。这文书我也不去拿到衙门报备,他日你若来,我在把它物归原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