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风雪十三骑

    张三回屋拿出自己的双刃矛和勾戟,把两件兵器我在手中,张三有一种雄视天下的气概,把隐气玉佩收起,当史文恭和林冲在看张三的时候,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两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张三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就算是史文恭看着拿着双武器的张三都是压力巨大,更别说林冲。

    反正大年夜自己免不了要出手,张三干脆提前给大家打一个预防针,免得大家到时太过惊讶,但是张三看两人还是被自己惊到,张三立刻要拉着史文恭比试一番。

    史文恭看了看张三手里的兵器,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方天画戟,确实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但是不能因为张三有更好的,自己就有借口贪图他的这把神兵。

    张三看着史文恭犹豫的样子,认真的说道:“史大哥这两个月相处,我的性格大哥也知道,我对大哥也是敬重非常,如果大哥不收这杆画戟就是不当我张三是兄弟。我想和大哥结拜为兄弟,这杆画戟就当是见面礼如何?”

    水浒世界结拜也是常事,而且这些好汉个个叫嚣着义气第一,所以张三一提出结拜,史文恭立刻意动,张三又看相林冲问道:“林兄弟,既然大家如此投缘,不如一起结为异性兄弟可好?”

    张三现在也不是初入水浒的萌新,凭现在的江湖地位和威望,林冲还真的不好拒绝,当然他也不想拒绝,其实他也很佩服张三的品行和为人,所以大家自然是一拍即合。

    张三立刻让人摆下香案,叫来其他兄弟,等准备齐全,大家再次焚香叩头,这样张三终于把史文恭和林冲拉成自己人。

    等到中午霍家父子上门的时候,这边基本已经收拾妥当,下午王焕上门,上午张三已经跟贺怜怜说过让她不要出门,等年后自己自己南下的时候,她和王焕就可以不再受到任何限制。

    所以王焕来了之后,大家一直在前院聊天,直到晚上周侗才最后一个上门,张三简单的举办了一个小型酒宴,大家吃喝过后,就立刻去休息了。

    睡觉之前,张三把张元霸喊起来,穿戴上张三给他准备的装备,这是张三特意让铁匠按照张元霸的身材敲打的全身甲,重两百斤,不仅全身防护的全无破绽,连脑袋上都扣着一个只漏出眼睛的铁盔。

    张元霸试了试,表示一点问题都没有,张三看了也很满意,这也是张三想到的能发挥张元霸最大优势的办法,全副武装的张元霸简直就是一个人形坦克,人形攻城锤。实验好之后,张三帮他把披挂卸下,打包好明天好带着。

    三四更天的时候,众人就收拾停当,牵着马小心的踏过冰面,往南而去。张元霸自己更是占用了四匹马才驼齐全套装备。一路无话,第二天下午大家来到了鲁山县,乐和已经在城门等候,打点好了城门官,大家分批进城。

    乐和早已租好院子,烧好热水,大家进屋暖了暖身子,张三询问侦查的情况怎么样,乐和苦着脸说道:“三哥,兄弟有负所托,请三哥责罚。”

    张三淡定的问道:“先说说具体情况。”

    乐和苦着脸说道:“那山寨地势十分险要,易守难攻,更有几处绝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跟周围的樵夫打听,原本还有一条小道,但是大雪封山也走不通了。所以我们除了看到寨门,其它一无所获。”

    说完乐和拿出一张图说道:“这是根据附近老人描绘,绘制的山上地形图,这里是寨门,这里有一段一尺宽的山路,这里有一条铁索桥,这里是一线峡,过了一线峡就是登天路,再往上就是一处平台,上面有一座小庙,然后后面有大片山林。”

    看完这地图,大家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里若是驻扎五百精兵,别说他们十多人,就是一万大军也攻不下来啊。大家相互看看,心情都非常沉重。这伏牛山盗匪能在敢在京畿地区占山为王,果然不是已于之辈。

    乐和看了看大家,继续说道:“而且那周庆趁着难民涌入京畿裹挟了不少精壮,然后在附近州县挨个庄子的敲诈勒索,除了一些大庄大镇,几乎都被他勒索过。现在山上不仅人多,而且粮食充足。”

    张三点头,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张三继续问道:“那他手下的首领都有那些?”

    乐和立刻说道:“这周庆自号下山虎,手下有三头蛟裴海,笑面虎周彪,三个头领。还有一个叫白衣书生吴德的狗头军师。”

    张三想想觉得确实比想象中麻烦一点,看到大家都露出愁容,微笑不语,继续问道:“李忠呢?”

    乐和看了看张三说道:“李忠说,既然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所以最好有个内应,所以今天中午他就上山去投奔了。”

    张三现在有点怀疑,一个是怕李忠叛变,一个是怕李忠暴露,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张三看看大家说道:“大家都听到了,有什么看法?”

    一瞬间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张三微微笑着说道:“这么强大的土匪山寨,不如我们打道回府,权当没有来过。”

    大家一听惊讶的看向张三,看到张三微笑的脸庞,大家才知道张三在开玩笑,不过看张三这么放松,大家的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

    张三微笑着说道:“刚刚乐和兄弟的情报主要告诉了我们以下几点,第一就是山贼疏忽大意,山贼不过是一群流民,山贼大年夜必然毫无防备,还有就是山贼人人喊打。”

    大家更加惊讶的看着张三,这是从哪听出来的,周侗一直装作一副波澜不惊的宗师风范,看张三在这搞怪,瞪了他一眼,说道:“快跟大家说说,别老是搞怪。”

    张三嘿嘿笑着说道:“小路被大雪封住,大路是天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要是强盗也肯定是高枕无忧。这伙山贼以前不过百十人,现在猛然膨胀到一两千人,那现在必然自信心膨胀,认为天下再无敌手。

    山贼粮食充足,新人人心未稳,所以为了安定人心,也一定会杀猪宰羊让大家过个好年,而所谓天险不过是几处地势险要之地,限制了我们的人数,也限制了山贼的人数啊,我们是准备靠人多取胜么?

    若是大军来攻可能费一番手脚,但是我们十多人确如履平地一般,不说其他,只张元霸一人就可一口气冲上寨顶。是不是元霸。”

    张元霸拍着胸脯说道:“三哥放心,谁挡在我面前,我都能把他敲碎了。”张三看大家不信,就拿出张元霸的披挂给大家看,大家看到这近一指厚的钢板,也是头皮发麻。这张元霸果然是为战争而生的怪物。

    大家听了张三的分析,又看了张元霸的这套装备,对于明晚的行动都充满了信心,更何况还有打入敌人内部的李忠带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