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真正的雇主

    阴雨之下,天空也变得氤氲无光,就连色彩也仿佛被雨水冲走,使得入眼之后的景物,变成了一种水墨般的黑白色调。

    此时此刻,赵玉正站在当初靳超坠楼的工厂楼顶,认真勘查着现场。

    虽然打着雨伞,但雨水还浸湿了他的大半衣服。不过,此刻的赵玉毫无觉察,脑筋全都投入到了对案件思索之中。

    没错!

    赵玉看着几米外的平房顶部,几天前,他和靳超正是从那里搏命般跳过来的!

    虽然自己跌下了悬崖,但幸亏有隐形飞行器护身,这才得以脱险。然而,靳超却阴差阳错的从屋顶的一个破洞坠落而亡。

    小张曾经说过,靳超摔死了陈家姐妹,却没想到自己最后也是以同样的方式终结了生命。不知道,这冥冥之中,是否自有宿命?

    不!

    此刻,看着屋顶现场的环境,赵玉轻轻地摇头叹道,不对!靳超的死,或许并不是什么宿命,也并非出于一场——意外!

    之前,由于事情来得突然,赵玉还从未想过这里有什么不妥,只以为靳超乃是遭受到自己的冲撞,被反弹到了屋顶的破洞之中,这才掉下去摔死的!

    可是,当赵玉用怀疑的目光重新审查之后,却忽然发现,事实或许并没有想象得那样简单。

    因为,赵玉发现,那个位于屋顶的破洞,虽然距离房顶边缘不远,但是和当初靳超所站的角度却大有出入!

    当时,靳超抬起一块木板,把正在飞跃悬崖的赵玉阻拦了下来。可是,他所站的位置,与那个破洞乃是错开的!

    也就是说,无论当时赵玉使用多大的力道,也根本不可能把靳超崩到那个破洞里面去!

    而且……

    赵玉记得,靳超摔死的时候,是正面着地的!可如果他是被崩到破洞里去的,那应该是仰面着地才对吧?

    虽然,赵玉对这种坠楼的轨迹并不十分了解,但他可以看到,厂房内部的空中没有悬挂物和遮挡物,在这种情况下,不太有翻滚的可能。而且就算有过翻滚,正面着地的几率也应该不大!

    老天!

    想到此处之后,赵玉心里不可避免地升起了一个疑问:难道……靳超并不是被我撞下楼的?而是——自杀!?

    不会吧?

    他……为什么要自杀?

    难道是因为我的坠崖,他以为我死了,内疚了?

    不可能!

    要是内疚的话,他干嘛还拿木板拦我?

    不对!

    靳超的死,肯定有问题!

    “师父,师父!嘿!你果然在这里呢!”

    谁知,正在赵玉琢磨问题的时候,小徒弟苏金妹却穿着一件黄色的雨衣出现在了楼顶。

    我靠!

    赵玉暗骂一声,立刻冲过去,把她从直梯上拉了上来。

    “你……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赵玉紧张兮兮地问道,眼睛还不停地瞅着四周。

    “我……我通过你的手机定位过来的,我来是想要跟您学习的!”苏金妹眼神坚定地说道,“您……您不能白收我这个徒弟吧?”

    “哎呦喂,添乱啊真是!走!赶紧走吧!”说着,赵玉又拉着她往下走。

    “哎?怎么了?怎么了……”苏金妹看出了赵玉的紧张,显得大为不解。

    “这里太危险了!”赵玉叹气说道,“这里……这么高!还是危房!赶紧的,快下去吧!我也完活儿了已经!”

    其实,赵玉的危险之说并不是无稽之谈,一来这厂房年久失修,真的不结实;二来,他今天不但有惊天动地的“乾”卦,而且还有代表女人的“坎”卦,所以,他真的不确定,到底会发生些什么?尤其是当他和女人接触的时候,自然要格外谨慎。

    ……

    十多分钟之后,赵玉和苏金妹终于沿梯子爬下了厂房,来到了他的路虎车上。

    “这雨……好像没有停的意思呢!”苏金妹一面摘下雨衣,一面看着窗外的雨水对赵玉问道,“师父,怎么样,查到些什么没?哦……你等一下……”

    说着话,小姑娘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软中华来,双手递给了赵玉:“师父,我特意给您买的!”

    “去去去……”赵玉撅嘴说道,“这都哪儿学来的?我不抽烟!”

    “哦?是吗?”苏金妹自言自语道,“我……我分明看到过,您以前兜里装着烟呢!”

    “这叫有烟不抽装着玩儿,你管我呢?”

    赵玉没好气地吐槽了一句,小姑娘吓得急忙缩回了手。苏金妹有着晶莹闪烁的眸子,好似漫画中的卡通人物似的。

    看到苏金妹一脸萌态可人,赵玉这才叹一口气,说道:“我总觉得吧,那个靳超不大对劲儿!我刚才看了看现场,我觉得,他或许——自杀的!!”

    “哦……”苏金妹点了点头,两秒之后才回过味儿来,登时惊讶地问道,“你……你说什么?自杀?不会吧?这……难道……可是……”

    “唉!”赵玉一面摇头,一面伸手把中华烟抓过来装进了自己的裤兜。他虽然不抽,但这么贵的东西,总可以送人嘛!

    “小丫头,记住,想要做个合格的侦探,必须要做到镇定!”赵玉趁机装模作样地教导小姑娘,“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惊人的事情,一定要处变镇定自若,方寸不乱,懂吗?”

    “哦……哦……懂了,懂了!”苏金妹点头说道,“师父啊,你认为,如果靳超是自杀的,那又能怎样呢?”

    “嗯……我也正在想呢!”赵玉用眉毛挑了一下小姑娘,“这不是被你给打断了嘛!”

    “哦,对不起,对不起!”苏金妹怯怯点头,看上去好生楚楚可爱。

    “我觉得,如果靳超真是自杀,那么……他很有可能是故意陷害陈炳先的!”赵玉又道,“本来,按照原计划,靳超需要被警方捉到,然后亲口指正艾莉莉!可是,他却故意自杀了,而且还留下了一份陈炳先的罪证,让警方很快找到了幕后真凶!你说……这是不是太巧了一些?”

    “嗯……您这么一分析,还的确是呢!”苏金妹认真地琢磨道,“难道,靳超以前和陈炳先有仇?这是故意要坑他?我记得,靳超是因为在警队犯了错误才被革职的,那个错误会不会跟陈炳先有关呢?”

    “不!”赵玉摇头说道,“小徒弟想得还是简单了些!以靳超所处的环境来看,他不可能不是为了钱!所以,这件事应该跟仇恨无关。试想一下,作为一个得了绝症的杀手,恐怕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用自己的死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吧?”

    “那我就想不明白了!”苏金妹说道,“钱已经没了啊?从现在的结果来看,靳超是最大的失败者了,钱也没了,命也没了!”

    “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赵玉眼中闪出了深邃的光,“如果,靳超真正的雇主,并不是陈炳先呢?那样一来,靳超可就不是什么失败者了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