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浪里白条张顺

    张家得了这一船的宝贝,也是开心的不得了,立刻拉往杭州,之后的半个月,在‘有心人’的提点下,张家把这些奇花异石,奇珍异兽都献给了蔡京,蔡京对此非常满意,答应不日让张知府在官复原职。

    又半个月后,东西运到东京,蔡京急急忙忙的又把这些献给了赵佶,入了赵佶的花园之后,张家袭击琉球使节船只,截流贡品的消息突然传出,一时民意沸腾。

    这个时代谁敢乱弄贡品那就等同于造反啊,这个可是大事,果然朝廷上下立刻重视调查起来,大宋新闻报更是一直跟踪报道,把消息传遍整个大宋。

    当又是半个月之后,大宋新闻报报道张家偷袭琉球国使节确有其是,得到一批贡品也是真的,有关部门正在追查贡品下落的时候,消息嘎然而止,然后小道消息传出,那些贡品跑进了赵佶的皇宫。

    期间张三还做让大宋日报做了一系列报道沿海水师倒卖军资,用水师船只运货等等行为的专题报道,导致这段时间朝廷对各地水师进行严查。

    当留言在张三的有意推动下,全天下人都知道后,这个时间已经是三月份,琉球已经做好的全部的准备,所有的出征部队也集结到了镇倭岛。

    这次对登州的突袭,张三动用了两百艘战船,八十艘运兵船,运送了海军陆战队四万人,还有一支两百艘的商船队准备对登州水师驻地和登州的所有船厂来一次总拆迁。

    张三在镇倭岛收到消息之后觉得动手的时机已经成熟,开始了登州战役的动员,近五百艘各型船只开始浩浩荡荡的出发,沿着济州岛的外侧,往渤海湾驶去。

    ,船只沿着辽国沿海往登州靠近,七日后的夜里到达庙岛群岛,最近渤海海盗突然多了起来,所以过往船只都少了很多,船队在庙岛北部岛屿修整,周围广布警戒船只。

    第二日黄昏船队起航到了半夜到达登州水师外十里处,张顺带领海军特战队划着渔船往水师驻地靠近过去,这里原本应该有水师的船只执勤的,但是张顺往前走了五六里都没有发现,直到离营寨半里地的地方才看到几艘渔船聚在一起。

    张顺带着手下,悄悄的滑进水里朝船只潜去,张顺真的高估他们了,这帮家伙竟然把船绑在一起赌钱,不过这里离营地的望楼很近,想要搞掉这些聚集的人难免弄出声响,那边的望楼岗哨怕是会警报。

    张顺看了看形势当机立断,决定先袭击望楼,几个手势一打,大家又朝望楼潜去,望楼在水门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张顺自己负责右侧的那个,其他人则负责左侧的那个。

    当张顺把绑了布的飞爪扔上寨墙的后,静静等待了片刻,见没有动静,就悄悄的往上爬去。寨墙上竟然也没值守人员。上来寨墙在去望楼就有了楼梯,张顺刚从水里上来,也没有穿鞋,悄悄的往望楼摸上去。

    爬到望楼,张顺惊讶的看着竟然也没有人,一时大惊,不过当听到细微的鼾声,在火把的阴影里看到一个值班的宋兵在呼呼大睡。

    这个宋兵睡着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张顺解决了敌人,把火把拿起顺时针晃了三圈,对面也顺时针的晃了三圈,张顺见都成了,立刻下寨墙检查了一下水里有没有铁索什么的。

    一切都没有问题之后,几人又原路返回到值班的宋船旁边,这四条船有八个人,张顺手里有十个人,手弩确只有四把,张顺和其他人只好潜到船只附近。

    全部准备妥当之后,搜搜四声,四个宋兵突然扑倒,水中几个人影突然越起,张顺跳上船手起刀落结果了一个,一转身,其他人也都窜上船,另外两个都顺利解决,只有最里面那个竟然福至心灵躲过了这一击,朝船只的后部逃去。

    张顺连忙去追,那人慌忙往水里跳去,张三看他的动作也是个水中老手,立刻也跟着跳入水中,十多息之后张顺从水中浮起,一挥手往自己的船只潜去。

    张三得到外围已经清理完毕的消息,立刻挥手命令张顺舰队进入港区,其他船只则原地待命,不是不想全进去,而是港区施展不开,海军陆战队则在水师码头外面左右两边下船。

    张顺得了命令,立刻带着自己的三十艘战船往港内摸去。海水拍打岸边的声音掩盖了张顺船队的进入,三十条船对于对面的四百多艘来说不过是一小撮,但是看着拴成几大片的登州水师,张顺似乎看到了敌人的结局。

    对面的水师不可能都是死人,船只到达预定攻击位置之后,一些船上传来了嘈杂的喊声,不过这都晚了,当一发信号弹升上高空,张顺的船只开始全力发射。

    对面的人刚刚从营地里被惊醒过来,有的慌忙往船上跑,有的还在等着领导整队,还有的在漫无目的的乱跑。对于没有训练过夜袭的部队来说,遭遇突袭那绝不是一时半会能整好队形的。

    所以登州水师的结局已经注定了,海军陆战队突入陆上营地,加剧了水师的混乱,看到船只大半燃起大火之后,登州水师知道自己已经完蛋了,在投降不杀声中结束了一夜的战斗。

    史文恭带领着海军陆战队一团在登州城方向警戒了一夜,结果登州方向竟然都没有派出一波援军,只是派了几个哨探被射杀之后就没有了动静。

    天明之后,海军一边收拾俘虏,一边又派来两个团警戒登州方向,这使得之后一万多驻军的登州关闭城门不敢有丝毫动静。

    其他的战船则配合则商船队开始对登州的大小船厂进行搜刮和破坏,当然破坏的主要方式还是把所有工匠全部掳走,张三带着军队在登州城外抢了三天,登州城才赢来了东平府的五千援军。

    张三原本以为这五千兵马会和登州军一起死守城池龟缩不出,没想到第二日就到警戒营地叫阵,张三正在警戒营地内观察登州的动向,听说这支军马打着董字大旗,张三一想东平府来的,又姓董莫非是他?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