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逃出

    “什么!他跑了?”

    薛仙暴怒地吼道,“在地牢里有人看着,怎么可能会跑?”

    跟前的五毒教徒战战兢兢,低着头,小声说了句什么,薛仙没有听清,一巴掌甩在他的头顶。

    “妈的大点声!”

    那教徒吃痛,深吸一口气,用力道:“他杀了地牢守卫,还打倒了我们几个弟子,从……从昨日入夜就逃走了。”

    说到后面,声音又是越来越小。

    薛仙一脚将这教徒踢开,气呼呼地坐下,一阵左顾右盼,觉得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端起茶杯来,见里面空空如也,想也不想,朝前一摔,抬眼看着南宫媚,道:“你说怎么办吧!”

    南宫媚脸色铁青,她也没有想到,崔克靠着那副萎靡的模样,竟还能从地牢逃出去。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教主马上就会过来,到时候咱俩的命都没了!”

    南宫媚气得发抖:“早知道昨天就该一刀杀了他!”

    薛仙忽道:“你昨晚在干嘛?”

    南宫媚瞪了他一眼,哼道:“关你何事?”

    薛仙站起身来,像是抓住了蛇尾巴一般,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南宫媚道:“你昨晚又去玩男人了?”

    南宫媚脸颊浮上一抹霞红,她背过身去,不理会薛仙的说嘴。

    五毒教的人,全都炼得一手独步天下的毒功,不同的毒功,有着不同的副作用,南宫媚修炼的,乃是借淫蝎之毒,采阳补阴,此功炼制大乘,威力奇大,相应的,时常会感到身体冰凉,需要阳刚之气温补。

    好比人每天要喝水吃饭一般,她每隔几日,就要找来一个男人交合,取其精气,压制功法的毒性。

    每个被她相中的男人,无一不是风流美少年,沉醉于南宫媚的美色,整夜地卖力。

    最终都会被南宫媚霸道的毒功,给吸干榨净,死成一具人干。

    薛仙怒极反笑:“哈哈,好哇好哇,老子在这被你们的虫毒折磨得要死,你居然去找乐子,也不管人质?”

    南宫媚不语。

    薛仙胆子大了起来。

    “你们让老子卖命去找姻缘木,昨天好不容易给你找来了,今天就被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给放走,妈的败事有余!”

    “你们五毒教不是很牛么,这么大一个分舵,易守难攻,固若金汤啊?怎么就让一个快死的人给跑了?”

    “你喜欢睡男人是吧?嗯?老子也是男人,老子现在就——”

    抛开实力与立场不提,薛仙其实早就觊觎南宫媚的美色,那完美的腰身,丰润的胸脯,让人垂涎的尤物,根本管不了她是不是蛇蝎化身,只求能死在她的温柔乡里才安心。

    薛仙说着说着,竟然大起胆子,伸手触摸到南宫媚的腰。

    南宫媚反手一抽,“啪!”的一声响,薛仙左边脸颊多出一道红色五指印。

    她声音冰冷地吓人:“低等人种,你少给我得寸进尺。”

    薛仙捂着自己的脸,再也不敢说话。

    若是惹怒了南宫媚,这女人不给自己解毒药,那自己非死不可了。

    南宫媚朝外走去:“一只小虫子罢了,我们再去抓他回来便是!”

    薛仙一愣,道:“那小子现在是西璇之门的人,有这棵大树护着他,你敢轻举妄动?”

    南宫媚回眸笑道:“若不赶在教主回来之前把他抓回来,说什么都是多余,你是没见识过我们教主发怒的样子吧,我宁可死在西璇之门,也不想惹怒教主。”

    薛仙见南宫媚不像说笑,也闭上了嘴,默默跟着出去了。

    崔克回到中都小镇,天色已经暗下来,只有遥远天边,还残存一抹霞光。

    崔克在地牢之中,疯狂地吸收姻缘木的力量,那些力量被五脏六腑一丝不剩,全部吸收干净。

    而崔克的身体,竟然借着这股疯狂的力量,又再突破了一级!

    摊开手掌,一股温热的暖意,嘴角一抹弧度,这是武者战体精进至第四重的力量!

    武境之内,包藏着一阵跃动的不安能量,这道能量,突破了第四重斗气法门的界限,已经达到第五重!

    风卷残云般的能量,在体内厚积薄发。

    不知是否因为姻缘木的力量太过强大,这第三重斗气能量,竟比第二重斗气能量强了三倍不止!

    在崔克面前,不论五毒教教徒亦或是佛奴信徒,全都不值一提,他们的毒功和六阴佛经之力,根本半分也得不到施展,被崔克手中木剑似砍瓜切菜般,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收拾了干净。

    心道:“姻缘木果然是天生神木,贮存的能量何其霸道,强行让我突破了第五重斗气法门。”

    胸口的伤,也早就已经愈合了,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那道金属声响起:“小鬼,你能这么快恢复,多亏了那杯闫罗水。”

    “闫罗水?”崔克一愣,“你说的是那杯绿色的——”

    原来是叫这个名字,奇怪,龙爷怎么会知道的?

    龙爷又道:“那杯闫罗水的药性,可比你那些丹药精纯得多。”

    崔克道:“怎么会呢,五毒邪教的人,怎么能跟南阁姐姐和李玄鹤相比?”

    难不成,制作那被难喝的绿色液体的人,竟也是一位身怀绝技的医师?

    龙也不再说话。

    崔克回到房内,赵小芙躺在床上,正在熟睡,发丝有些凌乱。

    崔克轻声道了一句抱歉,赵小芙醒了过来,惊讶地看着崔克正伸出双手,横腰抱起自己。

    赵小芙刚从梦中醒来,神情恍惚,只知道一个俊朗少年正抱着自己走出房间,等到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哥哥赵子琰安顿在自己的房里,有侍女帮忙梳洗更衣。

    赵子琰回到厅堂,只说了四个字:“佛奴教会?”

    崔克点点头:“还有五毒教。”

    赵子琰面色一变:“五毒教?抢走七星龙渊剑,他们也有份吗!”

    一旁赵铁山适时出声道:“这些狗奴才,早就应该教训教训,如今竟敢骑到赵王府的头上,少爷,老身知晓五毒教分舵的位置,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就派人灭了他们,夺回宝剑!”

    赵子琰武功虽高,却与赵武阳不同,非一届莽夫。

    赵子琰深知此间帝国局势,不论佛奴教会还是五毒教,都已有意归顺皇权势力,他赵王府也算是皇权势力一脉,本自同根而生,毕竟不能窝里斗。

    赵子琰衡量再三,终于说出一句让崔克窃喜的话。

    “只要能把小芙平安送回便是万幸,至于七星龙渊剑,我去跟他们交涉便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