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大公司的答复,项清溪信心再次满满,初试很快就顺利通过,面试时才知道,倪秋雨竟然是集团人事部的经理,也就是眼前主持面试的这位,也许是经历了太多的面试挫折,项清溪反而不再畏惧,有了一往无前的勇气。

    看着人事部会议室墙上的那副对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这副有名的对联是蒲松龄在自己后期的科举考试屡次不中、落魄至极之际,亲自写下的励志自勉联,意境正符合项清溪现在的情况。

    看完之后,让项清溪也有了一种破釜沉舟的感觉,这是最后一家公司,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如果再不成功,只能回炉重造了,保着这个念头,只有勇往直前了。

    也许是破釜沉舟让项清溪有了一往无前的信心,让看见美女都有些羞涩的项清溪,竟然敢直面倪秋雨的逼视,潇洒自如的回答,让面试官们屡屡点头,同时也被项清溪的学识所折服。

    命运就是这么有趣,本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没想到最后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进入公司的第一天,就是人事部经理倪秋雨的全程陪同介绍,让项清溪很快熟悉了业务部的流程。

    所以对倪秋雨,项清溪心存感激,看到她坐在肖欣然的办公室,有心把神识退出,却不想听到这样的对话。

    “肖副总,你的那个名单我看了,我感觉有几个人名,不应该列在其内,是不是你写错了?拿回去修改一下再递交上来?”倪秋雨一身职业装,干练的坐在肖欣然办公室的木制沙发上。

    “哦?倪经理,有何不妥?”肖欣然抬起眼皮,色迷迷的打量着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刘氏集团排名第二的美女。

    “第一,项清溪一直是业务部的骨干,业绩我查过,当属业务部最优秀的营销组长,怎么会被列在裁员名单之列?”倪秋雨直视着肖欣然的的目光,身为美女,总是时常“享受”到异性色迷迷的眼神,久而久之,便“百毒不侵”的坦然应对。

    “第二,马悦,公司最年轻的采购主管,四年来经他手采购的东西,从未出过差错,为什么也会列在裁员名单之列?”倪秋雨看着肖欣然火辣辣的目光,心中充满着鄙视,一个集团子公司的副总裁,竟然如何没有风度,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同事,素质可见一斑。

    “第三……”倪秋雨话音未落,就被肖欣然粗爆的打断,他把笔一摔,低声喝道,“倪经理,身为人事部的经理,你识人的本事我承认,很高明,但是,你从数据中就能看出人品的好坏吗?他们和我朝夕相处四五年,是什么样的为人,我不比你清楚吗?”

    “怎么,你想保住他们吗?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这几个人我就要列到裁员名单里,公司制度你都忘了吗?这次裁员是集团总裁的主意,你一个小小的人事部经理,也想干涉公司内部的计划吗?别忘了,我递交的名单,你是无权过问的,你只需要替我递交到上面而已。”

    “肖副总,辞退公司的优秀员工,对公司不利,受损的最终还是我们这些工作人员,这点肖副总想清楚了吗?”倪秋雨据理力争,不过口气略显无奈,这小心眼的行为已经不能用厌恶来形容了。

    “这些不用你操心了,怎么?你还想干涉一下我的工作?”肖欣然的口气十分生硬,完全没有了刚才色眯眯的态度。

    “好吧,既然如此,我会把你的名单递交上去,不过对于这几个员工的日常表现,我也会如实向上面交待的,不过……”倪秋雨想再争取一下,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肖欣然再次打断。

    这次说话的语气有暧昧起来,“肖大美女,如果你非要保住这些人也不是不可以啊,我办公室的套间里有一张床,我们是不是……”

    说到这里,倪秋雨再了坐不住了,涨红着脸,腾的站了起来,扔下一句“无耻!”便摔门而出,由于气愤,让她走起路来,胸部还一起一浮的喘着粗气,更平添几分韵味。

    “哈哈哈哈,敢和我老子叫板,以为你是美女,老子就不敢上你了吗,哼。”肖欣然拾起被他摔在桌子上的笔,重新写算起来,不过很快,又扔下笔,眯着眼睛算计起来。

    看到这里,项清溪心中燃起熊熊怒火,一个男人怎么能如此无耻,去明目张胆的欺负一个弱女子,他再也坐不住了,打开抽屉,拿出那份资料,推门出了办公室,向倪秋雨追去。

    可是追到了电梯间,却没有发现倪秋雨的身影,“咦,按她的速度不应该这么快的就坐上电梯走了呀,人呢?”

    项清溪再次发出神识,很快就在楼梯间的角落,发现了眼中浸满泪水的倪秋雨,他收回神识,犹豫了一下,拿出纸巾走开楼梯间的门,走了进去,来到倪秋雨的身边,把纸巾递了上去,然后并没有说话。

    见有人进来,连忙扭过身去,装作看外面的风景的倪秋雨,感觉到了进来那人停在自己身边,还递过来一张纸巾,在她诧异的同时,还是接过纸巾说了声,“谢谢。”

    “倪经理,谢谢你,希望这份资料对你有所帮助。”项清溪见倪秋雨说话,便开门见山的说道。

    “哦?”倪秋雨扭过头来看清了来人,顿时有些迷茫,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你是……”很快,刚刚看过项清溪资料的倪秋雨,还是认了出来,但也有些不敢确认,因为照片和眼前这位称的上是帅哥的项清溪还是有很多不同,只是轮廓有些相像。

    “你是项清溪?”

    “是我,倪经理,我还是您面试通过的我来的公司,一直没来的及道谢,只是希望这份资料对您有用。”项清溪早就听闻,肖欣然对倪秋雨心存不轨,这些年来,总是找各种借口骚扰倪秋雨,只不过传言可信可不信,刚得到这些资料时,并没有往倪经理这方面想。

    今天遇到这事,项清溪也不准备再藏着掖着了,这份资料足可以让肖欣然从刘氏集团消失,说不定还能间接的帮助到倪秋雨,帮她出一出这些年的恶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