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清溪见叫不醒,就坐了下来,拿起放在旁边座位上的那把沙漠之鹰,玩了一会儿,看着还在地上大口喘气的光手说道,“姓名。”

    光手猛的睁开眼,恶狠狠的瞪着项清溪,大声喊道,“草泥玛!”

    “哦?你姓草?”项清溪笑了,出手如电,天雷剑就刺入了光头的大腿,然后一拧,才拔出来再次问道,“继续骂,我听你能骂出什么花样来。”

    “啊!”光头大声惨叫着,哪儿里还有功夫骂街。

    “需要我再废了你的另一条腿吗,现在可是三条已废去了两条,所以你要想清楚,别到时候后悔。”敢对胜男不敬的人,项清溪从不会客气,“我再问你一次,姓名。”

    “沈光耀,嗯……”光头深吸一口气,缓解一下疼痛,虽然挺了一会儿,剧痛的劲过去了,但只是有些缓和而已,光头还是疼的直哼哼。

    “现在能说说是谁派你来的吗?”项清溪等了他一会儿,看他渐渐停止了扭动才再次问道。

    “我们只管他叫少爷,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看着项清溪更冷的眼神,光头只好继续说道,“我是野狐雇佣兵团的,谁给钱,我们给谁办事,雇主的资料,我们真的不知道。”光头忍着痛说着,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出手狠辣,如果他答的不好,他有理由相信,这个年轻人会在他的脖子上划上一下。

    “那个司机呢?也是你们雇佣兵团的吗?”项清溪又问道。

    “是是,他也是。”光头急急的回答道。

    “你们是通过什么方式把她掳走的?”项清溪知道录像被作了手脚,但是怎么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一个大活人就弄出了酒店了呢,他很好奇。

    “我们先是截取了监控设备,使九层的监控定格,然后杀了那个楼层的保洁员,拿走了保洁员的钥匙,趁那层楼的人去吃饭的时间,潜入了她的房间藏了起来,等她回来再用迷药把她迷晕,然后用保洁车把她从酒店后门运出去的。”光头把当时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那个少爷在哪儿?”项清溪想了想,然后问道。

    “这个我真不知道。”光头苦着个脸说道。

    “你撒谎,刚才你不还和那个司机说,你们的少爷还是会把她赐给你们享用吗?”项清溪站了起来,眯着眼睛靠近了光头,只要一言不对,项清溪不介意给他捅个窟窿。

    “那是因为前几天我们也用同样的方法掳走了一对中年夫妻,那个女也算的上是上等货色,少爷看都没看最后还是赏给我们,告诉我们,只要不弄死就行,说不定有什么用,我才会这么认为的。”光头看项清溪靠近有些恐惧,如实答道。

    “他是怎么赏你的?不,你们是怎么联系的?”项清溪看着这个光头,从光头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和惊慌。

    “电话,我们是通过电话联系的。”光头的有些紧张。

    “你没见过那个少爷吗?”

    “没有,一直是我们老大和少爷联系,我们只负责办事。”光头正说着时,他的电话响了。

    项清溪从光头放在座位上的裤兜里拿出电话,看了一眼,电话上显示“霸天虎”三个字,就问道,“霸天虎是谁?”

    “哦,他就是我们的老大,是我们小队的头。”光头一听,眼珠开始乱转起来。

    “接,用免提。”项清溪把电话扔了过去,光头接过点了接听键,然后打开了免提,里面立刻传来一阵吼喝,“蝎子,你们的车他玛的怎么停了?干什么去……”电话声音突然弱了下来,接着电话就传来“嘟嘟”的忙音。

    “怎么挂了?”项清溪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光手眼珠左右转了几下答道。

    项清溪只是奇怪,话没说完就给关断了,不过也没有纠结,突然问道,“你刚才说你们用同样方法掳走了一对中年夫妻,他们在哪儿?”

    “在……城郊,嗯……万盛小区九号别墅。”光头很快就报出了一个地址。

    “迷药在哪儿?”项清溪不是专业的审讯人员,也不知道还要问什么,就想着解决此事。

    “迷药?哦哦,在我衣服内兜的塑料密封袋里。”光头指着他的衣服问道。

    项清溪翻了翻兜把迷药翻了出来,扔给光头,“迷倒自已,记住,有警察问起,就说是那个司机弄伤你的,你没见过我,明白吗?”

    光头拿着迷药袋有些犹豫,不过看到项清溪那要杀人的眼神,只好答道,“明白,明白!”

    光头打开了袋子,把鼻子凑过去闻了一下,很快就瘫软在那里。

    项清溪掏出电话给刘学林打了过去,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就听到刘学林正气喘吁吁的说道,“喂,清溪,什么事,快说,我在爬楼。”

    “刘爷爷,我找到胜男了,在京都大厦的地上停车场。”

    “什么?你说什么?”刘学林停了下来,大口喘着气急切的问道。

    “我说我找到胜男了,她没事,只是被迷晕了,我们现在在京都大厦的地上停车场。你在哪儿,能过来吗?”项清溪又快速的把话重复了一遍。

    “啊?好,我马上下来,我现在也在京都大厦,我在二十七楼,累死我了,你别动哦,我这就来。”刘学林一听立刻说道,刚要挂电话,又说道,“你给你权叔打电话,让他也过来。”

    “好。”项清溪说完,挂了电话,给刘权拨了过去,不一会儿电话就通了,还没等项清溪说话,权叔就说道,“喂,项清溪,你不是上厕所去了吗?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在京都大厦……”

    项清溪话还没说完,就被刘权给打断了,“啊?你去那里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如果被人知道有人跟着老爷子,小姐就会被大卸八块,这个责任……”

    “胜男就在我身边,你过不过来?”项清溪暗笑,不过没等权叔说完,也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权叔像是被掐住了嗓子的公鸡,说不出话来。

    “胜男现在就在我身边,她没什么事,我俩在京都大厦地下停车场,B三零二车位,你不用给刘爷爷打电话,他也很快就下来了。”项清溪笑着又说了一遍。

    “好好好,别动,我马上到。”权叔激动说道,“小崽子,你吓死我了,等我。”

    没过多久,权叔首先赶到了,接着是刘学林老人,两人看到还在昏睡的刘胜男终于放下心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