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初遇霍顿

    在未知世界的一处角落,一个无名的小树林边,有个白色的漩涡,那个漩涡的中心就是吴为,他已经被围困了十几分钟,除了在偶尔发出暴击时击晕了几只体型小一些的巨鸡之外,没有对鸡群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他觉得这是一场慢无休止的战斗,巨鸡们无休无止得轮番上阵,使他无法脱身,自己的高恢复又使得他毫无死亡的可能,他不能整天都耗在这里。于是他拿出了杀手锏——幽冥菇。

    吴为将大量的幽冥菇的汁液挤在自己的身上,很多啄击吴为的巨鸡不小心就会弄到嘴里,很快就被毒到在地。仅仅是两分钟的时间一小半的巨鸡都被毒倒,没有中毒的巨鸡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只看见吴为身边伙伴们很快的一个个摔倒之后就再也没爬起来。

    刚开始引发的是更大的愤怒,可是当一半巨鸡都倒在地上时,它们心中逐渐被恐惧占满,攻击节奏也逐渐放缓,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包围圈,没有巨鸡再上前攻击。

    只见吴为站在由巨鸡尸体搭成的小丘之上,双手紧握钉耙,左右扫视着鸡群,一副睥睨天下的神情,只是浑身粘满了鸡毛,满脸是巨鸡的脚印,这个形象十分破坏气氛。

    吴为身后一只体型巨大的巨鸡猛然间跃起,向着吴为的后脑啄来,吴为已经等这第一个出头鸡很久了,用尽全力论起钉耙将飞来的巨鸡狠狠的抽飞了出去,巨鸡像是一个破布袋一样在空中划着弧线远远飞出,最后啪的一声的拍在地上,蹬了两下腿就再也不动了。

    这一击成为压垮巨鸡们的最后一根稻草,鸡群悲鸣一声迅速从吴为身边退走,吴为双手挥舞着钉耙象征性的追赶了两步就站定身形,立即向巨鸡退走的相反方向拼命跑去。

    躺在草地上的小贝见吴为玩够了就朝着着吴为跑来,可是吴为身上的幽冥菇汁液散发出的味道使得她不能靠近,只能远远的跟在吴为身后发生叫着。

    “吴大哥!你身上好脏啊,往右跑二百米是穿出树林条小河,你去洗洗吧!”

    吴为知道身上幽冥菇的毒素使得小贝不敢靠近,自己一身的鸡粪味也让他自己感到发狂。就是立即朝着右边跑去,跑出森林果然有条小溪,吴为一头扎了下去,清洗了十分钟才走上岸来。小贝也靠了过来,对着吴为施展了一个法术,吴为感觉周身一阵暖风环绕,很快衣服就干爽起来,异味也被吹散了。

    吴为一屁股坐在溪边的草地上,望着小贝一阵无语,小贝却不以为然的跟着吴为坐下,找着地上的石子往小溪里扔去。

    这顿折腾并不是没有收获的,吴为注意到自己的经验已经到了28.4%,他连毒带打应该杀死了60只左右的巨鸡。收获确实不算少了,就是过程很虐心,也损失了十几颗幽冥菇,现在看来这种毒蘑菇用来杀鸡真是巨大的浪费,吴为心里有些心疼。

    吴为对着小贝无奈的说道:“以后你在做任何决定之前都要征得我的同意,明白了么?”

    小贝一边扔着石头一边肯定的回答到:“嗯,知道了,吴大哥!”

    “去联邦城的道路怎么走?”吴为也不知道这小丫头有没有听进去,只能开始做正事儿。

    “按照地图,沿着这条河往西走大约十公里,有一座小桥,过了小桥,沿着路再往北走五公里就到啦。”

    吴为也不再多说,立即领着小贝沿着河道向西走去。两人行走起来速度飞快,等过了河,就上了一条大路,路两边都是农舍与田地。

    两人在路上行进的速度就更快了,很快地势开始缓和起来,视野也逐渐开阔,等两人翻过了一个小丘,一座巨大的城市展现在他们眼前。

    尽管距离城市还有两三公里的距离,但是已经能隐隐看清城市的轮廓,四周一圈都是高大的围墙,上面隐隐流动着法阵的光芒,即使在夜晚也看的分明,城市的四角分别耸立着一座向内弯曲的高塔,在尖塔的顶端各有一点蓝色的璀璨光华萦绕,在四个尖塔指向的城市中心上空漂浮着片蓝色的光团,向四周辐射着淡蓝色的微光,与城墙相连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穹顶,将整个城市笼罩其中。整个城市浑然一体,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庄严无比。

    两人互望了一眼都想尽快进入城市一饱眼福,更加快了几分步伐。等快到城下时,吴为遥遥的看见了宽阔的护城河,高高的吊桥已经拉起,这才意识到里不是现实世界,不是什么时间都可以进入到一个城市里面去的。

    转头问小贝:“什么时候开城门啊?”

    小贝竟是一愣,脱口而出一句:“不知道。”又觉得自己这个向导太不称职,低头解释道:“地图上没写……”

    吴为想想也是,又不是电子地图上面还标营业时间。计算一下时间也3点多了,一般四五点钟鸡就叫了,很有可能那时候就会打开城门,吴为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看看哪里可以打发时间,发现在路边有一间农舍隐隐亮着灯光,就招呼小贝一声往农舍走去。

    没等走近了农舍,就看见一个人影在屋舍外的空地上忙碌着,等到走近,对方也应该发现了吴为二人,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站定了身体向他们望来。

    在农舍空地前的是一位精壮的老人,头发胡子都白了,浓密的胡须盖住了他的半张脸,穿一身麻布衣裳,身旁是一架小型的马车,前面还没有架上马,吴为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马车,独特的外形立即引起了他的兴趣。

    马车是架平板车,没有车棚,车中间是个火炉,下面炉口还透着红色的火光,炉子上面坐着一口小锅,里面的水微开,慢慢的冒着气泡。

    马车的一侧是个碗架,整齐的摞着几摞木碗,还有几把木勺,一些叉子一样的东西插在笼子中,这套设备吴为太熟悉了,旁边如果站着一个包混沌的大妈,这就是标准的馄饨摊啊!

    没等吴为先开口,精壮老人就吆喝道:“是算差了时辰,进城来早了吧?”

    吴为叫对方并没有十分警惕,还透着几分热心连忙答道:“是啊,匆忙赶了一夜的路,结果来早了。想找个地方歇歇脚。”

    在两人一问一答间,吴为已经走到了精壮老人的身前,却没看老人,先绕着马车摊子走了一圈。老人也不以为意,只是带着笑容看着吴为,小贝没跟着吴为绕着车子转,也是站在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吴为。

    吴为走完一圈,又反着绕了一圈,感叹的说道:“这摊子设计的简直完美!即考虑到了减震,又完美的控制的炉火的温度,真不错!”

    老人听吴为说的头头是道,不免也觉得惊喜,说道:“怎么,这位小哥,难道还是同行?”

    “现在不是了。”吴为摇摇头说:“我现在是干押运的,我从小就是围着这早餐车子长大的,身边没有比我更熟的了。”

    “嗬~口气还不小啊。”老人满脸笑容,“那你从小都会煮些什么啊?”

    “就会一样,早餐千百样,能做好一样足以。”

    听见吴为回答说,老人深以为然的点说道:“我煮了一辈子面,没想到今天遇到了一个知己,你做的是什么啊?”

    吴为想了想,试探的问到:“馄饨,不知道老人家听说过么?”

    老人摇头道:“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名字的早餐,你是从其他国家来的吧?”

    “嗯,离这里很远很远。在我们那早餐十家有五家都有馄饨。”吴为回答道。

    “哦!那你可得跟我好好说说这混沌。”说完从摊子一侧拿下来三个凳子,一个放在小贝身前,一个递给吴为,自己也坐了下来。

    吴为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了下来。一脸神往的说道:“馄饨说简极简,说复杂便是变化多端。极简处就是面皮裹馅料,复杂处却千万种讲究。面粉的选择、活法、馅料的搭配、比例、无一不是重点,最后连馄饨上的几个褶皱都大有说道。那味道真是……哎,无比啊”

    吴为说的手舞足蹈,最后更是以吞咽口水的动作做为点睛之举,让精壮老人听的欣然神往。老人煮了一辈子的面,也自认为在此道已经难逢敌手,见吴为说的热闹无比,心中更是技痒难耐,大叫一声:“年轻人,先尝过我的面在继续吹嘘你的馄饨吧,我今天先让你见识见识面王的风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