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扑朔迷离

    青台城的赵监押非常配合,对于义勇军提出的物资要求一点都没有讨价还价,让岳丘很是得意。得意之余,免不了在手下们面前吹嘘几句自己的先见之明:因为在李店树立了个好榜样,所以才能兵不血刃地降服了青台。

    在王大头等人的吹捧声中,岳丘要求张谦再跑一趟城里,让赵监押派人去下一个目标--赊旗--打个前站,带个口信。

    赊旗在青台北面三十里处,快马一个时辰就可以走个来回。

    一个多时辰之后,赊旗城的答复到了:守城的王钤辖拒绝提供任何物资。

    直娘贼的,老子刚刚转了个逼,回头就被你打脸,真不给面子!

    岳丘看着想笑又不敢笑的一帮手下,愤怒地派张谦第三次进城,要求征发青台的所有木匠和铁匠。

    可怜的张谦又一次往城里走去,而赵监押派来的信使,一个姓林的机宜,被岳丘留了下来,询问赊旗城的守备情况。

    赊旗城比青台和李店大得多,长九百步,宽四百步,城高丈五,城内器械齐备,易守难攻。当然,这个易守难攻是相对的,林机宜说到这个词的时候,特意看了眼岳丘,意思是你就这么点人马,而且连架云梯都没有,还是别打赊旗城的主意了吧。

    守将王钤辖手下有一千五百兵丁,如果动员厢兵、征发青壮的话,至少能凑齐三千人。对上一千多人的义勇军,出城野战也许尚有不足,但是守城却绰绰有余。

    林机宜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自然是得到了赵监押的允许,而赵监押如此大力配合,因为是看王钤辖不爽:大家都在花钱消灾,就你假清高,不就仗着城高人多,欺负忠护右军不敢打你么。

    问题是,你这个举动,是在打我和张监押的脸啊!

    所以当张谦来要木匠和铁匠的时候,他也很大方地各给了两个人。

    估计是造云梯吧,赵监押想着。

    不过管它呢,最好忠护右军明天破了赊旗城,这样我和张监押就能直起腰杆说话了。

    要说这姓王的又是何必呢,大家出来混的,为的是求财不是求气,一起发财不好么,何必打打杀杀的。装忠心给谁看呢,脑袋坏掉了么?

    王钤辖的脑袋当然没坏,他断然拒绝义勇军的要求,不是因为表忠心,而是因为事业心。

    伪齐人当官,有的是为了发财,有的是为了升官,当然,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发财,因为升了官之后就可以发大财。

    王钤辖就是那种想升官发大财的人,或者说,那种力求上进的人。

    他已经从赵监押的信使口中,打探出了忠护右军兵力的虚实,所以小盘算也打得非常清楚:忠护右军不来攻城便罢,如果来攻城的话,自己至少也能守个三五天;拖到南阳李元帅的援军来了,就可以里应外合,击败甚至歼灭这只冒进的忠护右军。

    岂不是大功一件!

    不过想要如意算盘打得好,李元帅的配合不能少,所以王钤辖立即派出了伶俐的亲信,带着自己的全盘计划,快马前往南阳城告急求援。

    对于驻扎在南阳城的李成来说,可谓是一夕三惊。

    好不容易盼到岳家军撤兵,没想到斜刺里又杀出个忠护右军来。

    第一天收到李店的战报,就把他吓了个够呛,三千人呐,足以糜烂数州,把中原大地搅得个天翻地覆。

    最最可恶的是,战报上连敌军的动向都没能探明,让自己无所适从。

    姓张的这厮,真真是个废物!

    所以李成也只能发文辖下各处州县,让他们提高警惕,坚固城防。同时向直属上司刘豫告急,要求增派兵马,以便安排围剿事宜。

    同时,他也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这忠护军不去伊阳老家,往东面想跑到哪里去呢?

    第二天收到青台的战报之后,李成虽然依旧有些惊慌,但是更多的则是愤怒了。

    因为李店和南阳的交通并未断绝,从来自李店的逃难人等的口中,他大致勾勒出了李店之战的真相。

    忠护右军只有千余号人,找姓张的那厮收了保护费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了。

    那么报告上因战斗而损耗的军械,肯定是被这厮漂没私吞了;报告上列出的战损,肯定是勾掉了部队名单上的空饷;而接下来张监押为了补全编制所招的兵,也肯定只存在于名单之上,军饷最后都落入他自己的兜里。

    看了青台的战报就知道,两个地方的守将,全都是一路货色。

    最最可恶的是,关于敌军的动向,竟然东南西北全都猜了一遍。

    直娘贼的,这还不如不说呢!

    姓赵的这厮,真真是个废物中的废物!

    不过愤怒归愤怒,李成却并没有处罚这两个家伙的想法。因为他们这么做,只不过是依从大齐国军队中的惯例,从皇帝手上骗钱罢了,于法不容,于情却可恕。如果处罚了他们,会显得自己薄恩寡义,同时也会让其他的将领有兔死狐悲之感,以后谁还会为自己卖命呢?

    再说了,就算这两个家伙是废物,那也是自己手下的废物,也就是说,战报上的两场胜利,是在自己领导下所取得的胜利。

    连番受挫的李成,可是急需这两场胜利,来维持皇帝对自己的信心呢。

    确定了敌情之后的李成,下达了新的命令,向南方增加哨探,侦察岳家军是否有异动。

    对于忠护右军的目标,姓赵的废物瞎猜一通,但其中一点却让李成提高了警惕,那就是奇袭南阳城的可能性。

    南阳城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李成也承担不起丢失南阳的责任。所以,他要探明所有潜在的危险,确保南阳城的安全。

    当然,在李成的内心深处,也知道自己是太过于谨慎了,连日来的侦察,确定了岳家军的大部队业已撤离,就凭那区区一千来人的忠护右军,想攻打南阳城无异于以卵击石,痴人说梦。

    那么,这只孤军到底是想往哪儿去,想干什么呢?

    李成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或许,就像姓赵的那厮猜测的那样,他们是要绕过南阳,最终还是回归伊阳老家?

    诡异,着实诡异。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