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淮西王庆反

    要说打了这么久的仗宋军也不是没有研究出对付火油弹的方法,再加上原本宋军就有使用火油的传统,所以埋沙和用被子包之类的也都知道。

    尤其是和琉球一战之后,大宋更加注意对火攻的防御,方腊又是不停的使用火油弹,所以起初宋军是不害怕这种攻击的,因为已经习惯了。

    但是一种东西多到一定的地步,你的防御就变得无用了,这次为了此战方腊可是搬空了国库准备了超过两千门床弩加上配套的火油弹。

    所以战事进行的没有到一个时辰,宋军就发现了形式有点不对,这敌人的床弩和火油弹似乎有点多啊,等宋军开始反应过来企图想办法应对的时候,自己方面的船只已经被点燃了四分之一。

    段江流在这个关键时刻派出了自己的主力舰队参战,一下子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块砖头,为什么说是砖头?应为段江流的战船就是仿制的琉球东海型战船,并且不仅甲板安装了床弩。

    段江流还根据床弩直射的优势发明了双层甲板的床弩战船,即甲板下边又开了一层炮口,使得每条船的战斗力增加了一倍,战船冲入敌阵,简直就像一个移动的大烟火,把火焰带给附近的船只。

    这样一来宋军原本还坚持的阵型瞬间就乱了,这阵型一乱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大战一直持续了四个多时辰,最终的结果是宋军崩溃,舰队逃出去的不足五分之一,在段江流的追击下,对方水军一直被追了一夜。

    第二天段江流果然收到了情报部门说的意外惊喜,抓住了正在渡河的大宋禁军主力,原本童贯带领的三十万陆军正沿着长江南岸一路朝芜湖杀去。

    应为方腊的有意破坏,大小河流的桥梁都被烧毁或者拆毁,所以一路上童贯的大军遇到小河就搭建浮桥,遇到大河就用船渡,到了芜湖城西边终于碰到了一条大河芜湖西面的戈江。

    原本童贯昨天已经听说水师已经在芜湖城下和敌人交战,连忙命令大军开始渡江好去捡便宜,但是当军队渡过去快一半的时候他有接到了水师大败的消息,这军队渡过去一半,一时进退两难。

    最终为了害怕敌人截断粮道,童贯决定先退到河西等待水师重整旗鼓,只是经过一夜的忙碌大军只退回了七万,还有八万人在河对岸待着呢。

    什么叫半渡而击呢?现在就是!段江流截断了水道,八万禁军被困江东,童贯除了气的破口大骂之外,只能命令水师驱赶段江流的船只。

    只是水师经过昨日的大败,已经很难在组织起有效的进攻了,最终勉强组织起来的一点人手被段江流的舰队轻松击溃,而方垕领导的护教军也到达了战场。

    八万人的结局已经注定,被围在江边的狭小空间里面,他们可没有项羽那种破釜沉舟的勇气,终于在五天之后,手里只有三天存粮的禁军开始大规模投降。

    总结整个芜湖战役,童贯损失水陆军队超过十万人,这是一个重大的胜利,方腊原本只想着能稳住战线就好,没想到段江流给了他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童贯退回铜陵舔舐伤口,禁军的损失不大,少了那八万他手里还有二十多万呢,但是水师的损失就比较头疼了,应为船不像人说有就有了,想要恢复水师实力恐怕要至少三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行。

    方腊又获得了至少三个月的喘息之机,但是方腊蹦跶了这么久,力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在江南那点小圈子里划地为王,乐在其中。

    其实是因为农民军不事生产,过了第一年的扩张期之后,没有新抢的土地作为补贴,经营之道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简单的说,就是光靠抢不行了,自己占领的地方没有好好弄,现在要钱没钱,要粮没粮,有点打不动了,第一年大家还能依靠亢奋的精神玩玩。

    但是真的建国了,这士兵要发军饷吧?官员要发俸禄吧?这些东西哪里搞?总不能还去抢吧?靠税收?田地因为战争大片荒芜,商人几乎绝迹,找谁征税?

    所以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是巨大的,原本方腊觉得有一天自己当了皇帝就会如何如何,百姓就会如何如何幸福,但是现实的情况确是,为了给军队发工资,为了给官员发工资,为了征集更多的粮草他加税比大宋更多。

    方腊也想改变,但是他无力改变,明明知道是饮鸩止渴,但是这又不得不这么办,好在琉球还能提供一些帮助,琉球每从方腊这边招募一个流民,就会给方腊十石粮食的补贴,或者是直接变现成武器等作战物资。

    方腊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不得不每月看着二三十万人被琉球派船接走,他无能为力,尽管他觉得自己在买卖人口,尽管他也知道这样要不了多久他的地盘上就没有百姓了。

    不卖随时就会死,卖了也许可以活,所以方腊对于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手下大臣只觉得这是一个来钱的好途径,上下齐手,把这件事办好。

    张三通过方腊往马来半岛和苏门答腊岛等地移民了一百多万,往新几内亚移民了二十多万,往大洋洲移门了三万多人,剩下的人还在琉球岛接受移民教育,下一步也会逐渐的移居到这些地方。

    正当方腊取得芜湖大捷为前路迷茫的时候,淮西一个叫王庆的突然在一个月之后也开始造反,相比于方腊这种以宗教为骨干的造反方式,王庆的军队主体则是山贼为主。

    方腊造反一来,大宋在长江北岸驻扎了大军,童贯又驻扎了近三十万军队在铜陵,这些军队人吃马嚼都需要就近调集,特别是民夫苦力也都是从当地征募。

    淮南西路多山,民生本来就比较艰难,战争打了一年,地方上税收就收了往后三年的,然后又抽调民壮给军队运输粮草,使得百姓更加困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