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打翻了醋坛子

    像上次一样买了船,然后众人又往下游走了一阵子,到一个集市买了两辆大车,套上马,伪装成小贩,其他人和马匹太过显眼只好分开伪装成几伙贩马的小贩。

    大家分散之后,张三和杨泰赶着马车压着银子,其他人分批一人牵着几匹马。大家分散开来,往京城而去。众人从京城东辉们入城,在城里一转,彻底的断了线索,然后才在下午赶回庄子。

    回来之后,大家都累了两天一夜,先是泡个热水澡,都早早的睡觉去了,张三洗完澡也是神清气爽,摇摇晃晃的往自己院子里走去,进到院门看到双儿站在门口等着自己,高兴的喊:“双……。”

    双儿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张三一看不明所以,立刻想追上去,结果双儿进屋就把门关上,张三连忙拍门问道:“双儿你怎么了,怎么生气了?”

    屋里双儿带着哭腔说道:“找你的花魁去吧!还来招惹我干什么!呜呜……。”

    张三一听双儿是误会了,笑着说道:“哦,那我走啦。你也早点休息吧。”说着就站在门口,也不出声。

    双儿在屋里听着外边没有了动静,以为张三真的去了,气的哭声更大了,忍不住打开房门想去看看,门一开,看到张三正微笑的站在门口,刚想关门,张三把手伸进门缝里,双儿一关门,张三哎哟一声。

    双儿连忙去看:“三哥,怎么了,快让我看看,是不是夹到你来,三哥我不是故意的。”

    张三把手一松说道:“骗你的啦。”

    双儿先是一愣,接着又呜的一声哭了起来:“大骗子,天天骗人!”说着又要关门,张三连忙堵住,双儿也不理他,扭头背身坐在床头生气。

    张三进屋把门关上,看着双儿调笑着:“双儿是吃醋了么?”

    双儿扭头不理他,张三又凑过去问道:“那花魁娘子漂亮吧!”

    双儿生气道:“漂亮!怎么不漂亮!还是个大美人呢!三哥快去陪陪人家,省的人家寂寞!”

    张三凑上来说道:“看看!还说不吃醋,不是说想让三哥给你多找几个姐妹么!怎么才一个就吃醋成这个样子!”

    双儿呜呜的说道:“谁吃醋了!我是替三哥高兴!三哥爱找几个找几个,双儿哪管的着,双儿要睡了!”

    张三看看外边说道:“这太阳刚落山就要睡觉?”

    双儿气道:“要你管!我就睡!”

    张三笑着说:“好啦,跟你开玩笑呢,人家女孩喜欢的另有其人,不是三哥给你找的姐妹……。”

    双儿一听止住哭声,看着张三,张三就坐在床边把事情的经过跟双儿说了一遍,双儿听完擦干眼泪说道:“三哥最好了!就知道欺负双儿!”

    张三笑着说:“好都是三哥的错。”

    双儿连忙说道:“不是,不是,是双儿太任性了,三哥其实你真的找个姐妹回来,双儿也不生气。”

    张三玩味的看着双儿问道:“真的不生气?”

    双儿被张三看的脸红,想想担心的问道:“三哥,你会不不会讨厌刚刚的双儿?双儿太任性了!”

    张三笑着擦了擦双儿的眼角说道:“怎么会!双儿那是在乎我,三哥都知道!三哥喜欢都来不及呢!”

    双儿听了眼圈又泛起泪花,扑到张三怀里:“三哥,我怕你不要双儿了!”

    张三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好啦,别伤心了,你不是答应陪三哥到天涯海角么!三哥怎么会不要你。”

    双儿哭了一会,退到一边说道:“三哥累了吧,早点回去休息吧。”

    张三问道:“不生气啦?不生气我就回去睡觉啦,你别说,这一路我也是累坏啦,睡醒再跟你说。你把贺怜怜姑娘先安排到你三哥空出来的房子里。我去睡觉啦!”

    双儿一听啊的惊呼一声:“三哥先别去,我……,我要去把贺姑娘接出来。”

    张三黑着脸问道:“你把她安排到我屋里啦?”

    双儿害羞的低着头恩了一声,张三一拍脑袋:“还不快去把人接出来!”

    张三在外边等了一会,双儿进去跟贺怜怜说了一会,不一会两个人从屋里出来,双儿看着有点不好意思,贺玲玲倒是不介意,微微一福:“打扰公子了!”

    张三摆手说道:“不妨事,多怪我没有安排清楚。”

    双儿走后张三进屋看到屋里新铺的大红被子,红蜡烛。知道这肯定是双儿准备的,这丫头虽然生气吃醋,但是还是给自己准备好了婚房,这让张三还是很感动的,张三实在太困,也懒得去换!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张三在院子里转转,看着大家也都休息了过来,猴子看张三醒过来就凑过来,张三看看问道:“什么事?”

    猴子看看四周说道:“三哥!我想学你那翻墙的功夫,你能不能教我。”

    张三笑骂道:“就你最精,这两天,我整理整理,给你写下来然后在教你。没什么事就去看看那个王焕有什么反应,还有那高邈,我估计十有八九他会回东京找王焕的麻烦。你去看着!”

    猴子一听张三愿意教,高兴的说道:“三哥放心吧,我这就去。不过我们耽误了一天他昨晚就该到了吧?”

    张三笑着说:“哪有那么容易,那高邈大冬天被脱光了仍在地上,不死也去了半条命,东西是在中牟县境内丢的总要在那先找找。估计顶多今天明天到就不错了,你只管去盯着就是。”

    猴子走后,张三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确一直没有想起来。不一会栾廷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走过来。张三奇怪的看着他,栾廷玉过来说道:“张三兄弟,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我想跟你说说。”

    张三点头说道:“走,屋里去说。”

    两人来到屋里,栾廷玉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三哥,今天早晨我听猴子说,三哥虽然以前也干过劫富济贫的事情,但是从没有开过杀戒,我好像犯忌讳了,这会不会给三哥带来麻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