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你来选择

    张三看着这些奴隶说道:“其实这是一种选择。”

    张三皱眉说道:“以前我跟您说过,您可能不太理解,现在就以修黄河为例,若征徭役慢慢修,黄河就经常决口,每次总要死上几万甚至几十万百姓,然后大片田地被淹,百姓颗粒无收,又要饿死一批。”

    周侗点头,张三接着说道:“若使用汉人百姓,这一次这种规模的修河,两百万家没有壮劳力,两百万家庭可能因此饿肚子,河提上也可能有几十万大汉百姓埋骨于此。”

    张三叹气说道:“包括哪些开矿、修路、修筑码头、海防、耕种等等,这些总要有人干,一些辛苦的工作总要死人,那么是死汉人自己,还是死这些异族?这是一种选择。”

    张三好奇问道:“要是您,您会怎么选?”

    周侗看看河堤上的奴隶深吸一口气,叹道:“我不知道,或许你是对的吧。”

    张三笑道:“这些不算什么,您可知道,有腐儒劝我,用汉人百姓干这些苦力,然后送给这些异族粮食,教会他们耕织,以王道化之,搞什么内霸而外王,你说可不可笑?”

    周侗气道:“这些混账东西,读书都读傻了吧?”

    张三笑着接着说道:“是啊,这就像一家人身边都住着强盗,他就把家里父母子女去给强盗种地,口粮节省出来,送给强盗,让强盗觉得他是好人,好变得跟他一眼?这是不是傻?”

    周侗点点头:“你可不能听这些混账的,我要是碰到他们非拿大耳刮子抽他!”

    张三笑着说道:“想抽他们可不容易了,这些人孔孟之道这么精深,我已经把他们送到新几内亚岛那边去教土著去了,听说他们都学会打猎了……。”

    周侗笑笑,现在气氛缓和了很多,周侗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无极啊,我想问问你这次封齐王你怎么没有三辞啊!”

    所谓三辞就是一种仪式性的东西,皇上登基或者当个国王什么的,为了表示谦虚都要反复推却几次,三辞三授才显得众望所归。

    张三直接把这个过程给省略了,做那些虚假的东西有个屁用,不想当就不要当,当上了不是说你推却几次,就显得你有多谦虚多众望所归了,想众望所归,你民选啊,是不是。

    当然周侗这里这么问当然不是问张三为什么不谦虚,而是想问张三为什么要当这齐王,张三摇摇头问周侗:“您老该听过黄袍加身的故事吧?”

    周侗点头,想要说什么,但是赵家毕竟自己得过都不正,所以周侗也不知道怎么跟张三辩解,再说多次辩论周侗从来没有赢过。

    张三接着说道:“当时梁山寇已经攻破东京外城墙和内城墙,我们消灭了梁山寇,只要稍微一用力,那么大宋的江山就唾手可得,那个时候手下的人都劝我取大宋而代之。”

    张三叹了口气说道:“当时那种情况,我若是坚持回琉球,怕是不用我说,就有人冲入大宋皇宫,给我来一个黄袍加身啊,所以我借着大宋拿不出军饷为由要了一个齐王,一个是为了给手下有个酬功的名义,一个也是安大家的心呐!”

    其实张三这话说的半真半假,确实有人劝张三当皇帝,但是其实是张三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故而最后退回到山东,但是对周侗的一整套谎言此刻已经没有了漏洞。

    周侗说出另一个怀疑问道:“我听人说,这梁山寇,用的武器和练兵方法,排兵布阵都和你们相同?是不是你……。”

    咋把分散无奈摇摇头说道:“您可能有所不知,梁山寇只是看着和我们相像罢了,但是学东西都是学的似是而非,例如攻城他们使用的是一种雷车,要是我们琉球攻城,要么就是埋雷,要么就直接拿大炮轰了。”

    张三示意手下拿来一把火枪说道:“您看,这是梁山寇使用的火枪,这种火枪外人看着跟我们相差不大,但是您是见过用过咱们的枪的,您看这枪跟咱们的比,能一眼么?”

    张三拿出来的枪就是外贸版火枪,这次周侗主动送上门来,张三就干脆通过周侗把消息散播出去,周侗接过枪反复看看问道:“这种枪跟我们用的确实不一样,那你为什么不解释一下?”

    张三叹气说道:“信我的人我什么都不说,他们也会相信,不信我的人,就算我说的天花乱坠,他们也不会相信。我不想费那个唇舌。”

    周侗摇摇头:“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在东京还认识不少朋友,不如我写信给那些朋友,让他们帮你解释一下?”

    张三装作高兴的样子说道:“这样最好,这样吧我送十杆这种枪给您,您也一起寄给那些朋友,好增加说服力,我从梁山缴获了二十多万支这种枪,大宋想要的话就以二十两银子一杆的价格卖给他们。”

    周侗听了张三的话跟他翻了个白眼,张三不好意思的说道:“您知道的,我又好给伤亡士兵发抚须,又要修整黄河,我现在花钱的地方多,也缺钱啊。”

    周侗觉得那里有问题,但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走的时候,高宠和吕存孝给周侗抬了一箱枪和配套的子弹放到马车上,三人往济南而去。

    接下来有了周侗的帮忙,梁山型火枪就在大宋流传开来,实验之后发现,这种火枪比起大宋自己的火绳枪不仅射速快了,而且采用燧石打火之后,也方便了很多。

    大宋首先想到的就是仿制,但是经过计算自己制造需要一百贯左右的成本才能生产一杆,因为很多的零件都需要工匠耗费大量的时间打造,更不要说枪管这种东西了,一个月一杆还是在没有误差报废的情况。

    所以大宋自己打造不仅费时,而且废钱,又没有人家的质量好,所以大宋君臣就继续坚持自己制造,对于这种情况张三早有预料。

    那些贪官的尿性,自己造有的贪污,要是买的话哪有这样的机会,不过张三也有自己的办法,那就是给这些贪官回扣就是了。

    张三生产这样一杆枪成本只要四两多银子,所以张三给这些贪官留了几两银子的回扣,于是大宋朝堂的风向立刻就变了,贪官们大谈火器的好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