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海商的惊人能量

    最近事情多开销大,张三身边也没有得力的账房,今天推出这个计划,打撒了一把银子之后,张三终于也感觉到一阵肉疼,趁着没事,张三在纸上写写画画,计算起来。

    先是船厂造船开销,然后是学校那边的建设计划,现在又要建水手村,这样的一番撒钱,张三手里的银子终于减少了两万两,张三计算发现要是没有进项,估计他手里的钱只能支撑半年。毕竟下一批福船的建造又是一笔大开销。

    鲨鱼岛那边一千人,水手学校一千多人,造船厂一千多人,这三千人就算平均一人月钱三贯,那么每月仅仅工钱的开销就有一万贯。而且以后的人员还会更多。

    而且船厂造船的木料、帆索、缆绳、等等都不是凭空变出来的,张三经过估算大概确定造海船的的成本大概是每石一贯钱左右。

    张三打算打造一个十二条五千石大船和二十条两千石船的双船队,这样一来每队还需要三条两千石战船。这样两只船队的总吨位达到将近十二万石。

    十二万石就是十二万贯,所以光这些船就需要将近五万两银子,一条五千石的大船需要水手三百人,护卫两百人,十条船就是六千人,而二十条两千石的每条船需要一百六十到一百八十人,这样又是三千多人。

    六条战船每条需要四百人又是两千人,这样一来两个船队全员配齐,人数达到了将近一万两千人以上。一万两千人每人平均工钱每月三贯,那么仅仅一月的工钱就是三万六千贯,一个月就是一万多两银子。

    而且张三还打算养一只庞大的海盗队伍,那更是一个无底洞。所以张三算完之后,放下笔感叹着这钱真是不经花啊,不过反过来一想。张三不禁冷汗淋淋。

    张家绝对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作为江南海商的翘楚,张家的海船数量一直保持在二十条以上,这就是一万人,再加上张家的码头、仓储、店铺、农庄等等,直接为张家效命的人口至少有两万人。

    难怪时迁带回的消息说张家庄的规模堪比一座小城,而且太湖上的存银岛就在张家庄西面两里左右,而且银岛周围的几个小岛都是张家所有。每人来往巡逻的船只不绝。

    张三算算就算这些人每人只有三名家人,张家手下间接控制的人口就将近十万,张三原本以为这些江南官员是畏惧张家京城里的京官背景,才对张家这种明目张胆的抢劫行为不闻不问。

    经过张三的计算才知道,原来张三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根深蒂固,恐怕江南官场到处都是张家的影子吧,苏州张半城果然名不虚传啊!

    经过这番计算,张三立刻让时迁加大对张家的调查力度,而张三这边的规划也要做出适当的调整,原本以现在船厂的规模建造好张三想要的船队恐怕只需要一年时间,但是张三恐怕没有能力一年配齐所有的船员。

    就算是勉强凑够,恐怕也是一群乌合之众,别说对抗海盗,就是一场普通的风暴都未必能安然度过,有道是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蛋,就是这个道理。

    岛上送来消息,三条船坞已经完成,老莫上岛之后,又写了一大堆的工具,和材料需求,黑叔只得又带着一船材料去往海鲨岛。

    张三决定下一趟和老黑一起回岛看看,张三回来了快二十天,估计岛上种的辣椒都该结果了,张三希望自己回东京的时候至少能带一批辣椒面回去,不说卖多少钱,至少让义兴和记增加几十种特色小吃,稳定义兴和记小吃界的地位。

    张三这几天一直在忙着让文仲莱找人检查自己招募的三百人的情况,为了防止张家卧底的存在,张三几乎是只要稍有怀疑或者家人不愿意过来的就全部剔除。

    最终又刷掉十多个人之后,张三的坐船上水手终于确定,这二百多人加上,原本东京带来的一百人,将作为张三船上的船员。

    这样一来张三尴尬的发现,自己船上竟然只配齐了船员而没有足够的护卫人员,张三当然不担心自己的船被海盗劫持,但是张三总不能一直靠自己一个人拼杀吧,再说人家万一不抢船,直接搞沉你,你再好的武功也使用不上啊。

    而且这条船说是张三的旗舰,其实不过是一个幌子,这条船的人物只是给海鲨岛运输物质而已,所以张三根本不会一直待在船上。

    那么张三不再的时候船只的安全谁来保证?不得已张三只好把张元霸安排在威远镖局抽调了王焕出来负责船只的安全工作,反正现阶段杜壆一人就足够坐镇镖局,加上张元霸这个变态,可以保证万无一失。

    王焕的老婆反正离生孩子还有七八个月,张三打算先让他干两三个月等到找到合适的人替换在让他回京,要是一直没有就把杨泰弄过来跟他替换。

    第六天晚上,黑叔再次把船停靠在码头,张三开始安排这些人接手新船,然后熟悉船只,而这几天张三开始采购岛上急需的物质。

    三天后,张三把所有东西都装上船,踏上了前往海鲨岛的路程,大家按照黑叔指导的航线航行了三天,在第三天夜里顺利的到达了海鲨岛码头,船上的新船夫被勒令待着船仓不准出来。

    卸下货物后,水手又被在船仓关了一个白天才在天黑后准许升帆起航,虽然这些人都是经过调查的人员,但是张三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只告诉这些人,是怕他们泄露张三的商路。

    这三样的谎言在这个时代还是能说得过去的,因为张三并不是第一个这样干的人,张三也是听人家说起这个事情才受到启发的。

    张三当然不会老实的待在船上,船只一停稳,把新水手关进船仓之后,张三就下船去了。因为海船的到来码头上亮起了灯火,一队人打着火把走过来,开始和船上的人配合着卸下船上的货物。

    张三则在甘兴泰的迎接下往议事厅走去,张三并没有通知岛上自己要来的消息,所以当张三到达的时候,厅里根本没有人前来迎接,张三想着还是半夜,不好把大家叫起来议事,就在一个婢女的伺候下睡大觉去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